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亂局的根源/押注中國壞帳的投資機會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英國脫歐亂局的根源/押注中國壞帳的投資機會
解析《經濟學人》 英國脫歐亂局的根源/押注中國壞帳的投資機會 發文時間: 2019/1/23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7,250+

這期(2019/1/19)《經濟學人》的封面設計,鎖定在1858年建造於泰晤士河邊、英國國會大樓西北邊,那個名聞遐邇的大笨鐘。在黑白照片的熟悉剪影裡,我們看見《經濟學人》從整排建築物中間硬生生的撕裂了一個鮮紅口子,上面有一排黑色大字:The mother of all messes(所有亂局的根源)。

《經濟學人》帶我們重新盤點了英國在脫歐問題上,表現出來的那種失去期待的亂局。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在被國會明確拒絕後,仍然在想方設法推進她支持的脫歐版本。

但歐盟看起來已經無意和英國重啓新的談判,如果雙方不能在3月29日前達成協議,英國很可能會在沒有協議之下,從歐盟黯然退場。情況其實已經越來越清楚,那就是英國人民必須自己借由第二次公投作出決定。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經濟學人》共用三篇文章探討了脫歐議題,緒論這篇在第11頁,大標題:〈The mother of all messes〉(紊亂的根源);小標題:「國會拒絕脫歐協議已經造成一個危機,解決問題需要時間以及第二次公投。」

另外在英國板塊第一篇第53頁,及第58頁的Bagehot專欄,《經濟學人》分別還探討了梅伊的國會,對於她的政黨及英國民主提出的質疑,也提醒了我們英國政黨可能重新洗牌,甚至重複1850年代的亂局。

緒論文章一開始說到,在現代英國政府的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計劃像脫歐協議一樣,被國會在1月15日這樣丟出國會大樓。梅伊在任期中,花了兩年時間和歐盟協商得來的這個脫歐版本,在經過了五天的辯論後,被以432票對202票否決了。更可怕的是,連保守黨的議員都投票反對她。

國會的基礎正在遭受所有憲法危機之亂。三年前,這個國家有史以來最大的公投,決定脫離歐盟,然而由他們投票選出的議會,今天竟然否決了脫歐的協議。但歐盟已經沒有意願重啓協商,這個首相仍然在戮力以為,但如果在3月29日之前不能解決,英國將在沒有協議的情況下離開歐盟。

為了避免這個災難,英國應該設法向歐盟爭取更多的時間。但即使真的還有時間,這些議員也很難達成一致:首先,英國到底想要什麼樣的脫歐條款?就算有,真的符合英國人民的意願嗎?這些議員從來不瞭解答案是什麼,看來英國人民必須從第二次公投中自己決定。

本週的潰敗,是過去兩年政治判斷錯誤的必然。當年公投結果是52%比48%,然而梅伊並沒有和失敗的一方好好溝通,反而是用強硬的態度,結合一些巴結保守黨的顧問,推進脫歐行動。

在2017年,她失去多數黨的優勢之後,還是沒有軟化,即使在議會取得對脫歐協議的最終決定權,她還是沒有讓步,甚至以拖延戰術白白浪費了不少時間。這些行為讓當初支持她贏得多數的選民,看起來像豬頭。如今,她仍然必須低聲下氣和反對黨議員妥協,但時間卻已經過去了兩年。

但這個危機已經不是單純的領導力問題,脫歐還凸顯了兩個深層次的問題。第一個是,任何妄想在現在這個全球化,各國相互關聯的時代奪回控制權的國家,都會面臨極大困難。

即使你拿回了自我設立規則的權力,但如果你仍然得和不同規則的國家做生意,那你會發現事事都將很困難。假如你還想繼續進行貿易,最終還是必須遵從更有實力的國家,例如歐盟或美國它們的規則進行。所以脫歐其實只是字面上的拿回權力,可是現實上早已失去了真正的控制力。

