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所面臨的三個危機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馬英九台北 > 台灣所面臨的三個危機
台灣所面臨的三個危機 發文時間: 2018/11/12   文 / 馬英九台北 瀏覽數 / 21,600+

(編按:本文摘錄自馬英九先生在2018年11月1日,於第16屆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上的開幕演說。)

今天(11/1)參加《遠見雜誌》舉辦的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這是第16次。這一次的主題是開放、創新、合作、迎戰不確定的年代。在不確定的年代裡,我們看到很多危機,在這裡,我就跟各位分享,我所看到台灣正在面對的三個危機:

第一個,是低迷的經濟,台灣是一個小而開放的經濟體,備受國際經濟變動的影響,2017年是台灣的經濟受惠於全球經濟十年來最強勁的復甦。其所帶來的紅利,成長了2.85%,比前一年要好。但是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統計,2017年全球經濟成長平均是3.7%,所以實際上,台灣的表現還是在後段班。

另外一方面,台灣的股市,在去年這一年,表現得很不錯,成長了15%,很多投資人都賺了一筆。但這也是因為世界經濟強勁復甦所帶來的影響,別的國家股市也都很好。譬如說,日本是19%,韓國是22%,美國道瓊跟德國都是25%,香港是36%。所以比起來,台灣還是在比較少的部分。

總而言之,台灣的經濟情況比過去有好轉,但還是相當地低迷,尤其是根據在瑞士洛桑的國際管理發展學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Management Development),它對全球競爭力的統計—台灣從原來的第14名,降到第17名;中國大陸從原來的第18名,升到第13名。民進黨執政這兩年多,它的平均是第15.5名;在李登輝總統時代,是15.25名;陳水扁總統時代,是第16名,我執政八年,是第11.5名。

蔡政府的表現,在四位民選總統裡面是排第三位,我在這個地方要特別指出,台灣現在的經濟問題,主要的一個因素是我們的能源政策。各位都知道,我們現在的執政黨主張非核家園,要在2025年把所有的核能全部廢止,而以再生能源來取代。

我坦白地說,這是一個錯誤的政策,影響到台灣的能源安全。不在台灣的人,可能不一定知道,去年的8月15號台灣發生了全台大停電,(停電)五個小時。停電之後,台灣人對於核能的觀感完全改變了,因為他們知道沒有核能就可能會缺電,也因此,對於當前政府2025年非核家園的政策,失去了信心。

就在去年6月,美國的《彭博行業研究》所發布的報告,據他們的研究,他認為台灣要在2025年創造20%的綠能,就是再生能源的發電,是一個遙遠的遐想,一個remote fantasy,他認為根本不可能。而很湊巧,他所謂的做不到20%,他認為最多只有9.5%。這跟我執政的時候,經濟部給我的數字幾乎是一致的。所以在這裡,就知道外商對2025非核家園,由再生能源取代,他們也是沒有信心的。

各位都知道美國的這個資訊業的鉅子--Facebook它本來準備在台灣的彰化,設立它的數據中心data center,籌備了好幾年,看中台灣的電價很便宜,可是今年突然決定要改到新加坡去,據說它也是發現台灣的電力的供應可能會不穩。

政府看到個缺電問題,他就把原來已經要除役的核能二廠的二號機恢復。那麼一看這個,大家就知道說,不恢復的話,就可能會缺電了,這當然是一個正確的做法。但是,最明智的做法,應該是把在四年前已經封存,暫時停止運轉的核能四廠把它啟動。這樣的話,台灣的北部,就應該不會缺電了。

可是他們不但不這樣做,而把核能四廠原先的燃料棒,五分之一都運到美國去了。他(政府)的意思似乎是要大家死心,核四不會再啟動了,這個實在是很不智的政策。連台北的美國商會都呼籲,希望他們在這投資能夠有充分的電力供應,因此他們希望能夠保留核能的這個產業。

各位都知道,要能源轉型,我們也不反對。從舊的轉到新的,就要像一個人,他對自己的工作不滿意,想要換工作,他應該是找到新工作再辭掉舊工作;而不應該是先辭掉舊工作,再去找新工作。萬一找不到,豈不是兩頭落空嗎?所以所有人都知道,騎馬找馬,現在我們政府是棄馬找馬,甚至於是殺馬找馬,我們姓馬的情何以堪?

