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脫黨派色彩,走向未來新高度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黃效文香港 > 跳脫黨派色彩,走向未來新高度
《2018第十屆星雲真善美傳播獎》 跳脫黨派色彩,走向未來新高度 發文時間: 2018/12/6   文 / 黃效文香港 瀏覽數 / 44,350+

這個月初,也就是八月一日這天,我有幸再次與星雲大師會面。會面前,有人告訴我如今高齡九十一的老法師,由於兩年多前中風動過手術,近來不太跟訪客見面。因此,我前往佛光山時,並未抱著能與他親見的期待與願望。然而,我們最後聊了將近一個鐘頭,我們還一塊兒欣賞了他最近寫的一些書法。

在此,趁著星雲真善美傳播獎十週年的特別時刻,我想對台灣媒體現況做些反思。

我第一回與星雲法師會面的因緣,發生在二○一三年的台北。當時我獲得「華人世界終身成就獎」,是大師親自頒獎給我。此後,我便成了他的朋友與崇拜者。只是我並非信徒,畢竟我從未獻身於任何一個宗教,但我確實尊重、支持所有不搞派系的主流宗教。

我也曾在英國出版一本關於中國伊斯蘭教的書,也曾製作西方傳教士在西藏的記錄。 這包括曾在大陸藏族地區對多個佛教寺廟及尼姑庵做出建築保護,近期更延至印度及不丹喜瑪拉雅山南的寺廟。

那麼,我為什麼覺得自己可以對今日台灣媒體提出一點評論、甚至是批判呢?我大學念新聞出身,此後一直為好幾家跨國媒體集團寫文章,與它們合作。

包括《讀者文摘》、《建築文摘》,有好幾年時間我也在《美國國家地理雜誌》工作,另外如CNN、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等等,主流、小眾的廣播或出版媒體皆有。多年來,我已經出版大概二十本書,其中許多本是在台灣出版。

我也曾經與台灣出版發行界的標竿人物會面,得到他們栽培,像是當時已遲暮的《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先生,以及《中國時報》的余紀忠先生。余老還在自家報紙上,寫過當時擔任總統府秘書長的蔣彥士博士,是如何親自介紹我倆認識的。雖然余老這麼說,但其實是李國鼎博士介紹我的。總之,我跟國際上以及台灣過往的媒體界確實有些淵源。

一九六○年代末至七○年代初,我在美國讀新聞。我們學到媒體的使命與角色,是要為公眾提供資訊。在媒體的幾種分支—印刷、廣播與電視中,新聞報紙當時算是主流。

當時在美國,時事占的比重遠大於娛樂或運動消息。商業新聞擺在後面的版次,會翻來讀的人少之又少。影響力很大的輿論,則泰半屬於社論與專欄作家的活動領域。我在美國中西部念書,廣播則是當地的霸主。電視不過是我們新聞學校所開的選修課而已。今天,情況已大大不同。

如今,媒體業者為非此即彼的政治陣營背書,而媒體圈—包括台灣在內,甚至可以說台灣尤其如此—就成了這些業主的戰場。眼下恐怕也沒有第三條路。讀者或聽眾、觀眾完全順著這種政治分界線來貼顏色標籤—以台灣來說,就只有兩種顏色。

假如一位報導者(reporter)或新聞工作者(journalist)為其中一個陣營服務,他的內心也就染上該陣營的色彩,攻擊或削弱敵對陣營就是他最主要的任務。兩陣營對於是非善惡不會有共識。

另一方永遠都是「錯的」,必須加以駁斥、不予理會,甚至極盡抹黑之能事。從一九七四年以來,我一直在中國大陸裡裡外外活動。直到近十年,我的工作才擴展到許多東南亞國家,台灣也包括在內。人在中國時,我很清楚中國的媒體是為黨與民族利益服務,對於核實與平衡報導著墨不多。這種做法很明目張膽,但我們也接受。因為我們這些人還想留在現場,做出一些有價值的成果,於是就在我們的能力範圍內、在那樣的框架下努力。

心裡懷抱著這種想法、有媒體背景的工作者(包括我在內),對「民主」台灣的期待也就更多,特別是台灣的媒體職能。但媒體偏偏從為「使公眾知」的使命,變成黨同伐異的政治工具,不只俯就於攻擊別人,有時甚至用以報復。

這種態度與行為無益於台灣的和平未來,不應鼓勵。有這種問題的不單是一家報紙或一家電視台,而是大多數、甚或是全部媒體。我從旅館提供或是友人朋友家裡的報紙,就能了解這間旅館或這位朋友屬於哪個陣營。在美國,訂閱《紐約時報》或《華爾街日報》,並不意味著此人屬意民主黨或是共和黨。但對於此事的嚴重性,台灣媒體有些在乎,有些則不在乎。

或許有一天,一個人的政治「色彩」(例如某些國家的種族、思想)以及他或她訂閱的媒體,將會超越無謂的政爭,帶領所有台灣人走向未來的新高度。而這種願景也應該超脫於宗教派系。如果特定的政治色彩只跟特定教派、甚至是特定宗教聯手,那可是相當遺憾的事。以佛教與其他宗教為例,宗派的界線不該由顏色決定,管它是綠、是藍,還是粉紅。

最後,我想在文末向星雲大師致敬。他的智慧泰半是透過他的著述所傳遞,其中更有放諸四海皆準、歷久彌新的豐富內容。當然,裡面也有許多教誨是以台灣或中國為出發點。我想藉著星雲真善美傳播獎十週年慶的機會,祝願大師的訓誨能在下一代人身上繼續。(馮奕達譯)

 

2018第十屆星雲真善美傳播獎》專題合輯:

傳播.媒體責任與使命

張作錦/新聞界不能只靠「新聞獎」才進步

黃 年/被台灣媒體辜負的一九八八

思辨.當代危機與挑戰

邱立本/全球媒體的變局與心魔

向熹/當代傳媒人的第三重責任

江才健/一機在手,群龍無首

沈春華/所以,媒體怎麼了?

王結玲/面對媒體型態巨變

黃明堂/讓人難以自拔的「點閱率」

追尋.真善美新未來

陳長文/二○三七年,你我想要什麼樣的媒體?

何培鈞/良善價值,你我一起捍衛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