堅持脫歐者認為,歐盟是一個越來越沒有吸引力的地方,這是正確的。我們看看義大利的民粹主義、法國的虛有其表、德國的步履維艱、布魯塞爾的閃躲及搖擺不定。但如果他們因為這樣,就放棄了它們在那裡的席位,那就更笨了。

英國脫歐凸顯出來的第二個重要議題,涉及民主。英國擁有歷史悠久的代議政治,議員借由選民賦予的權力行使表決權,2016年難得由公民公投來決定一個議題。但今天的危機,卻是公民與議員兩個陣營的針鋒相對所造成。

公投讓脫歐有了一個可以依據的基礎,忽視它將是違反人民意願的反民主。然而國會中代表人民的議員,如今卻反向做出了一個決定,讓大家知道梅伊的脫歐並不是議會的意願,這是對民主的再度扭曲。

首相對議員施加了巨大的壓力,要他們支持這個協議,並告知他們,即使不喜歡它,也得知道這是人民的決定。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梅伊的協議雖然沒有像有些批評者說的那樣糟糕,但也和2016年承諾的差距很大。

從單一市場退出、從金融業到汽車製造業的全面衰退、北愛爾蘭的不穩定,以及大約500億美元的脫歐帳單,可不是當初競選時說的廣告詞。

第一個能夠脫離這個亂局的做法,就是停止時鐘繼續走動,因為梅伊的協議已經死亡,而新的協議根本不可能在十週內安排好。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夠讓事情在3月29日定案,卻沒有任何協議,這對整個歐洲及英國都將形成災難。

假如梅伊不要求延期,那議會就應該自己投票,賦予自己這個權力。這個做法會顛覆長久以來的政府作為,但如果首相仍然我行我素,議員確實有責任這樣阻止。

議會目前對定義及同意這個國家真正需要的情況,表現出的無能為力,已經顯示目前脫離亂局唯一可行的原則,就是回頭重新再問人民一次。

最後我想用Bagehot專欄文章的結尾,總結《經濟學人》對脫歐的看法,那就是如今英國不再只有保守黨和工黨,而是脫歐者和留歐者兩者的對立。

在1846年「穀物法」之後,當時的兩黨也開始分裂,成為保守黨與贊同自由主義的人。第二次公投將激化分歧,不達成協議的脫歐,會造成巨大的經濟混亂。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任何認為脫歐鬧劇後會恢復正常的人,將像對著月亮咆哮一樣徒勞無功,只是可笑。

第二篇我想分享的是,財經板塊第一篇第69頁,有關中國債務的議題,大標題:〈So bad it’s good〉(越糟糕越好);小標題:「有一個大部分人視為危機,卻有極少數人看見獲利的地方。」

這是一篇有著獨特見解的文章,文章說,對大部分的人來說,中國的債務令人害怕,甚至被認為是全球經濟的一個陰影。但對於一些逆向思考的人來說,它卻可能是一個還沒有開發的獲利樂土。

尤其最近,由於中國相關數據的匱乏,這種二分法得到進一步的強化。對於中國經濟會不會大幅度下滑的擔憂,困擾著全世界,但對於機會主義者來說,這是一個很可能豐收的季節,一個能夠從銀行身上買到折價資產的機會。

其實兩個不同陣營的看法殊途同歸,他們都認為中國債務累積太快,急需處理,而且現在因為經濟明顯放慢,正是最好的處理時機。更好的是,目前看起來中國還沒有在限制信貸,經濟增長卻已經受到影響。過去幾週,商業運作已經衰退,進口不出意外的下降,虛弱的價格數據顯示通貨緊縮陰影出現。

這個論點,正是那些少數和主流思維截然不同,但強悍的投資者所堅持的。為了修正他們的資產負債表,銀行確實有把不良資產銷售給國有不良資產公司的壓力。而外部投資者有機會透過運作買入,並獲取不菲收益。雖然他們不大可能把資產變現,但其中大部分的實體資產買入價格,確實低得誘人。

