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台灣媒體辜負的一九八八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被台灣媒體辜負的一九八八
《2018第十屆星雲真善美傳播獎》 被台灣媒體辜負的一九八八 發文時間: 2018/11/19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7,600+

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解除戒嚴,並宣布自一九八八年一月一日解除報禁。

 因此,一九八八年標誌著台灣新聞媒體的新生再造,距今已三十年了。

解嚴是一個全盤的轉型正義及典範轉移。發展的方向應是:一、執政當局的操作,應自各種應當具有獨立典範及專業正義的領域撤手,例如不再汙染軍隊國家化、司法獨立、校園自主及媒體自由等。二、相對地,那些在應當具有獨立典範及專業正義之領域的工作者,一同營造並維護自我領域的共同價值、榮譽及社會使命,因而也共同努力抵拒來自執政當局的侵害,並相互支持此種共同努力。

因此,一九八八年解除報禁,亦當標誌著執政當局不再侵害媒體,及媒體工作者開始共同建立此一行業的獨立典範及專業正義。

但是,回顧三十年來,有些執政者嚴重毀傷了一九八八年的憧憬,台灣的媒體也似乎辜負了一九八八年的機遇。

一九八八年解除報禁的憧憬與機遇,就是要建立「新聞自由」,但從反省的角度來看,三十年來,台灣卻迄未出現「自由的新聞」。執政者的操作及政黨鬥爭撕裂了媒體,而媒體也無能跳脫政爭,因此也就未能建立媒體的獨立典範及專業正義。

造成此一不幸的關鍵性事件,是李登輝總統在一九九二年主導發動的「退報運動」。

一九九二年十月三十日,《聯合報》刊出中共政治局常委李瑞環表示「中國大陸絕不會坐視台灣獨立,將用任何方法來阻止」的新聞報導。當時,台灣所有的報紙皆刊登了此一消息。

李登輝卻發動台獨團體說:「我已經不看那個報紙了(專指《聯合報》),你們還看嗎?」

因此,一場由李登輝親自發動及主導的鋪天蓋地的「退報運動」於焉爆發。鼓動「退報」的群眾集會四處密集舉行,成堆的《聯合報》在台上被焚燒。參與者指《聯合報》「向中國傾斜」,是「中共的傳聲筒」、「人民日報的台灣版」、「中共的同路人」。

三十年後的今日,台灣媒體仍然每隔幾天就會報導「中共不會容忍任何形式的台獨」的「李瑞環式消息」。這是「新聞自由」及「自由新聞」的正常狀態。

由此可見,李登輝當年的見識多麼淺薄,而其手段更是多麼殘暴。總統竟想以消滅報紙,來消滅新聞事實。

這場退報運動的操作手法是:一、把報紙汙名化為中共同路人。二、要群眾退報,傷害報紙的經營。

如此,雖說解除報禁,究竟解了什麼禁?如此,還有「新聞自由」可言嗎?

台灣新聞媒體在解嚴後的生機淪喪,李登輝是謀殺的兇手。

退報運動的另一面向,是當年幾乎所有新聞媒體皆跟隨李登輝攻擊《聯合報》。他們不記得自己也同樣刊出了李瑞環一模一樣的談話,也忘記了新聞工作者仍有共同的獨立典範及專業正義應當共同維護。在解嚴初期的市場競爭下,他們跟隨著當權者向新聞同業扔石頭。當媒體工作者自己用石頭扔向「新聞自由」,那麼,還能看到「自由的新聞」嗎?

李登輝的這場退報運動,關鍵性地決定了解嚴後至今的媒體生態。媒體界共同的獨立典範及專業正義被政治部門分化及撕裂,而媒體界也自此無法跳脫被政黨鬥爭纏繞的悲劇。

李登輝任內開始,將涉及國家生存戰略的理念辯論,汙名化為「中共的同路人」(何況,李瑞環的新聞只是一則報導事實的「純新聞」),而新聞界也不知應當共同以社會守門人的立場,來理智客觀地討論國家生存戰略,遂致始終陷於政治部門所設定的「藍綠統獨」的鬥爭之中。這正是解除報禁三十年但迄仍未見完全解除的媒體桎梏。

於是,政治人物互視為敵人(沒有「忠誠的反對者」),媒體界也互視為敵人(失去獨立典範及專業正義)。

在解嚴三十年後的今日看台灣的媒體生態,處處仍可見到李登輝那場退報運動存留的遺毒。

台灣媒體界未能在解嚴後建立獨立典範及專業正義,政治部門的種種侵害與汙染固然是主因,但媒體界的失去自尊(未能自我解放,例如追隨李登輝進行導致毀憲的修憲),及不知相互珍惜、保護(反而相互撕裂給政治部門看),也是一種自殘。

美國有普立茲新聞獎,但台灣卻始終不能建立一個足可標誌媒體共同榮譽的新聞獎。金馬獎、金鐘獎、金曲獎,皆能代表共同的專業榮譽。但表揚文字工作者的金鼎獎,卻因一度出現批評當局的色彩而被取消。如今雖有多種新聞獎,卻皆未能成為代表共同專業榮譽的台灣普立茲獎,甚至新聞獎也分藍綠。由此可見媒體界的撕裂多麼嚴重,因而距建立媒體的共同尊嚴與榮譽也愈來愈遠了。

三十年來的台灣媒體人,可謂辜負了一九八八年解除報禁的歷史機遇。我們有了「新聞自由」,但在知識、理智及道德層次都沒有做出自我解放的「自由的新聞」。

三十年來的這幾代媒體人,顯然是錯過了這個自一九八八年開始,應當共建媒體榮光的時刻與機會,且此一錯過也許就不會再回來了。因為,網路熱絡,傳統媒體愈趨衰弱,甚至衰弱到可能橫豎無足輕重的地步。

解嚴,對台灣的新聞界來說,三十年是不是白解了?

總統有任期,報紙無任期。這原是台灣新聞媒體界在解嚴後應有的共同抱負,目標即在建立「第四權」共同的獨立典範及專業正義,也就是應當建立新聞媒體自己的「本我」、「自我」與「超我」。

但是,我們是否辜負了此一歷史恩典?

 

2018第十屆星雲真善美傳播獎》專題合輯:

傳播.媒體責任與使命

張作錦/新聞界不能只靠「新聞獎」才進步

思辨.當代危機與挑戰

邱立本/全球媒體的變局與心魔

向熹/當代傳媒人的第三重責任

江才健/一機在手,群龍無首

沈春華/所以,媒體怎麼了?

王結玲/面對媒體型態巨變

黃明堂/讓人難以自拔的「點閱率」

追尋.真善美新未來

陳長文/二○三七年,你我想要什麼樣的媒體?

黃效文/跳脫黨派色彩,走向未來新高度

何培鈞/良善價值,你我一起捍衛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