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誕特刊2:2018年回顧/中美軍事、貿易的對峙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耶誕特刊2:2018年回顧/中美軍事、貿易的對峙
解析《經濟學人》 耶誕特刊2:2018年回顧/中美軍事、貿易的對峙 發文時間: 2019/1/2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1,400+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2018/12/22出刊的耶誕雙週刊第二部分內容。

首先,這次的封面設計非常中國,我們看見《經濟學人》借由一個藍白相間的青花瓷鼻煙壺,表達了對2018年的回顧。瓷器上面有個古代裝扮的中國仕女,執筆作畫,畫的是對面一隻振翅欲飛的鶴,似乎象徵著今年無比自我膨脹的中國。

另外,不遠處有座以音符裝飾的拱橋,上面有個緩步而行的中世紀穿著的背影,我知道那是特刊中的十七世紀作曲家威廉.拜爾德(William Byrd),遠方有一個用日本紙折成的船隻,還有一個努力游泳的人,及站在河對岸的鴯鶓,突兀而不協調的出現,其實這些都是這期雙週刊18篇文章部分內容所在。

另外,由於中美兩強在2018年的翻雲覆雨,本期用了四篇文章深入分析。除了中美兩國在軍事以及貿易對峙的三篇,還用殺雞儆猴的Killing the chicken為標題,諷刺了倒楣鬼加拿大一番。

讓我們先從這一期的18篇內容開始。認真說起來,每篇文章都帶有些許隱喻的味道,不容易閱讀。我會從我的角度,把18篇文章切割成為三大部分,分別取名「過去的理解、現在的狀況,以及未來的隱喻」來分段解讀。

讓我們先從第一部分的六篇文章開始,文章位在第21-39頁,我感覺《經濟學人》是借由過去數十年全球最有影響力的中國、美國及日本文化,帶我們進入主題,希望我們反思過去、看看現在並思考未來。

第一篇從21頁開始,大標題:Made of China (中國做的);小標題:精緻的瓷器。內容說瓷器最近價格開始上漲,而傳統工藝結合現代創新,正讓全球藝術買家回頭。這篇文章我覺得經濟學人是想借由中國瓷器的歷史、發展以及現代工藝的演進,帶我們一覽過去數十年中國的改革開放進程。

文章裡面除了介紹中國瓷器的典故,當然也提及了最有名的江西景德鎮的故事。整篇文章我最喜歡最後一段的這句話:transfer of knowledge continues.(知識的轉移仍然會繼續)。

第二篇文章位在第25頁,大標題:The making of Americans(美國人的形成);小標題:紐約第二大的皇后區,其特有的多元化被定義為由雪、水、鳥,以及人的流入而形成。

從標題就知道,這篇文章主旨在帶我們認識美國的多元文化,我相信到過皇后區南邊Richmond Hill上pocket park 的人,都會心有戚戚焉。

第28頁的第三篇,談的則是日本的摺紙技術。文章內容告訴我們,摺紙如同擴展的翅膀,可以借由數學以及機械工程,讓它從孩子的玩具變成太空艙,所以摺紙讓我們去思考所有可以折疊的東西,我們思想越放開,它可以應用的領域就會越多。

第30頁的第四篇,談的則是贊助如何影響著藝術家現在的發展,眾籌平台以及新形態藝術,讓這些曾經是皇室禮物的藝術品,任由千禧世代用不同付款方式改變了它們。

第33頁更有意思,《經濟學人》寫到,為了紀念75年以來的挪威英雄主義,有五個老兵跟隨著納粹曾經的腳步,重走一次曾經的路徑,重溫已經失去的所有。

我最喜歡第一部分的最後一篇,它在第39頁,《經濟學人》告訴我們,聖歌其實可以觸及很多宗教、政治與道德的深處。譬如文藝復興時期的作曲大師威廉.拜爾德,特別有名的作品是1592-93年的四聲彌撒,它沒有封面,隱藏著自己而低調,而且不適合公開演唱。

《經濟學人》認為羅馬天主教時代,社會特別的不和諧,所以拜爾德在他的音樂中引進了不和諧曲調,但在反覆的傾聽後,你會發現社會更加不和諧了,這不正是在隱喻混亂難解的全球情勢嗎?

文章最後說到,和平總是受人歡迎,而在音樂中它如同信念,如果不是政治影響,天主教其實是值得終身信仰的。讀文至此,我也明白了《經濟學人》為什麼會在封面的拱橋上,放上了拜爾德的背影。

第二部分談的是現在的狀況,文章從第55頁到72頁。第一篇談及互聯網社群媒體的無處不在,以及大數據的建立,讓建立ID變成一個活躍、危險,卻一直變化的事情,但政府曾經可以用來管理人民身份的力量,可能越來越弱。

