撕裂的美國期中選舉/從紅色十月看全球金融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撕裂的美國期中選舉/從紅色十月看全球金融
解析《經濟學人》 撕裂的美國期中選舉/從紅色十月看全球金融 發文時間: 2018/11/7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37,450+

今天要為大家解讀的是2018/11/3 的《經濟學人》內容。 

這期雜誌的封面設計別具匠心,一眼看去,是一本紅色被撕裂封面的《經濟學人》雜誌,再定睛一看,被撕開的是大寫的白色英文字AMERICA,明顯暗示著美國被撕裂且呈現兩極化的政治現況。 

在撕開的藍色口子裡有一排白色小字:「為什麼美國期中選舉重要而且影響深遠?」(Why the mid-terms matter?)如果你細看這期的目錄介紹,你會發現《經濟學人》在這期共用了四篇,分別位於緒論、Briefing及美國板塊的文章,解析了目前這個全球最關心的美國期中選舉話題。 

文章內容帶領我們解析了11/6 的美國期中選舉,為什麼正處在危急關頭,還有其結果為什麼影響深遠。

現在的美國正處於過去數十年來,最分裂、最憤怒的時期,政治人物彼此仇視,把對方視為無賴、傻子或叛徒。它既消磨了美國對於自己政府及機構的信心,還讓美國這個曾經的民主燈塔,黯然失色。這個期中選舉是防止美國崩壞的一個機會,雖然艱難但值得一試。

另外在緒論第四篇,《經濟學人》還以「Red October」(紅色十月)這個標題,搭配商業板塊及財經板塊的另外三篇文章,帶我們從科技、美國及中國的角度,深入淺出的看明白,十月份讓全球跌宕起伏的金融市場變化。

請注意:紅色在全球大部分證券交易所表示的是下跌,只有日中台顏色是相反的。另外我個人覺得《經濟學人》還有刻意以紅色呼應現在中國在全球金融市場舉足輕重的意味。 

一如既往,茶館專欄的論點仍然極有深度,《經濟學人》嘗試從中國在拉丁美洲應對巴西、委內瑞拉的不同外交態度,告訴我們中國越來越細膩的外交手腕,與背後真正的思維所在。

此外和中國有關的文章共有五篇,分別位於中國板塊的三篇,以及商業板塊、財經板塊的各一篇,涵蓋了政策、社會、外交、商業與財經,非常值得一讀。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的主軸,美國期中選舉這個話題開始,這篇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11頁,大標題:「America divided 」(被分裂的美國);小標題:「為什麼期中選舉影響深遠,因為政治人物正讓美國陷入悲劇,這個選舉其實有機會幫美國改變。」 

另外《經濟學人》還在第20頁的Briefing專欄,用「Kick-starting the donkey」(讓驢子走起來)這個標題,諷刺了民主黨的自甘墮落、不求上進,認為他們的內部分裂也許是他們自己的阻礙。

美國板塊還有兩篇分別位於第31頁及37頁的文章補充看法,這兩篇的焦點在於共和黨越來越右傾的白人主義,以及共和黨支持者對於川普的盲目崇拜,加強了《經濟學人》對於共和黨繼續掌控國會的憂心。

回到封面故事內容。文章一開始說到,美國即將在11/6 舉行投票,但這個國家正陷入過去十年來最憤怒及分裂之中。中期選舉活動被政治人物搞得好像充滿無賴、笨蛋及叛徒一樣。這幾天一個川普支持者向他的14個對手丟擲炸彈,一個白人種族主義者已經謀殺了11個猶太教徒,這是美國歷史上反猶太活動最糟糕的時刻。

運作不良的聯邦政治是美國的最大弱點,它掩蓋了應該報導的,諸如移民及福利等議題,消磨了美國對於自己的政府及機構的信心,它甚至讓美國民主這個曾經的美國燈塔黯然失色,這個期中選舉是防止繼續崩跌的機會,即使艱苦但是能夠反轉回到正軌。

所有政治人物都在助長這個情況,按照《華盛頓郵報》報導,川普從就任以來已經恣意說謊超過5000次。他厚顏無恥的說謊,讓他的支持者即使看見證據,也覺得媒體及批評者說的是假的。

