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可以不悲哀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蘇起台北 > 台灣可以不悲哀
台灣可以不悲哀 發文時間: 2018/12/4   文 / 蘇起台北 瀏覽數 / 24,850+

川普和習近平原定11月29日、G20峰會登場前一天舉行會談,但在川普要求下,「川習會」改期,並從單純會議升級至「會議+晚宴」,可望減緩兩國因南海、台灣、新疆等議題而引發的緊張情勢。

隨著美中競爭態勢日益明顯,台海與南海兩個引爆點愈來愈受世人關注。台灣除了地緣價值外,更背負了大陸民眾幾世紀的情感,因此危險性最大。至今蔡政府不但沒有像日韓菲那樣做出務實調整,反而一再強調「勇敢堅定」,「千萬不要小看總統的意志力」。顯然其中蘊含難以動搖的信仰。那是什麼?

一個最可能來源就是一九九四年李登輝總統向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吐露的「台灣人的悲哀」。他後來解釋說,台灣人的悲哀就是,「無法度行家己的路(無法走自己的路),開創自己命運」。

李先生吐露心聲時間點,台灣剛好處在幾百年來最輝煌的狀態。小小台灣的經濟總量居然是整個中國大陸的三分之一強。除積極實行民主轉型,台灣還在外部推動兩岸和解與務實外交,不僅廣受國際讚譽,也贏得大陸民眾的善意。

可惜他和他的接棒人雖有理想與信心,卻也有兩個嚴重盲點。一是國際政治的殘酷本質;二是台灣民眾的務實性格。他們以為透過「認同」強化與「公投」程序就可完成台灣獨立。這不僅誤判大陸及台灣民意,也不了解國際政治的基本原理。

國際政治從來就非常殘酷,一切憑實力講話,不可能允許「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任性。三年前希臘債臺高築,卻拒絕歐盟債權方所提緊縮財政要求,並以全民公投支撐其正當性。最後歐盟堅持,希臘摸摸鼻子不得不接受,公投也白投。

烏克蘭情況與台灣更像。曾經是蘇聯成員的烏克蘭在蘇聯崩潰後希望脫俄入歐。但四千萬人口的烏克蘭無論歷史、地理、政治或經濟都與俄國極接近,人口近兩成還是俄羅斯人。時任總統的老布希因此在烏克蘭國會演講時,勸告烏克蘭不要追求「自殺式的民族主義」。

四年前,親歐烏克蘭群眾誤以為可得到美歐支持,藉「廣場事件」趕走親俄的民選總統。俄國普亭總統立即斷然併吞克米里亞半島。親俄的烏克蘭東部與南部省分也宣布脫離烏克蘭。美國與歐盟卻始終按兵不動,任由烏克蘭為自己理想及誤判付出國家分裂慘痛代價並流血至今。如果命運由國際權力平衡決定就算「悲哀」,那麼大多數國家都逃不掉這「悲哀」。

雖然如此,如果掌握時勢且操作得宜,「棋子」確實偶爾也可以像蔡總統所說成為「棋手」。筆者曾著書詳述李陳馬三位總統曾經如何「一條尾巴搖兩隻狗」。

其中馬政府翻轉國際實力原則經驗最突出。由於兩岸關係與美台關係同時改善,所以馬政府一反往例,居然能夠敦請前任副總統出席重大國際活動;派遣軍用運輸機跳島跨越好幾座美軍太平洋基地,經過洛杉磯,把救災物資送到遭地震摧殘友邦海地;維持「外交休兵」卻又在日本北海道設處;舉行「馬習會」等等。

反觀自栩為「棋手」的蔡總統,迄今沒有任何實質重大突破。親綠媒體炒作的高層互訪、陸戰隊駐台、航母泊高雄、台海演習等,都不了了之。最糟的是,蔡政府把自己變成一張「台灣牌」後,台灣就從左右逢源的「尾巴搖狗」淪落為兩隻狗爭搶的那根骨頭,必須時刻提心吊膽,觀察美國有否善意,大陸有否耐心。這豈不是回到悲哀的從前?

李蔡的國內盲點亦然。台灣民眾其實一向比較務實彈性,了解台灣不能只依賴主觀的理想及信心,而必須順應客觀情勢,尋求最好的平衡點。正因如此,民眾安全感越強時,台獨支持度越高;安全感越弱時,台獨傾向越低。

李蔡最失算的是,在「兩國論」啟動後的廿年,台灣的經濟受政治拖累而急速衰退,成長率不僅低於世界平均數及東南亞各國,還被一個個大陸省分超過。據估計,二○二○年台灣經濟總量可能落後八個省之多;後視鏡中還將看到,台灣先民為追求更好生活而離開的老家福建省快步追上。

當台灣發現自己「經濟奇蹟」一場,最後回到等同福建省;「民主化」一場,卻逃脫不了大國主宰前途宿命。那才是真正「台灣人的悲哀」。為台灣蒼生計,主政者何必堅持自己唐吉軻德式的信仰?

(作者為台北論壇董事長、國安會前秘書長) 

(原文刊載於2018年11月6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