它是一個利基市場,但不論什麼資產,關鍵價值來自於供需雙方,而供需雙方又取決於買方的興趣所在。

中國銀行長久以來有很多不良資產,他們自己認為貸款中的5%都屬於此類資產,價值大約5.5兆人民幣,並且隨時可能讓他們惹上麻煩。而且他們現在已經感受到必須盡快處理,挪出空間。

按照官方數據,他們去年註銷了9880億人民幣的不良資產,比2017年增長了1/3。按照評估機構穆迪(Moody’s)的Nicholas Zhu的說法,更困難的工作正要來臨,機構監管也正嚴陣以待。他們已經要求比照已開發國家,對於逾期九十天的貸款,都列入不良資產分類。

在需求端,買方常常會像2017年那樣,狼吞虎嚥不知節制。這些沒有經驗的投資人,譬如P2P平台,因為當時滿手是錢,一心認為他們可以借此輕易變現,但其實他們並沒有掌握不良資產的複雜處理技巧。

按照一個紐約諮詢公司Granite Peak Advisory的統計顯示,一個評估情況變化的方式,就是網上不良資產標購,是不是有人出價?2017年有2/3成交,但去年只有41%。

但同時有些海外大型企業開始涉足其中。Bain Capital就在過去兩年購入了三包價值六億5000萬美元的中國不良資產。這家公司的經理Kei Chua還對2000年左右的情況記憶猶新,當時常常一棟樓就有好幾組人宣稱擁有產權。

但一切已經截然不同,中國現在擁有一套系統審查產權所有。他認為現在非常專業而且可以進行預測規劃。假如真的會有大量不良資產上架,最少這些資產是處於看得清楚的一個狀態。

第三篇也是這期《經濟學人》的重點之一,文章分別在緒論最後一篇第18頁及第22頁Briefing專文。大標題:〈Taming terminators〉(馴服終結者);小標題:「怎麼控制好自動化武器系統,由於軍事系統越來越聰明,人類必須跟得上。」

文章認為,幾千年來武器的發展,從人們向他們的目標丟擲、投射,到現在發射。但在過去十年,它們變得越來越聰明:可以定位並且鎖定目標,可以擊中船隻、坦克,及飛機群裡面它想要擊中的目標,甚至默默等待它想要的目標出現。這類武器越來越多的被釋放到戰場上,卻很少被人類所監管。

這個世界目前為止,還沒有進入所謂殺人機器人的時代。今天的自動化武器大部分應用在有侵入威脅時的防禦系統及區域。幾乎所有的裝置還是處於範圍內,或是沿著範圍周邊的部署。

但未來的武器肯定可以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而且可以借由人們的遠端操縱,打擊更大範圍的目標。這會不會讓戰爭變得更可怕?會不會威脅人類文明?是時候認真思考怎麼才能控制它們了。

聯合國的「特定常規武器公約」(Convention on Certain Conventional Weapons, CCW)已經討論自動化武器五年了,但是始終沒有達成共識。超過20多個國家,包括澳洲、巴西、梵蒂岡及擁有核彈的巴基斯坦,都得到越來越多的支持,希望建立對於全自動化武器的禁令。

他們反對殺傷性地雷、集束炸彈,以及生化武器的自動化。但大型國家例如美國、俄羅斯及英國,卻認為現在的法律已經足夠。還有些人認為,可以讓這些武器更精確、更人性化一點。

以法國、德國為首的第三類國家,則主張更為透明及審查制度的建設。其實自動化武器將使戰爭更加難以預測及監督,甚至在衝突過後更加難以認定責任。不過第三類國家提出增加控制這點,還是值得肯定。

從戰爭法作為討論起點,仍然是正確的。他們不是禁止戰爭,而是限制戰爭的過當行為。起碼軍人必須能夠區分平民及敵人,而且必須有人判斷戰爭傷害與軍事利益的平衡點。軍事行動的判斷常常必須身臨其境,但對於機器設備來說這很困難。

