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媒體的變局與心魔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邱立本香港 > 全球媒體的變局與心魔
《2018第十屆星雲真善美傳播獎》 全球媒體的變局與心魔 發文時間: 2018/12/3   文 / 邱立本香港 瀏覽數 / 7,850+

全球媒體正面對一個從來未見的變局。隨著社交媒體的興起,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一個自媒體,新聞自由看似上升到歷史的新高峰,眾聲喧嘩,似乎每個人都可以發出聲音,也可以對權力者嗆聲。很多人覺得網路變成「解放」的平台,讓昔日的「無權者」充權(Enpowerment),從社會的邊緣位置站到到舞台的中央。

但也出現一大堆假新聞,很多似是而非或完全捏造的資訊,也在網路上流行,甚至有不少網路霸凌事件,被欺負者無處申訴。網路上充斥著很多的新聞,但劣幣驅逐良幣,造成真的新聞反而失去了公信力,陷入一片混沌模糊的狀態。

這也是網路資訊的負面發展。在一個號稱「去中心化」的生態圈中,真假莫辨,反而形成一個沒有可信度的世界。誰都可以自稱為新聞記者,看似是平等主義,偶爾有人洩露一些「八卦」與祕聞,但也充斥著大量的虛假與臆測的資訊,將真正的資訊「稀釋」了。受眾似乎比以前擁有更多的資訊,但卻其實獲得更少的真相,「更多就是更少」(More is less)陷入了「資訊結構的悖論」(Paradoxof Information Structure)。

為何如此?因為網路上的資訊變得碎片化,一些消息都是零零碎碎,也許部分是事實,但卻無法呈現全面的真相。美國《時代雜誌》的創辦人魯斯(Henry Luce)就說過:「事實不是真相。」這就像中國成語「瞎子摸象」所說的,你摸到的象鼻或象腿都是事實,但卻不是事實的全部,也當然不是全面的「真相」。

也就是在「真相稀缺」的情況下,社會容易被激進化(Radicalization),陷入前所未有的分化,不同政治光譜趨於兩極化,極右與極左對立。網民都生活在自己的「同溫層」裡,相互抱團取暖,中道力量愈來愈少,極端勢力愈來愈多。

如果說民主開放社會的理想狀態,是一個「橄欖球」,中間的力量最多,極端的力量都很少,這才是穩定的狀態;但如今剛好相反,社會變成了一個「啞鈴」,中間的力量變得很少,兩邊的極端力量卻愈來愈大,社會也變得愈來愈不穩定。

美國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支持川普總統的共和黨激進勢力與反對川普總統的民主黨的激進勢力,近年都在上升,美國政治傳統上的中間力量都在萎縮。兩黨長期以來的共識都消失殆盡,政治的博弈變成了一種你死我活的鬥爭,失去了美國過去凝聚不同理念的機制,各方都在彼此猜疑,動輒說對方是「非美國」(Un-American),甚至說對方是「叛國」(Treason)。這也導致美國政治生活的崩壞,讓美國民主成為一個難以持續發展的制度。

解鈴還需繫鈴人,關鍵還是要讓新聞人才「專業回歸」,搶回網路上的制高點,在社交媒體和網路的平台上,發揮「守門人」(Gatekeeper)的角色,查核網路的傳言,辨清真偽,杜絕謠言與網路霸凌,不要讓「吸睛」的假消息「劣幣驅逐良幣」,不要讓主觀的論斷蒙混為客觀的事實。

沒有專業的新聞界,就沒有開放與民主的社會。這是今天全球開放社會面對的巨大挑戰,也是民主世界必須制伏的心魔。

心魔就是缺乏容忍的胸懷,也缺乏「忍受曖昧」的力量,沖一杯「即溶咖啡」,也許帶來某種「立刻滿足」(Instant Gratification),但要喝一杯純正味道的咖啡,必須等待專業新聞工作者的查核,不怕麻煩,要經得起折騰,就像泡一杯義大利的濃黑咖啡(Expresso)那樣,要有耐心,一點一滴,才可以嘗到真相的滋味。

 

2018第十屆星雲真善美傳播獎》專題合輯:

傳播.媒體責任與使命

張作錦/新聞界不能只靠「新聞獎」才進步

黃 年/被台灣媒體辜負的一九八八

思辨.當代危機與挑戰

向熹/當代傳媒人的第三重責任

江才健/一機在手,群龍無首

沈春華/所以,媒體怎麼了?

王結玲/面對媒體型態巨變

黃明堂/讓人難以自拔的「點閱率」

追尋.真善美新未來

陳長文/二○三七年,你我想要什麼樣的媒體?

黃效文/跳脫黨派色彩,走向未來新高度

何培鈞/良善價值,你我一起捍衛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