這個情況適合川普,因為一旦沒有人相信他,他就無計可施了。但對美國而言,卻是一個災難,一旦理性辯論無法存在,美國民主注定失能。

川普同時還在任性的製造分裂。所有的政治人物都在攻擊對手,只要川普會在大家希望他減少胡說八道時,反而提高音調大肆批評。這些分離思想影響深遠,當你的對手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壞人,所有有助於兩黨健康政治,能夠形成妥協的基礎,都將變得幾乎不可能。

川普不是唯一一個搬弄是非、分離思維的政治人物,但是他絕對是最有權力及成就的一個。美國民主被設計的基礎還是堅實的,然而,一個傳染一個,它的相關機構都被感染了分離主義的毒素。

媒體也開始自認是分離論者的犧牲者,按照CBS news的調查,只有11%的川普支持者相信主流媒體,卻有91%的人寧願相信川普。而這個事情在民主黨內卻恰恰相反,現在連最高法院也被發現,成為了盲目支持者之一。

民主黨人把卡瓦諾(Brett Kavanaugh)進入最高法院,看作這些盲目支持者會對性侵者說謊的依據,而且沒有能力把法律置於政黨利益之前的證據。相反的,共和黨人把這些看作是民主黨人蓄意想要讓川普這個正派人士下台的陰謀詭計。

我們可以做什麼?就像美國政治不會一夕腐壞,整個修正路線也只能一步一步的走,但可以從下週選舉開始,而且第一步起碼應該從白宮開始,轉而讓民主黨掌控。

共和黨主政下的國會,不但不會好好監督川普,還會一再忽視憲法上該盡的責任。如果民主黨能夠掌控眾議院,則對兩黨都是有利的。一次失敗可以讓部分共和黨人,重新思考對於川普主義的擁抱。相反的,如果情況是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則川普就將緊緊掌控整個共和黨了。

可惜認真說起來,民主黨已經陷於失敗的角落,即使到現在,他們還在為了應該走中間路線還是激進路線爭論不休。

也不是說分裂的政府一定會導致僵局。總統以及民主黨都同意某些事情,例如加強基礎建設、直接面對中國、對抗全球鴉片類毒品。希望他們能夠找到共同目標,讓政策落實,建立政治信譽。美國不可能因為一次選舉就得到修補,但無論如何,下週一個正確的結果,才可能指出前方道路。

接著我們要談的是緒論第四篇第14頁,大標題:「Red October 」(紅色十月);小標題:「金融市場再過來的發展,很大部分得看中國情況,美國的經濟困難,很難再帶給世界好的消息。」

除此之外,《經濟學人》還用了商業板塊的Schumpeter熊彼特專欄第59頁,全球科技巨頭股價在過去兩個月的下跌1/6 ,和我們一起探討這到底是短暫不穩,還是另一個下挫開始?

而財經板塊第一篇第60頁,則帶我們細看美國強勁的增長數據,如何掩蓋了可能來到的放慢?而最有趣的是財經板塊第二篇第61頁,《經濟學人》用即將開始的上海進口博覽會指出,中國正希望一個大型的新進口博覽會,去修復它保護主義的名聲,但效果如何,還需要後續觀察。

緒論文章一開始就說,今年的某段時間,美國看起來正在塑造一個例外主義。明明全球經濟危機四伏,但美國S&P500在夏天創了新高。然而情況突然反轉,美國在十月份把所有獲利全部回吐了回去,一大批科技股票表現得尤其難看(這部分可以參考熊彼特專欄文章)。

當美國股市失去光芒,大家自然而然把希望寄託於美國聯准會的寬鬆政策。雖然三年前利率就開始上升,但面對即將來到的十二月第九次調升,現在卻變得撲朔迷離,我們如果只把焦點放在美國,其實掩蓋了背後更大的事實。

雖然華爾街的賣壓仍然不是其他地方的市場可以比擬的,但其他市場早就已經灰頭土臉。歐洲及亞洲市場五月份以來跌跌不休。Euro Stoxx 50今年以來下挫10%,中國股市今年已經下跌超過20%。一大批新興市場更是慘不忍睹。債券市場更因為利率反轉陷入空頭震盪,幾乎沒有人能夠在2018獲得投資收益。

下跌背後其實有著此起彼落的擔憂:例如全球GDP放慢的進一步指標,全球企業獲利到頂的共識,整個歐洲包括義大利的危機醖釀,美國對中國提升關稅的後續影響等等…。

但美國以外,大家最為關心的共同方向在於中國經濟。越來越多的企業在談及中國時,都避不開營收放慢這個話題。所有在東方發生的事件,對全球金融市場的定調影響力越來越大,早已不再是西方世界說了算的景象。

