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媒體型態巨變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王結玲台北 > 面對媒體型態巨變
《2018第十屆星雲真善美傳播獎》 面對媒體型態巨變 發文時間: 2018/12/6   文 / 王結玲台北 瀏覽數 / 20,600+

昔日一大早起床,一定要翻開報紙,看一下今天的重大新聞,現在起床的第一件事則是打開電腦、手機,看一下有什麼推播。這些推播就是我需要知道的新聞嗎?也許很多人都會和我有同樣的疑問。

某日,新聞推播是范冰冰傳被關押—原來這比機師罷工更重要嗎?那時我頓了一下,說服自己──觀眾都認識范冰冰,但並不是每個民眾天天會坐飛機。如果將范冰冰逃稅的新聞回歸到更大的層面,它反映出兩岸影視的潛規則,促使中國嚴查藝人的收入和逃稅等問題,從這個角度來看,它的確兼顧「新聞」的價值。

從以上兩個例子,可以知道,現在的媒體從內容到載具,已產生巨大的變化,新聞的分類再不是制式化規定。對此,我反而覺得只要具有人物的吸引力、對周遭的影響性,就構成一則新聞的重大條件。加上載具多元的傳播,從網紅、YT、臉書到推特,如今消息的傳播只在手指的一滑和按鈕的一推,就無遠弗屆了。

站在二十五年的電視新聞事業上,看盡大環境的改變,從有線電視的開放、SNG的傳播、影像轉化成HD等,到這幾年新媒體和載具的革新,新聞從業人員面對的困境是什麼?是同業都在討論的議題。

在電視新聞觀眾不斷流失的同時,有不少聲浪對電視媒體提出批評,電視新聞只剩下碎片化、三器新聞(意即由網路瀏覽器、行車紀錄器和馬路監視器所組成的新聞),以及一堆來自不同「爆料」社團和PTT的所謂「新聞」,導致觀眾覺得不必看電視新聞,因為那都是別人家的事,與我何關?這又是何等沉重的指責,商業媒體要收視也要收入,觀眾要看什麼?可不可以留住觀眾?這些已成為每家電視台最重要的任務,很多時候,新聞編輯室變成為了「收視」和「數字」而工作的地方,如何將數字和收入結合在一起,這是需要教育。

記者最大的職責是發掘真相,當媒體單位不再逼記者去趕即時,回歸到「跑」新聞,致力找出內幕、監督政府,觀眾自然就會信賴記者;讓記者的專業回到肩負「無冕皇帝」的稱號,讓記者的眼睛和筆帶我們去了解世界,我深信,觀眾自然就會回來。值得信賴的內容,是不倒的堅石,只有保護這塊堅石,才可以讓媒體業再度發光。

至於新聞編輯室內的編輯,則需要有更大的高度與視野,豐富的邏輯力和整合能力,在瞬息萬變的環境內,找出設定議題的能力,為觀眾做第一層把關。編輯的資深程度不能低於記者,否則無從判斷消息的真偽,更何況,在當今假新聞充斥的環境,判斷力是重要的考驗。因此,經驗的傳承是未來重要的關鍵。媒體工作者沒有一天就可以成功的例子,必須用每分、每秒,天天將經驗堆疊起來。

媒體經營者如何培養傳媒的新力軍,也是接下來重要的課題,只有志同道合的一群人,才可以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媒體沒有新與舊之分,只有真與假、對與錯。新的載具考驗資深媒體人判斷內容的深度與速度,這樣一來,在相互刺激的環境內,閱聽人才會有更豐富的訊息。我期待未來的傳媒環境有更多良性競爭,大家一起來比「好」,而不是比「爛」。

「這是個最好的時代,也是個最壞的時代。」

 

2018第十屆星雲真善美傳播獎》專題合輯:

傳播.媒體責任與使命

張作錦/新聞界不能只靠「新聞獎」才進步

黃 年/被台灣媒體辜負的一九八八

思辨.當代危機與挑戰

邱立本/全球媒體的變局與心魔

向熹/當代傳媒人的第三重責任

江才健/一機在手,群龍無首

沈春華/所以,媒體怎麼了?

黃明堂/讓人難以自拔的「點閱率」

追尋.真善美新未來

陳長文/二○三七年,你我想要什麼樣的媒體?

黃效文/跳脫黨派色彩,走向未來新高度

何培鈞/良善價值,你我一起捍衛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