第61頁的第二篇談到俄羅斯,以普京鬥倒政敵Alexander Shestun並加以監禁,提醒我們俄羅斯的神祕可怕。

65頁的第三篇,《經濟學人》以米勒最有名的畫作「拾穗」告訴我們,撿拾在現代社會的回歸,這個古老的方式,或許可以緩解現在全球因為浪費而遭致的另一種飢餓。

第四篇在第68頁,《經濟學人》帶我們回顧了自己過去175年曾經寫了什麼,未來《經濟學人》又準備怎麼寫?《經濟學人》以175 年以來,文章中提到的名人次數,用泡泡愈大表明當年提到的次數越多,來自我反思。

第五篇第70頁則非常有趣,《經濟學人》嘗試用拉鍊這個發展緩慢,但幾近完美的發明告訴我們,雖然拉鍊不是多麼偉大的發明,但它成功讓很難的東西變得容易,而且它還把全世界緊緊連接在一起。第72頁的最後一篇,就是每年都有的耶誕猜謎。

屬於未來隱喻的第三部分是從95-109頁,其中第一篇《經濟學人》挑出了八個過去十年,他們認為最好的年輕經濟學家,還提到他們大部分都想改變世界,而不是繼續摸索。

文章內容說,《經濟學人》到處諮詢,想要從專業人士那裡找到推薦。最後總算從年輕學者那裡蒐集到了60個名字,加以分析過濾後,剩下了八個可以代表未來準則的人選:包括哈佛大學的Ms Dell、Isaiah Andrews、Nathaniel Hendren and Stefanie Stantcheva;麻省理工學院的Parag Pathak and Heidi Williams;柏克萊大學的Emi Nakamura;芝加哥大學的Amir Sufi。

把他們放在一起,你會發現他們都同時具備了聰明的經驗主義,以及嚴肅的權威代表。他們代表了經濟學界的正確方向,以及美國一流大學的善於挖掘精英。

第99頁的第二篇談多種感覺的建築,則告訴我們,全球越來越多給盲人與聽障的建築物,設計師正在適應更多屬於感官體驗的設計。

101頁的第三篇談的是一個沒有小腦的小孩子Ethan,家裡發現 了如何借由大家分工,來補足這個小孩的缺失,借此告訴我們全球整合與分工合作的重要性。

第四篇在第105頁,談及德州鴯鶓泡沫。文章說如果鬱金香有六英尺高,還可以以每小時50公里奔跑,整個情況將更難想像。確實,2013年的5年之前,在暴利的驅動下,印度農民跟風養殖澳大利亞鴕鳥鴯鶓,導致了供嚴重大於求,養殖業泡沫破滅,農民損失慘重。唉!泡沫到處都有,只是不同的時間,在不同的地方發生罷了。

第107頁談的則是日本《源氏物語》作者紫式部,《經濟學人》想通過中世紀長篇小說《源氏物語》,帶我們一窺現代年輕男女的愛情生活,讀來也是非常有意思。

第109頁的最後一篇我也很喜歡,《經濟學人》用「Wild swimming野生游泳」,提醒我們好好思考最近在英國流行的,在各地河流、湖泊及池塘的野生游泳方式,或許這種另類發現自己的運動,正提醒我們如何在這個最亂的時代,找回及治療好自己。

再過來我想談談《經濟學人》在這期內容中的另一個重點,那就是在緒論及中國板塊談到的中美軍事對峙。它在緒論第三篇第12頁,大標題:Military misunderstandings (國防誤解);小標題:比中美貿易更令人擔心的事情,雙方軍事力量的更好溝通,有助於避免擦槍走火。

另外在中國板塊第一篇第47頁,還有一篇補充文章,大標題:Parleying with the PLA(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和談);小標題:美國與中國軍隊努力學會如何對話,一個大問題在於中國沒有意願卸下心防。

文章一開始說,雖然美中雙方軍事溝通,還是以傳真機的方式為主,但現在看起來還是冷靜自制的。採用這種過時的科技產品,表示雙方仍然缺乏有效溝通。這兩個巨頭都在西太平洋海域爭取空間,他們的軍艦及噴射機常常擦身而過。

沒有人希望戰爭,但中國希望美國不要處處進逼。不論在海上或空中,隨時可以被點燃衝突,任何的傷亡都會讓民族主義者借題發揮,而且讓官員神經緊張,錯誤的回應更是可能隨時引來災難。

所以雙方隨時都有可能因為一方的動作而產生誤解。中國與美國的關係已經因為貿易而卡住,所以怎麼降低這種冷戰狀態,但隨時會擦槍走火的風險,就變得只是基本常識。

美國與中國官員都必須更瞭解對方。雙方學術的交流、海港互訪或是高層對話,已經多年,但彼此認知差距仍然巨大,大部分交流都是形式上的。

美國官員通常形容和他們對話的中國人是「barbarian handlers」(操控野蠻者):訓練有素,滿口英文的聰明政治精英,衣著得體,美國人常常被他們導向空談,他們寧願談論功夫片也不願意深入對話。

他們對於這類接觸,感覺浪費時間,完全得不到對於中國意圖的瞭解,或是有什麼共同合作降低風險的可能。當雙方高層會面,中國更是寧願狠批美國的外交政策,也不願意好好建立彼此互信。

