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次資本主義革命/宿醉十年的中國經濟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下一次資本主義革命/宿醉十年的中國經濟
解析《經濟學人》 下一次資本主義革命/宿醉十年的中國經濟 發文時間: 2018/11/21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21,150+

2018/11/17的《經濟學人》是內容豐富,而且各個主題都吸引眼球的一期《經濟學人》。

光封面故事就有兩個,在全球版本的封面設計上,《經濟學人》由遠而近以紅翻黑的渲染手法向我們推出了四個大寫的立體英文:THE NEXT CAPITALIST REVOLUTION(下一次資本主義革命),告訴我們惡名昭彰的資本主義又到了再一次革命的關鍵時刻。

歐洲版本的封面設計,《經濟學人》則在藍白渲染中把藍底、紅白十字交錯的英國米字旗斜放作為襯底,並在上面寫了兩個英文字:Brexit’s endgame(英國脫歐的尾聲),內容探討的則是延宕兩年的脫歐,如何進入倒計時階段。

在全球版的封面故事,《經濟學人》用了九篇專文,從各個角度帶我們瞭解現今全球資本主義面臨的困境。《經濟學人》在內容中對民粹主義者及保護主義者的論點,提出不同看法,它認為一些生活舒適的舊經濟及新經濟企業,確實讓市場失去了活力,全球現在急需一個釋放競爭氛圍的革命,才能壓制不正常的高獲利,並讓創新得以繼續,唯有如此,才能讓大眾對資本主義重拾信心。

另外,在歐洲版本的封面故事,《經濟學人》則是用緒論,及英國板塊第一及最後一篇共三篇文章,針對延宕已經兩年多的英國脫歐問題,提出了明確的批評、建議與做法。

除此之外,從目錄指引可以得知,這期《經濟學人》還有一個重點,那就是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日本老齡化社會改革的質疑。《經濟學人》用了兩篇文章,帶我們看看這個預估平均壽命已達100歲社會的遠憂近慮,讀來會讓身處台灣的我們心有戚戚焉。

另外,本期和中國有關的文章共有六篇,在財經板塊,《經濟學人》用宿醉十年,諷刺了中國經濟如今面臨的進退失據。是的,十年前中國的大手大腳,正是今天在談及刺激政策只能謹慎低調的主要原因。

商業版塊則以Hank Paulson與王岐山的相識、合作到彼此抱怨,來對比中美關係的起起伏伏。

中國板塊還有三篇文章,除了談到清華大學這幾年的驚人表現,也談及了最近重慶突然宣佈對大學新生重啓政審的爭議。茶館專欄則是從一個來自湖北當陽的小鎮青年胡金洲,成為直播網紅的故事,帶我們一窺或許我們從來不曾明白的大陸五級城市年輕人生活的另一面。

最後一篇與中國有關的文章在科學板塊,談的是兩個福建學者紀強與梁辰一月份發布的有關茶葉的新發現。

讓我們先從《經濟學人》傾注了九篇專文論述的全球版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13頁,大標題:〈The next capitalist revolution〉(下一次資本主義革命〉;小標題:「市場影響力橫亙在許多經濟病兆後面,是時候重啓競爭精神了。」

另外,《經濟學人》還在Briefing的第22頁,針對科技與工會的結合,帶我們看看工會正如何利用那個讓他們隕落的力量,在下一次資本主義革命中崛起。

更特別的是在第46頁之後,《經濟學人》用了七篇特別報導的別冊,分別從Competition(競爭)、America v Europe(歐美對峙)、Big tech(科技巨頭)、Highly moativated(監管機構)、Who you gonna call(解決方案)、Dynamism rules(法庭審理)、Judge dread Sources and acknowledgments(判斷畏懼來源及承認)各個議題,方方面面的讓我們看清楚資本主義即將面對的新一波革命。

回到緒論主文,文章一開始就開宗明義說到,今天的資本主義確實有它自己深層次的問題,但卻不是如保護主義或是民粹主義者說的那些。

對於某些來自舊經濟,亦或是新經濟的企業而言,日子太過滋潤,而科技公司又太容易建立起它們的市場影響力。一個釋放競爭的革命變得越來越需要,唯有如此,才能抑制今天不正常的高獲利,催生能夠繁榮明天的創新出現。

在20世紀初期,美國打破鐵路及能源的寡佔,國家當時扮演的角色是促進競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德國把塑造市場競爭放在國家建設的核心,由英國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推動的歐洲單一市場,甚至讓其內需市場對外資開放。雷根總統(Ronald Reagan)也積極讓充分競爭在美國經濟體系得到廣泛發展。

類似的轉型在今天同樣被需要。自1997年以來,美國產業市場高度集中化提升了2/3。各個產業前四大企業,掌控了每個產業2/3的市場份額。

在一個健康的經濟體,你會希望利益不要過度集中,但相對於GDP,我們卻發現大企業間的資金流動,比過去50年的平均高出76%。在歐洲,即使沒有那麼嚴重,也有類似的趨勢。