除此之外,新的法律很難商議及監督。不說別的,光是控制一個還沒有存在及定義的事情,就非常棘手。例如無人戰鬥機應該在上空盤旋多久以後,才可以發動攻擊?或是送到戰場後多久,人類可以讓它自動化啓動?光是討論機器人在有人控制及啓動自動化程序之間的差異,就牽涉到幾千條需要定義的密碼。

那就是說,有兩個準則是有其必要的。首先,一個被允許設置在更大範圍或是更長時間的武器,就更必須在人類的可操控範圍內,一旦情況有變化,它必須被停止或送回。那需要牢靠的通信連接,一旦失去信號或卡住,武器應該停止運作或送回原地。

第二個原則是,無論是民用的自駕系統,還是軍用的自動化丟擲裝置,都必須是處於可以解釋的狀態。人類必須能夠瞭解這個機器,是在什麼狀況下做出錯誤決定。起碼所有國家要同意:責任止於人類。

CCW十月份的一份報告指出,不可以把責任推卸給機器。不管機器人聰明不聰明,它都是被人類操控,沒有辦法做道德層面的理解。所有建議把這類武器引入戰場的人,就必須和它的行為掛鈎在一起。

一個由法國與德國提出來的好方法可以考慮,那就是所有國家應該分享他們在研發自動化武器的更多信息;允許其他國家觀察新系統的運作情況;而且同意他們的發展及使用,應該有一些標準。

這不會結束恐怖的戰爭,或是牽制自動化武器,但這是一個面對現實,以及應該推進的正確方式。當武器變得越來越聰明,人類必須與時俱進。

最後,還有四篇我想簡單分享的文章。首先是商業板塊第五篇第65頁,文章談及今年1月14日開幕的底特律汽車展,將是改在夏天舉行前的最後一次在冬天舉辦,但今年車展顯現出來的是,前所未有的冷風颼颼。

VW與Ford的結盟,看來只是抱團取暖,Ford宣佈消減成本140億美元,可能讓20萬人失業;印度的塔塔旗下捷豹,宣佈減少支出25億英鎊,將使4,500人失業。

但全球汽車業者最擔心的是,最大市場中國的下滑,過去20年來的增長,第一次下滑2.8%到2810萬輛,十二月再度下滑13%。汽車業必須大筆投資電動車、自動化,及出行服務的變化,還會打擊汽車銷量。而貿易戰爭的不確定性,及日產Cohen的事件,證明汽車產業前途艱難。

第二篇是亞洲板塊最後一篇第30頁的Banyan 榕樹專欄。文章在說,隨著中國在亞太地區勢力逐漸成長,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將成為1990年來首位出訪萬那杜的澳洲領袖,更是2006年以來,第一位訪問斐濟的澳洲領導人,他18日將於斐濟發表重大演說。

澳洲重新對南太平洋有興趣,是因為中國在各太平洋島國的影響力日增,並且傳說中國準備在萬那杜建立軍事基地。中國已經承諾了20億美元的區域建設基金,還答應巴布亞新幾內亞在2030年之前,達成70%的家庭有電力供應。但《經濟學人》認為,澳洲想要擊退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將不容易。

第三篇在中國板塊第32頁,內容針對加拿大籍36歲油田工作者Mr. Schellenberg,因走私毒品罪在1月14日在大連法院重審,被判處死刑。我喜歡文章最後說的:「They frame the case as a test of strength between China, Canada and America, rather than a question of law.」(他們把這個案子表述成為對於中國、加拿大與美國勢力的測試,而不是法律的問題。)

最後一篇是第34頁的Chaguan茶館專欄,文章借由已經很少人記得的對日抗戰英雄白崇禧,諷刺大陸與回族的對峙。白崇禧曾經希望借自己的例子告訴大家,穆斯林也是可以成為愛國主義者。

茶館為了這篇文章,還拜訪了白崇禧位於廣西的宅子。但去年十二月,甘肅及其他六個地區宣佈廢除了《清真食品認證通則》。加上新疆地區將100萬維吾爾族人送去再教育,看來共產黨寧願回族心不甘情不願的效忠,也不選擇一種共鳴的忠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9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