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收破爛到女首富,她的人生堪比過山車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馮 侖上海 > 從收破爛到女首富,她的人生堪比過山車
從收破爛到女首富,她的人生堪比過山車 發文時間: 2018/11/19   文 / 馮 侖上海 瀏覽數 / 20,850+

「女性創業者在創業之前首先就要明確自己的定位,知道自己適合做什麼,不要勉強;其次要有寬廣的心胸和敢於衝破壓力;然後要有健康的體魄,取得身心平衡。此外,家庭與事業間的平衡也是女性獲得事業成功的關鍵。」

從收廢紙到成為「造紙大王」,從女首富到破產邊緣,最後再從谷底爬起。張茵走過的每一步,都體現出創業者的堅毅和努力。

她與黑惡勢力鬥智鬥勇,以佛家的慈悲胸懷管理企業、做慈善。面對外界詆毀,她也毫不退縮。在造紙行業中拚搏,打造自己的紙業王國;她用自己的經歷向人們證明:從一無所有到富甲一方並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張茵的性格和故事都跟「阿信」很像。上世紀 50 年代,她出生在廣東韶關的一個貧寒的軍人家庭,兄弟姐妹共 8 人。因為父親在文革時被批鬥坐牢,身為老大,張茵從小便承擔起家庭的重任。「那時雖然只能逢年過節吃上肉,衣服也是修修補補,但正因為物質上的匱乏才讓我形成了獨立、堅強、大度的個性。」

1982 年,會計畢業的張茵來到深圳闖蕩。她先在一家面料公司做會計,半年後又轉投一家待遇優厚的合資企業,先後擔任財務部部長和貿易部部長。在香港出差時,她頻繁地接觸到倒賣廢紙的生意,最終引發了創業的念頭。

「如果失敗了,大不了就回深圳打工,怎麼也餓不死;要是我浪費了這次機會,以後我會怨自己一輩子的!」

1985 年, 27 歲的張茵放棄了穩定的工作,揣著兩個合夥人一起湊的 3 萬塊錢,隻身一人來到香港,租下一間 37 平方米的辦公室,成立了營港深紙品廠,做起了廢紙回收貿易。

雖然收廢紙看起來沒什麼技術含量,但是裡面的貓膩卻很多。創業起初,張茵每次收回來的紙大多發黴、潮濕甚至還有垃圾。為此,她只能逐一檢查每一車拉來的廢紙,不到一個月時間,張茵就累瘦了十幾斤。

摻假只是小事,更恐怖的在後面。當時香港的廢紙回收生意被黑社會「三合會」壟斷,他們賣給廢紙收購廠的紙漿,水分比例高達 30% ,而合理的比例只有 10% 到 15% 。但廢紙回收商們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打落牙齒往肚裡吞。

張茵和其他商家不一樣,她堅決抵制不收,這樣的作風最終惹怒了黑社會。鬧事,砸廠,威脅生命,面對種種暴行張茵毫不屈服,最終黑社會也拿她沒辦法。

在楊瀾主持的《女人天下》節目中,張茵笑談這段歷史:我那時候也不知道什麼叫怕。所以只是有時候上下班的路線改變一下,今天坐地鐵,明天坐車。還挺有意思的,不過我覺得這些人對我並不是惡意的。

於張茵講信義,重品質,很快便在香港的廢紙市場占穩了腳跟。「廢紙就是森林,廢紙就是生命」也成為張茵的口頭禪。她的豪爽和公道,讓更多的人願意把收來的廢紙賣給自己。不到 6 年,張茵就成為了香港最大的廢紙出口商。在此期間,她還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另一半。

雖說事業愛情雙豐收,但是張茵並未止步於此。面對越來越大的需求量,張茵決定再次開拓市場,她把目光放到了美國。美國造紙業發達,廢紙回收系統極為科學,舊瓦楞紙箱的回收利用率甚至高達 75% 。1990 年 2 月,張茵夫婦開始在美國拓展廢紙回收業務,成立了中南控股公司。雖然市場遼闊,但對於張茵來說,創業的征途並非一帆風順。張茵和丈夫除了要知道國際化企業的經營方式、國際市場的遊戲規則外,還必須每天親自去拜訪工廠。