要不然你做不到,要不然就要付出高昂的代價,今年4月24號《遠見雜誌》公布了一個大型的民調,對於人民如何看待核能,這數字非常有趣。58%的支持核能,反對的是29%,最重要的是在18到29歲的年輕人當中,70%都支持核能。這個實在是個大大的翻轉!跟2013年的時候,可以說是完全相反,所以到了今年的3月,在台灣又舉行了反核的遊行,為了紀念2011年日本的福島核災。

可是,這一次不像上一次五年前來了十二萬人,這次只有兩千人,還包括警察在內。結果,人數減少了98%,整個情況都變了。後來的民調不論是《蘋果》的、《中國時報》的都是一樣,顯示出整個民眾對核能的看法跟四、五年前是完全不一樣。所以非核家園的政策,當局不但不改變,還把它訂成法律,把它規定到電業法第95條,所以到了那一條,法律規定通通都給我廢掉,我實在不懂為什麼在這政策上如此的執著。

所以在今年六月,台北市券商公會,開會的時候,我們蔡總統蒞臨去致詞。她說台灣的經濟是處於20年來最好的狀態,當然各位都知道,就不久前的民意調查,民進黨的經濟表現只得到28%的民眾支持,有67%是不支持的,所以政府當前對經濟情勢的看法跟評價,跟人民的看法是相當遙遠的。而且我相信這些錯誤的政策,如果堅持下去的話,很可能會給台灣帶來災難。

第二個危機,就是對峙的兩岸(The Confrontation of the Cross-strait Relations)。蔡總統她的主張,在她競選的時候就宣布了,是維持現狀。很好,可是她的維持現狀,是不包括九二共識在裡面的。

各位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看到蘇起了對不對,他就是九二共識的命名的人。我們那個時候,因為我參與整個九二共識的規劃跟執行,非常了解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就是我們能夠在2008到2016達到兩岸有史以來最繁榮跟和平的階段。

大陸方面包括胡錦濤先生,在我當選總統,2008年3月22號之後的第四天,跟美國的小布希總統通電話,他就說:「中國的堅持就是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恢復兩岸的協商跟對話,他說所謂九二共識就雙方都承認一個中國,但彼此定義不同。」他講得實在是太透徹了,我覺得比我們的定義還要高明,事實上就是這樣。

因為一下子改變這個政策之後呢,兩岸關係就開始惡化,最顯著的就是來台灣訪問的陸客,幾乎是腰斬。我執政最後一年2015年,全年是418萬人,現在已經減少到200萬人,這個對我們的觀光、農、漁業都有很多的衝擊,造成很大的傷害。

我記得今年三月我到花蓮去,提振花蓮的觀光跟經濟,因為他們剛剛碰到地震災害,住在一個很便宜的小旅館裡面。老闆早上吃飯的時候跑過來跟我講,他說過去你當總統的時候,我一年賺個四、五百萬沒有問題,現在每一年要虧兩百萬,說著說著就泫然欲泣,最後一句話說:「你們快點回來好不好。」(我)聽了很心酸,也很自責,我們國民黨怎麼會失去政權,造成這麼大的傷害。

同樣的,在高雄有一位種了五十甲,就是五十公頃鳳梨的林益老先生,82歲。他今年鳳梨豐收,可是就因為這樣滯銷,要賣到大陸也不行。我也是很關心,跑到高雄去看他,他看我就跟我講,他說:「你在當總統的時候,我還能賣到大陸去,現在都不行了。」我說:「為什麼?」他說他也不知道,後來我去打聽了。國台辦的官員說,從非國民黨執政的縣市來的水果我們不考慮,我們不知道這個應該高興還是不高興。