不管FED將如何決策,美國如今已經很難推動全球金融市場。9/30 的第三季末的數據,已經向我們證明美國的獲利增長到頂。川普的減稅紅利正在逐漸退場,急升的工資甚至威脅毛利的空間。進口關稅正在推升其他投入要素的成本,然後美國股市的PE ratio 明顯已經太過昂貴。

相對地說,亞洲及歐洲的股票市場仍然有上漲空間,但這些地方的後續發展越來越依賴中國市場。亞洲的貿易形態,本來就是經濟體和供應鏈互相依存度很深,這表示他們容易受到貿易戰爭及中國發展放慢所影響。

至於歐洲,雖然ECB歐洲央行對境內強勁需求充滿信心,但出口情況仍然在拉動經濟上扮演重要角色。從化工企業到半導體行業,都在抱怨在中國的需求減弱。

因此,這些林林總總的發展,都必須看中國走向何方。中國政府的降低債務運動,對於商業活動的壓抑影響很大,尤其對於影子銀行的清理,表示消費者沒有管道再借由灰色通道拿到借款,這讓許多企業及地方政府很難借到錢。目前政府還沒有找到平衡或補償的辦法。這個月底習近平將和川普舉行雙邊會談,看起來習近平目前沒有辦法提出緩解貿易緊張的做法,中國政府甚至有可能表現更加強勢。

文章最後一段說到,中國也不會是全球金融市場的唯一焦點。假如歐盟願意採取比較積極的財政措施,或許義大利可以不用那麼令人擔憂。對於過去習慣緊盯FED及ECB的投資人而言,必須改弦易幟,好好觀察中國的公佈數據及企業獲利狀況。假如美國股票市場真的已經到了景氣週期的頂點,那再過來對於投資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中國什麼時候會到達它的底部。

最後我要談的是第30頁的茶館專欄。大標題:「把中國想成一個針對拉丁美洲的二級借貸人 (Think of China as a giant sub-prime lender in Latin America)」(次級貸款是為信用評級較差、無法從正常管道借貸的人所提供的貸款);小標題:「和巴西與委內瑞拉的關係,顯示了在中國的全球策略中,意識形態扮演的角色有多小。」

文章一開始說到,中國歷史上在與遙遠的蠻族爭戰時,就一直擅長以不帶感情的外交方式應對。所以這次我們可以從它怎麼和陷於政治紛亂的兩個拉丁美洲國家巴西、委內瑞拉打交道中發現,中國做法沒有太多改變。

經過喧鬧、充滿民粹主義色彩的總統選舉之後,巴西新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把中國描寫成一個威脅。前軍方官員在巡迴演講中表示,中國不是在買入巴西股權,而是想方設法把巴西買了。

他意有所指的認為,中國看上的是油田、煤礦、海港以及水壩、電廠。事實上,2000年以來,中國確實直接投資巴西將近500億美元。

Bolsonaro還沒當選前就顯示出同樣想法,二月份他拜訪台灣回到巴西,就提出私有化可以讓巴西離開中國手掌的想法。但中國對於Bolsonaro 的當選,還是遞上了橄欖枝,它的官方對外媒體China Daily表示了衷心的祝願,希望明年一月他就任後,能夠理性的看待中國。

相反的,當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九月份拜訪北京,中國就沒有表現出來那麼大的耐心。台面上他尊稱中國老大哥,看起來是個社會主義分子,但私底下他貪污、腐敗、暴力,無能的政權還幾乎讓巨大的石油財富破產。

當中國開始向西方發展,委內瑞拉是重要的灘頭堡,中國在委內瑞拉擁有620億美元的貸款,但私底下中國官員抱怨委內瑞拉根本不尊重市場力量。

中國對於巴西Bolsonarian囂張跋扈的容忍,及對於委內瑞拉的阿諛奉承的忽視,是它的一種掌控手法,並不是它的無能。它在這個區域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尤其是南美洲的南部地區。

阿根廷駐北京大使蓋拉爾(Diego Ramiro Guelar)說,五年前對於南美洲最有影響力的國家是美國,現在則是中國,這不是預測,是實實在在的現實。

中國是這個區域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但卻是巴西、智利及秘魯的最大貿易夥伴。它買入大豆、鐵礦、石油、銅以及肉類食品;它的貸款利率很高,而且往往連結國有企業運作。他們資助有前景的項目,而且盡量滿足專制政體的虛榮心。