為了能搜集到廢紙貨源,張茵跟丈夫開一輛二手車在美國各地求購廢紙。「初時很困難,有人後來跟我說,你怎麼這麼幾年就做大了,很容易啊?其實從開始到現在,到處都充滿了困難,沒有什麼時候不辛苦。我老公,作為公司的 CEO ,親自開著車,來不及吃飯,把一個漢堡包叼在嘴上,就這樣一家一家地去拜訪工廠,請人家接受我們,成為我們的客戶。我不懂英文,就帶著翻譯,也是到處跑。有的人相信我們的經驗,但是有的人還是會拒絕我們。」

憑藉死纏爛打的精神和真誠,張茵最終陸續打動了一些供應商。逐漸站穩腳跟後,她當機立斷,不僅要運輸廢紙到國內,還要再將加工好的牛卡紙銷往世界各地,完善公司的供應鏈體系。

1996 年,張茵又做出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再次回國開工廠。她在東莞投下 1.1 億美元,設立玖龍紙業,完成了從廢紙貿易轉型到了廢紙造紙。如今,玖龍紙業已經成為世界最大的廢紙環保造紙的現代化包裝紙造紙集團,張茵也因此被親切地賦予了「廢紙大王」的稱號。

2006 年 3 月,玖龍紙業在香港上市,張茵憑藉 270 億身家擊敗黃光裕,成為中國第一位女首富。然而僅僅過了兩年,她的財富就縮水至 18 億元。人生的大起大落,來得實在太快。

由於金融危機蔓延全球,造紙需求猛烈下滑,給高速擴張的玖龍紙業以沉重打擊,企業股價一瀉千里。玖龍紙業 2008 年財報顯示,公司淨負債率高達 98.9% ,比 2007 年的 42.4% 上升 1 倍多。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 2008 年的兩會期間,張茵因為「高收入階層稅負太高」和「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是鐵飯碗」這兩大觀點引起軒然大波,被媒體封為五大「炮手」之一。接踵而至的還有「血汗門」、「破產門」、「縮水門」,甚至還有「離婚門」、「喪父」等對她的困擾。

「一個人運氣不好的時候,來的消息全是壞的,沒有好的。那時真的是很慘的,讓我很傷心,所以我哭了,因為那根本是冤枉的。在那種環境下,大家都在一心一意地忙著經營企業,都是嚴陣以待的,本來對自己的企業要拿出 200% 的精力來應付。可是,突然又要拿出精力來應付這些負面的新聞。」

雖然這種經歷是痛苦的,但張茵並沒有因此沉淪,反而激發出不服輸的勁頭。危機時刻,她制定了三大策略:嚴格控制資金開支,保障充裕的現金流,加強經營成本控制和銷售風險控制。

「做生意講迴圈,有高潮就會有低潮。」在其看來,危機就是轉機,玖龍紙業的第一條生產線就是在亞洲金融危機中開工的。

一年後,隨著出口行業的轉暖,玖龍紙業調整產能後,公司業績又開始攀升,張茵家族以 330 億元位居「胡潤低碳富豪榜」第一,像過山車一樣,走了一趟驚險的旅程。

2014 年夏季達沃斯「中國前景展望」分論壇上,當被問及工業升級在中國的情況時。張茵坦言:一個發展中國家到一定程度是需要轉型升級的,更重要的是,我們除了環保更要追求的是工業 3.0 邁向 4.0 ,這是德國提出的,而我國還是做不到的,因為 3.0 裡邊有資訊化、自動化,那麼我們要追求能在多長時間能做到 3.0 ,這也是玖龍追求的目標。達到這麼一個目標我們才真正地與國際化接軌,真正在國際上長久地佔有一席之地,這對未來的發展是有很深遠的意義的。

「我們白手起家,一步步走來非常不容易,這也讓我們非常珍惜自己的企業。我更願意把玖龍做成一個百年企業,而不是全球最大這樣的頭銜。」上個月,玖龍紙業公佈 2018 年財報,截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止年度,公司營業收入 527.82 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 34.8% ,公司股東應占淨利潤 78.48 億元,同比增長 79% ,兩個資料均創歷史最高。

有原則地去贏,是張茵自始至終堅持的理念。無論是在巨大的市場誘惑面前,還是在信譽為重和經濟損失之間抉擇時,她都如磐石一般堅守著這一原則。就像《阿信》的主題曲《永遠相信》裡唱到的那樣:沒有月亮,我們可以看星光;失去星光,還有溫暖的眼光。抱著希望等待就少點感傷,仿佛不覺得寒夜太無助太漫長。我淚流下,當你說我很堅強。不是那樣,我只是不肯絕望……

(原文出處:馮侖風馬牛微信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