雙方的軍事溝通,其實並不是只有傳真機,十年前他們設立了一隻國防電話專線,最近甚至設立了類似視頻的雙方領導線路。所以問題不在沒有聯繫方式,而是怎麼使用它。美國明確表示,如果風險發生,中國打這個電話他們會接聽,但是他們不確定中國會不會同樣方式回應。

這其中部分問題在於中國軍隊的運作方式。共產黨透過階級安排管理部隊,它的政治委員擁有和指揮官一樣指揮軍隊的權力。尤其在更高層次,必須透過委員會方式運作。但那也不是他們不接電話的原因,交換意見並不表示能夠防止風險,但確實可以降低因為誤解而產生的風險。

五角大廈官員說,中國已經讓他們的軍機配置核彈,這讓中國可以用組合的方式,從地上、海上、空中發射核彈系統。但雙方已經超過十年沒有舉行核彈相關對話,即使當年的蘇聯發射核彈,都會事先提出警告,但中國拒絕這種有利雙方信心建立的方式,雖然飛彈的重要性對於雙方日益重要。

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十一月份拜訪華盛頓DC時表示,雙方應該加強溝通。中國能夠承認這個事情是件好事,但中國常常會讓一些不相干的事情,阻撓軍事接觸的機會。2018年,它就曾經取消雙方軍事官員剛剛開始萌芽的多方高層對話。對全球和平而言,冷戰以來兩個積極建立國防的國家需要對話,而且從來沒有像現在對全世界這麼重要。

無獨有偶,在財經板塊第一篇第91頁,還有一篇再度解讀中美貿易的財經分析做搭配,大標題:The trade war(貿易戰爭);小標題:和平契機,中國積極爭取和美國貿易休兵的可能性。

文章開始就說,他們的用字是被指導過的,他們的語調是平板無趣的。在政治局討論2019年的經濟會議上,中國的領導人承認,他們應該準備遇見困難,但必須維穩。這和一年前的同樣會議截然不同,當時的會議流露出信心,結論認為中國是世界經濟的引擎,擁有一個新層次的力量。

這個緊張及轉趨內向的變化,可以解釋為什麼經過一年和美國的針鋒相對後,中國已經決定盡快結束這場貿易爭戰。這個論點在北京被廣泛提及,美國將在關稅壁壘上打持久戰,這將讓中國在前線損失慘重。

樂觀者本來以為,中國可以在兩個方面與其抗爭,包括一方面馴服沉重的債務負擔,以及和美國開戰,現在看起來已經不大可能。分析師已經在爭論,中國政府會不會再次提出財政刺激方案。

所以中國一年前那種大搖大擺的模樣,已經被最近的求和信號所取代。現在最急迫的事情就是,持續川普與習近平在阿根廷G20談話後,可能的貿易休兵。他們必須在1/3前達成協議,否則雙方的關稅戰隨時可能開打。

中國的和平訴求已經開始出台,中國政府在過去兩週動作頻頻,他們開始買入美國大豆,宣布了降低汽車進口關稅,以及擴大工業政策措施,以平息國外疑慮。這是有史以來,中國對美國貿易最明確的回應,但是不是能夠讓川普滿足,則是另一回事。

中國也已經學到,川普是一個難以捉摸的好戰分子,隨時會毀掉兩個政府部門的協議。

這些做法只不過讓雙方關係回到一年前,但要有實質上的改變非常困難。具體還是需要從它的經濟模式改變開始,例如不再補貼國有企業。

所以關鍵就在於,中國能夠實現什麼?降低汽車關稅及購買更多大豆顯然不夠。中國的談判代表關注兩件事情,第一個,他們正在拋棄「Made in China 2025」這是中國成為製造強國的藍圖。中國官員已經開始低調把它形容為模糊帶有激勵的文件。

第二,中國政府希望顯示出,外資企業可以公平競爭。中國的經濟談判領導劉鶴,就要求央行頒布指導大綱,說明競爭中立的可能性。

特斯拉已經成為第一個擁有全資製造資格的外資企業;UBS瑞士銀行已經成為第一個控股的外資銀行;ExxonMobil很快會成為全資的外資石油公司。中國也開始出版嚴肅的智慧財產法規。

要完全讓美國談判代表滿意非常困難,中國必須證明這不是表面的改變,而是經濟體系改革,國有企業不會再擁有至高的力量。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12/18 中國慶祝毛澤東之後進行的改革開放四十週年紀念,有些人希望習近平利用這個場合,進行勇敢的改革工作。但在人民大會堂的演講中,習近平只提及了中國走得這麼遠,都是因為共產黨的領導。即使過去幾個月很辛苦,表面的壓制也不會磨滅過去四十年的成功,看來共產黨既不情願也不願意,拋棄或改變曾經有的勝利方程式。

以上就是本週耶誕特刊內容的第二部分分享,祝大家新年快樂,我們下週見。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9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