如果因為這樣,認為中國是新帝國主義,又是錯置的。在拉丁美洲歷史上,他們習慣挑起政變或武裝起義改變政體。中國對待拉丁美洲一向不離不棄,其中蘊含的手法也越來越細膩。

相較於美元外交,中國的紅色資助在投資這些充滿貪污腐敗,卻沒有便宜資源或強大科技地區的意願,它的方式比較適合被稱為「sub-prime globalisation 」(次級抵押的全球化)。

往好的想,這個做法可以在不做判別下,擁有第二機會。最壞狀況中國成為希望落空的暴利獲取者,或是因為那個國家崩跌而遭遇反對。當 Mr. Maduro下台,某些批評者認為債務將無法求償,但一個位於廣州的外交智庫學者陳丁丁反駁,認為保有交情不是中國的底線。

面對陌生的新面孔,中國的做法是你可以不喜歡我,但你可以和我做交易。陳先生把中國進入拉丁美洲的方式,看作70-80%為了經濟層面,然後借由長期影響力的建構,慢慢滲透其他地區。

委內瑞拉反對黨領袖,也是前卡拉卡斯市(Caracas)市長雷戴茲馬(Antonio Ledezma)說,他的人民對於中國支持這個專制政體感到悲傷。因為這些貸款沒有經過國會,它是非法的,而且對於委內瑞拉建立民主制度沒有幫助。其中還高達200億美元沒有償還。

但Mr Ledezma 表示,他不會拒絕償還,雙方還是可以協商。只要合法,委內瑞拉願意與中國針對未來重啓協商。在現在這個中國世紀,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這不是一個講究交情的時代。

最後我要簡單談談剩下來和中國有關的四篇文章。在中國板塊第一篇,《經濟學人》借由揭露范冰冰逃稅而聞名的崔永元反對基因改造食品,和我們談中國在推動這個食品種植技術的不合理性。

儘管世界其他國家已經吃了25年基因改造食品,未見不良後果,但根據《自然》(Natural)雜誌對中國的一項調查,只有十分之一的中國人,對基改食品持正面態度;45%的人持反對態度;只有12%的人相信政府提供的基改信息。

曾經在基改領域處於領先地位的中國,如今基改作物種植面積不僅遠遠落後於美國和巴西,也遠遠低於世界平均值,甚至不如印度,但民眾的焦慮仍然沒有緣由的與日俱增。

第二篇談的則是中國最近解除了長達25年,禁止將虎骨與犀牛角用於科研及醫療用途的禁令,中國是在1993年禁止了虎骨和犀牛角的藥用。中國的這個倒退令人十分震驚。本來今年初,中國全面禁止象牙交易,大家還感覺中國有了進步,但這個解禁使大家發現,中國仍然對傳統醫藥十分痴迷。

在商業板塊第三篇第56頁,《經濟學人》用了Chip shot (晶片射擊戰)作為標題,並以位於福建晉江的晉華企業作為例子,說明這家生產DRAM的企業,本來是台灣半導體企業聯電的合作夥伴,不但前途看好,而且是中國製造2025的樣板,卻在中美貿易戰中受傷慘重,不但受到美光的控告,更可以看出中國想要發展半導體的企圖心,又狠狠的被美國拔了牙齒。

財經板塊第二篇第61頁,文章焦點提醒我們,在看明白川普上任後就在想方設法壓抑中國後,本週美國再次表明貿易戰爭還將開始第二波。川普在接受Fox News訪問時說:「我想我們即將和中國達成一個大交易。」但,他接著說:「如果談話結果不好,美國還將加大關稅力度。」事實上,美國已經針對中國課徵價值2500億美元的進口貨物關稅,美國還能執行剩下來的2670億美元。

要知道,以往中國舉行的博覽會,都是為了吸引國外買家來中國採購出口商品,今年首度在上海舉辦的進口博覽會,顯示方向已經轉變。

文章最後一段說到這個博覽會的高調亮相,有著象徵性的意義。中國進口增長是一個長期趨勢,在2000年,中國不過是全球第八大的進口國家,佔據全球進口貨物的3%。去年它已經是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進口國家,佔據比例10%。

在過去三十年,出口產業是中國經濟增長的核心,在這次博覽會的推動中,習近平想要展現出來的是,中國不但希望自己往進口超級大國轉型,而且希望越快越好。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