但是實際上,昨天來參加我們這個會議的台東縣長黃健庭,他今年就賣了500公噸的鳳梨到大陸,還有那個釋迦果,為什麼呢?他一方面跟他們聯絡好,他當然是我們國民黨的縣長,然後他自己跑去跑了一趟。所以這個對我們來講真的是影響非常的大。那麼我覺得像這樣的再持續的話,對我們的農業、漁業的傷害,都會非常的嚴重。因此我覺得兩岸的政策,確實是應該做一個調整。

政府想說我們不西進了,我們南下到東南亞去發展,結果如何呢?今年上半年,我們跟對大陸還有港澳的出口,過去這個大陸香港一起算,成長了14%;但是我們對東南亞,包括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尼,出口都低於歷年來的平均值。而對於新加坡還有泰國,更是呈現衰退。可見我們經濟還是要按照經濟規律辦事,兩岸的經濟互補到這個程度,你一直說不要往大陸走,你也沒有辦法改變。

第三個危機,就是台灣可能出現了不自由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十年前3月22號,我當選總統的時候,美國的小布希總統發電來祝賀,他說:「台灣是亞洲與世界民主的燈塔,英文是 Tiawan is a beacon of the democracy to Asia and the world.」當時我們大家都非常的開心,可是這兩年來,很多人擔心我們剛剛所說的,出現不自由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什麼叫做不自由的民主呢?這是美國學者Fareed Zakaria 的用語,他說就是當一個國家透過正常的、定期的民主程序,選舉選出來的國家領導人,上任之後,卻濫權破壞民主跟法治,這個叫做不自由的民主。

譬如說,民進黨剛上任就通過了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所有的政黨,它的財產,它都要證明它是合法取得的,否則的話會被認為是不當取得的。這個時候它就可以開公聽會,然後把你凍結,甚至於去拍賣,現在國民黨遭遇的就是這樣的一個命運。

這樣的做法在全世界的法治國家,都是不被允許的,因為黨產處理委員會,它不是法院,它不能夠違憲,而剝奪人民的財產權。另外我們看到有一個叫做《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它想促進轉型正義,可是剛剛成立才沒幾個月,就出了一件大事,他們在開幕僚會的時候,他們的副主委,公開的主張要把他們自己定位為明朝的東廠,要針對新北市國民黨候選人來加以打擊。大家看了之後,真的是錯愕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東廠是當時皇帝的一個特務機構,相當於後來蘇聯的KGB,或者是納粹時代的Guest Hugo蓋世太保,同時這個東廠的成員都是太監,我們不太了解為什麼他會想做太監?可是這一搞,就把這整個轉型正義就不知道轉到哪去了,當然他後來也辭職了,但整個感覺到,這不對。

那麼台大到現在為止已經現在十一月了,已經有十個月沒有校長,一月份台大這個遴選委員會遴選出校長候選人依法送到教育部。教育部就不予聘任,要他們再選一次,像這個的話,我身為台大校友就感到既違法又不當,但是當局還是堅持。像這一些違憲違法的做法,會嚴重傷害台灣這一個年輕的民主,使得我們後來的人不知道要怎麼樣面對。

我們希望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民主國家一定要有法治,德國有一個哲學家叫做康德,他說過沒有民主的法制是空的,沒有法治的民主是瞎的,很重要就是這兩個都不能缺少,而且相互依存。因此,我們希望台灣的民主還是按照自由人權法治的方向去運轉。不然的話,我們辛辛苦苦花了幾十年建立的民主,可能就會離我們而去。而且如果是這樣子的話,對於投資人到底是利多還是利空,大家必須要考慮。

所以總結來講,一個低迷的經濟、一個衝突的兩岸、一個不自由的民主,這會讓台灣的未來非常地可怕。但是我一直沒有對台灣不抱希望,我上面提到這些問題,如果採取一個前瞻、明智的政策,還是可以解決。但是這需要我們的領導人有這個智慧跟勇氣,今天(11/1)我們在座的都是社會的精英跟意見的領袖,我也希望大家能夠跟我們一起努力把這些現象消除,唯有這樣才能夠經濟好、兩岸好、台灣好、大家一起好,祝福大家!謝謝各位!

(本文為作者於2018年11月1日在《第16屆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的開幕演講。)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