綻放的人生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劉 軒台北 > 綻放的人生
綻放的人生 發文時間: 2019/1/4   文 / 劉 軒台北 瀏覽數 / 50,950+

今天我想跟各位談談「幸福」這件事。

幸福,是什麼呢?我在最近的一場演講中問了觀眾們,有幾個人回應:

有人說:可以發自內心的微笑

有人說:吃得下,睡得著。

有人說:孩子回家的時候。

有人說: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完成的時候就很幸福。

更有人說:可以從容的過生活就很幸福。

我覺得大家都講得太好了!幸福,其實可以很簡單。

不過,我們也經常會聽到人說:「哎呀,只要我把該做的事情做完、小孩子不要鬧、先生不要太晚回家,就算幸福了。」或是說:「當我把生活收入給穩定了」、「當我賺夠了錢」、「當我有房有車」,這就幸福了吧!

讓我們把「幸福」這個詞拆開來,看字解詞吧!「幸」是幸運的幸,「福」是福氣的福,幸運是運氣好。福這個字的左邊部首是「神明」,右邊則是一口田。有神明照顧,有自己的田地,這就算是福。

所以也難怪,我們華人是很會存錢的。許多人賺了十塊錢,可能有九塊都想存起來,因為這樣就能有備無患。有備無患,以防萬一,能夠有安全感,這就是中國式的幸福。

但這就是真的幸福嗎?有多少人存錢一輩子,住在豪宅裡,卻一點也不快樂。不快樂的福,算是真的福嗎?

在另外一個角度,我們有西方的觀念。

查「幸福」這二字,中英辭典裡出現的會是「Happiness」──快樂,這是個感覺,這個感覺來自於什麼?什麼時候快樂我們很難說,但快樂來了就是會感覺很快樂。

二百多年前,當美國在寫獨立宣言時,裡面就有這麼一句:「每個人都有一些不可異議的基本人權,這些人權包括了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快樂的權利(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也就是我們說美國人的精神文化,是建立在這個基本觀念上,所以如果今天沒有傷害到任何人,沒有犯法,只要我高興,為何不可?

所以我們有華人角度:存錢、存錢、存錢來以防萬一。當你無後顧之憂的時候,就應當感到幸福。另一邊,我們則有美國人的觀念:賺到錢的時候馬上去消費,馬上去過自己想要過的生活,讓自己開心。

兩個不同的觀念,當然這都是把觀念極端化,其實不少西方人也有東方的特質,我們也會有西方的特質,但大致來說,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態度上的差異。

但問題是,我們很容易在這兩種模式中,落入一個消費性文化。

之前我看過一個四格漫畫:有一群老鼠在迷宮裡追尋「出口」,也就是「幸福」。第一格上標示著「WORK HARDER」想要快樂就要努力工作,於是老鼠們就往那個轉角過去了;第二格上標示著「EARN MORE MONEY」要賺更多的錢;第三格「BUY MORE THINGS」買更多的東西;第四格「KEEP GOING」繼續跑。於是,這群老鼠就一直在那裡轉、轉、轉,不停地跑。

有很多人也是一樣,在這樣的迴路裡,一直不斷的被告知:幸福馬上就到了,你現在辛苦一點、好好唸書、有個好的工作、賺很多錢……以後就會幸福了,但卻是無止盡的KEEP GOING。

我覺得真正的幸福,或許不是這樣來尋找的。

兩千多年前在古希臘,那時候人們已經在探討人生要追求的是什麼?什麼是幸福呢?

亞里斯多德和柏拉圖在大量思辯之後,得到一個結論,說人應該去追求的最好的一種幸福,叫做eudaemonia,大致的意思是,一個「有好的精神照顧的生活」。不過,這個精神是什麼?照顧的是誰?你是照顧者?還是被照顧者?這裡面就有很多解讀的空間。

後來古希臘的哲學在羅馬帝國的興衰後有了斷層,到了21世紀,倒是又被拿出來討論。

於是,我們現在有了Positive Psychology,也就是積極心理學,又稱為正向心理學,定義就是The scientific study of human flourishing,以科學的方法研究人類的「綻放人生」,我希望各位今天以後去想像幸福時,可以保持這樣的意向,想像一朵綻放的花朵,這就是我們希望透過研究去找到答案的。

馬丁·賽里格曼(Martin Seligman)博士是積極心理學之父,他有長達四十年的研究經驗,研究各種幸福的東西,他想要去改變心理學的惡習,有一回和孫女在家裡的庭園裡拔草,孫女問他為什麼要拔草?他回答說:「因為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事,如果我們想要有個好花園。」他孫女回了一句話:「你可以拔除所有的雜草,但還不一定會有個花園!」這句話點醒了他,他發現,心理學就是會有這個問題:我們可以想辦法解除所有的症狀和毛病,但沒有真正去找到什麼事情會幫助人們快樂呀!

多年的研究之後,這些積極心理學者現在深信:真正的幸福,不是去除所有的問題,也不是搜刮名利,而是能夠持續的進行有意義的,能讓自己覺得有價值的,對身邊的人和社會有貢獻的人生。照顧別人,也照顧自己,這樣的生活,最容易獲得幸福感。

這裡面有服務,有犧牲,也有享樂。最重要的是,這個「幸福」就如同希臘哲學家的eudaemonia,是一個「照顧」,它是一個行為,而不是一個達到了就可以休息的目標。

我希望和分大家享這個概念,並邀請大家一起問自己:「在2019年,我可以做什麼,是能夠對自己有意義、能讓自己覺得有價值、對身邊的人和社會有貢獻、也讓自己開心的事情?」

照顧好別人,也照顧好自己,幸福感,也就會自然的伴隨而來。

祝福各位,2019年新年幸福、有好精神照顧、讓我們一起實現綻放的人生!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9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