自2000年以來,單一產業最大的四家企業,每年在市場份額持續提高3%。在歐美兩大洲,這些壟斷市場的企業,越來越難以被打敗。

既得利益者對於他們認為不值一提的新點子,極盡嘲弄。無論如何,市場的整併變成只集中在幾家大企業之間,他們不認為全球化競爭還有其必要。在各個產業中,交易越來越少,企業卻可以輕而易舉獲得高報酬。

我們估計全球不正常獲利高達6,600億美元,其中2/3發生在美國,另外1/3發生在科技公司。Google 和Facebook借由提供受歡迎的服務,幾乎不花成本就從消費者口袋賺取了收入。

股票市場給予那些善於掌握用戶的新進者,比如Netflix以及Amazon更高的估值,就好像他們很快也將成為獨占企業一樣。越來越強的市場影響力,有助解釋幾個經濟迷思。

首先,借由低利率,企業將它們豐厚獲利的一部分拿出來再投資,這讓新進者很難切入市場。另外,寡頭定價更已經允許強勢企業吃掉薪資購買力。第三個迷思是新進者開始減少,而且成長力也大不如前。

市場影響力應該借由三種方式處理。第一,數據以及IP應該被用於促進創新,而不是拿來阻礙新進者。第二,政府應該撤除新進者障礙,例如非競業條款、職業執照要求,以及那些由公關公司推動的複雜規則。在美國有20%的工作,必須有執照才能從事,在1850年代只有5%。第三,反壟斷法應該修正得更適合21世紀。

美國的監管者必須更有力量,必須讓科技公司發現,消滅它的潛在對手越來越難,不可以允許像Facebook在2012年併購Instagram,及2014年並購WhatsApp那麼容易。

最後一段提到:這些改變沒有辦法解決每個問題,但如果能夠將美國企業獲利,推回曾經的歷史水平,私人企業工作人員就會受惠,實質工資也可以提升6%。消費者還會擁有更多更好的選擇,最後生產力肯定會提高。這或許沒有辦法制止民粹主義,但一個重啓競爭的革命,會讓大眾重新找回對於資本主義的信心。

歐洲版本的封面故事,在緒論第二篇第14頁。大標題:〈Britain and the European Union Into the endgame〉(英國與歐盟的交涉進入尾聲);小標題:「英國議會怎麼權衡脫歐」。

另外在英國板塊的第一篇第55頁,重點陳述了德蕾莎.梅伊(Theresa May)的想法,怎麼激怒了內閣辭職,和議會的協調看起來越來越難。

還有英國板塊最後一篇第58頁的Bagehot白芝霍特專欄,《經濟學人》認為,舉行另外一個針對脫歐的公投,正在凝聚力量,但想找到一個方案去限制住頑固、自甘墮落及古怪的各種族群,非常困難。

總而言之,在英國,《經濟學人》認為脫歐已經進入尾聲,現在一個草擬的分手協議,已經得到英國與歐盟的同意。這促成了幾位內閣的辭職,也讓它看起來要得到議會通過很不容易,經過將近兩年多有關國家利益的爭論,政治人物現在必須盡快決定它的依據所在。

接下來我想談的是緒論第三篇第16頁,及亞洲板塊第一篇第27頁的〈Ageing in Japan〉(日本老齡化);小標題:「日本如何應對平均壽命100歲的社會,安倍晉三一定要在這個百歲老人社會還有償付能力時,更勇敢些。」

文章一開始說,一半以上日本新生的嬰兒,預估壽命可以超過100歲。這個情況會嚇壞三島由紀夫,一個在1970年試圖發動政變,最後切腹自殺的有名作家。

它也會嚇壞現在的一些悲觀論者。他們一直擔憂日本這個國家,由於老齡化以及人口萎縮,有關醫療的負擔將會越來越大,退休機制早晚會破產。很多村落即將空洞化,最後很多老人會找不到年輕人來照顧。

但對大部分人來說,能夠不在太年輕的時候死亡是幸運的。這些多餘的歲月可以用來學習新技能,陪伴心愛的人一起閱讀三島由紀夫充滿血腥的小說等等。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說,他希望他的國家能夠成為如何讓超長壽命安居樂業的典範。他提及「設計出一個100歲生活的社會」。但是安倍晉三如果真的想在他最後三年在任時間達成這個目標,他必須讓他的改革方案比他現在提出來的還要勇敢,才有可能實現。

有三個方式可以做:鼓勵現在還在工作的人,延長工作時間;讓更多女性進入職場;開放外來移民進入日本。

事實上,日本已經在這三方面取得進展。超過65歲卻仍然在工作的人數比例,在G7是最高的;在職場工作的女性比例,已經超越美國;議會已經在討論於2025年前,讓345,000個外國移民進入日本。

這些作為令人感動,但遠遠不夠。如果日本人真的能夠活過100歲,那他們必須70歲才能退休。日本女性的工作往往是那種Part time、收入不高的工作。雖然每年7萬個移民名額聽起來不少,但日本人口每年正以40萬人的速度減少。

安倍晉三應該開放更多移民人數,雖然有些人害怕,這樣會讓社會治安不好,或社會不和諧,但其實沒有證據證明會這樣。還有些人擔心造成日本社會負擔加重,但其實日本移民政策,很少允許沒有工作的人進入。

最後,私人企業應該廢除年資制度,包括那種隨著年資增加工資的方式,以及強制60歲退休年齡的制度。

最後一段提到:一個老齡化社會需要的,不是一個老舊的制度。就像安倍晉三自己也發現,今天日本的老年人走路速度,已經不輸十年前比他們年輕十歲的年輕人。但是面對即將邁入銀髮社會的日本,他的所有動作也必須比他現在的速度還加快推進。

最後一篇我們談談中國經濟,這篇文章在財經板塊第一篇第69頁,大標題:〈Ten-year hangover〉(十年宿醉);小標題:「當中國談論刺激政策時,它說的是什麼,2008年以來的放縱,讓它今天的選擇有其局限。」

文章是這樣開始的,中國最大房地產巨頭恆大的發展,可以分兩個階段,許家印剛剛開始時發展很緩慢,而且只專注於南方的廣州市。然後隨著金融危機發生,中國政府於十年前的這個月,端出了巨大的刺激政策,這讓當時的許家印覺得,是一個可以放手一搏的訊號。

今天他的公司恆大,在228個城市擁有項目,去年他完成了可以提供給45萬個家庭居住的樓盤面積,而十年前他一年頂多建築一萬戶左右。如今他買下了足球俱樂部,蓋了主題公園,甚至介入了保險公司經營。

然而擴張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恆大的債務急劇增加達到1000億美元,甚至成為股票市場空頭襲擊對象。許先生為此親上火線,但股市空頭再次發動攻擊。恆大股票今年以來下跌超過1/3。上個月它試圖發行債券,最後還是他自己花費十億美元買單。

以整個中國來看,中國政府2008年為了刺激投資的決定,本身也是一個分水嶺。增長確實重啓,甚至蔓延開來,在金融危機前中國GDP佔全球的6%,今天已經將近16%,然而經濟放慢越來越明顯,整個經濟體變得越來越依賴債務。

在刺激端出屆滿十年之際,中國再度面臨增長放慢,這從最近房產銷售的放慢可以看出。政府也開始放話,新一輪刺激政策即將出台,但2008年的放縱,限制了今天的出手,中國知道它已經無力再放手大幹。

中國的債務增長驚人,已從2008年佔GDP的150%,升到今天的超過250%。雖然其中有些和恆大一樣,可以借由資金輕易獲利,但更多的處於苦苦掙扎中。結果就是,刺激政策已經變成決策圈中的一個暗淡字眼。

李克強就堅決拒絕看見諸如大規模灌溉式的刺激用法,在過去幾年,政府已經想方設法處理紊亂的情況,包括減慢債務激增,關閉影子銀行,以及遏止過剩產能。

但有效解決潛在金融危機的最好時機,往往是在經濟增長強勁的時候。最近幾個月增長確實不好,由於投資放慢以及貿易戰爭,逆風越來越強。

今年的企業債務違約已經達到100億美元,這是一個新高。市場預期還會更糟糕:對於中國企業的高收益債券發行者而言,這個數字已經翻倍達到11%。恆大十月發行的債券利率就是13.75%。

麥格理權證(Macquarie Securities)的經濟學家Larry Hu,把中國政策分成三部分看待:首先會有微調以及鴿派言論出現;接著會有直接做法出籠,例如降利率;第三,則會出現全面支持,譬如基礎建設支出大舉公布。

胡先生承認現在的中國位於第一以及第二階段之間,這有利於股票市場,但對停止經濟下滑則是不夠的。

中國能不能發現一個方式,既促進了增長,又可以避免再次使用和舉債有關的刺激方案?《經濟學人》認為,央行可以降低自2015年以來,就未曾改變的基準利率。

財政部可以大規模減稅,尤其是針對企業,這可以讓企業借貸行為變得比較安全,又可以讓政府借由舉債支付基礎建設,而不再是依靠影子銀行。這也可以讓習近平有比較寬裕的操作空間,來進行國有企業改革,更可以讓民營企業願意投資諸如能源或金融這些產業。

最後一段提到:但中國有一件事情一定要設法避免,那就是明顯改變或放鬆對於房地產市場的限制政策。習近平已經多次強調,房子是用來住的,而不是拿來投機的。

嚴格的限購政策已經冷卻市場,讓購房停止及房地產開發商槓桿降低。就算許家印很生氣,他也不會顯露出來,在今年的一場演講中,他就把恆大的成功歸功於政府政策。作為長期政策的受益者,他知道他不可以引起爭議。

以上就是這一期《經濟學人》內容的部分分享。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