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政治口水救不了人才荒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政治口水救不了人才荒
政治口水救不了人才荒 發文時間: 2014/3/7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10,100+

年前,以色列駐台代表設宴,宴請的主客是該國的魏茨曼科學研究學院 (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 參訪團。我有幸受邀,剛好與該團的Dr. Israel Bar Joseph鄰座,兩人自然多聊了些。

魏茨曼科學研究學院是以色列的一所大學與研究機構,專門提供理科研究生與研究生後的課程,是培育該國頂尖研究人才的研究所。我問他們最近做什麼計畫?他說幾個禮拜前試驗在做一個Wigner Crystal。我當下楞了一下,心想這難道會是當年Dr. Eugene Wigner所構思的用純電子做成的固體嗎?

Dr. Wigner是我在普林斯頓大學物理系時的指導教授,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製造原子彈的曼哈頓計畫 (Manhattan Project) 參與人之一。還清楚地記得他用濃重的匈牙利口音說,他從沒想到他會因為一個邪惡的 (wicked) 事情而上報。但事實上,他在1963年因為在原子核 (atomic nucleus) 和基本粒子 (the elementary particles) 研究上的貢獻,而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他早在1930年代已經提出固態電子 (solid-phase electrons) 的想法,現在居然聽到這個概念已經進入具體實驗,頓時把記憶拉回到40年前我做學生的時代。

其實Dr. Wigner當時年紀已經不小了,但思想上卻相當開放。在考試時,學生永遠都可以參考書及筆記(open book),因為他完全不主張學生強記,在意的是學生是否真正了解,能不能運用。這對一向注重背書的亞洲人來講,的確是難以想像的事。但因當時在做實驗時,往往一進去就是十幾個小時出不來,且經常是日以繼夜,連週末大多數人在開party時也一樣,我不免向他抱怨,這樣下去我好像沒有大學的生活。他於是告訴我,如果不能把實驗當成是享受,代表我沒有研究的熱情,將來即使畢業,拿到獎學金,甚至取得Ph. D,也不會在物理學界有太大的成就。也就是他這一席坦率的話,讓我了解到我終歸不屬於物理系,最後決定轉攻經濟。

在美國讀書時的回憶中,對美國人在教育上所花費的努力與心血,印象特別深刻。那時只不過是個大學生,指導教授居然是諾貝爾獎得主;上核子物理課時,可以用粒子迴旋加速反應器(cyclotron)做實驗;上宇宙物理課時,每星期的某一時段還可利用學校自有的人造衛星去尋找想要的宇宙中的資料。在實驗中有需要的話,也可使用重型車床,設計任何你想要做的實驗用具。此外,做實驗時還有實驗助手協助,記得當時有一位還曾經幫愛因斯坦做過實驗。

談到這裡,也想順便提到核能。因為Dr. Wigner的關係,也因為早期就接觸到核能的理論與實際,個人對核子武器的毀滅性及其發展當然是深惡痛絕。但同樣地來說,對核能的和平用途,則毫無恐懼的心情,也認為核能是未來能源不可或缺的選擇。

現在再看看台灣的教育。我們的教育可以說是非常普遍,今年開始的十二年國教正是台灣教育普及的見證。而想要讀大學的,也幾乎可以百分之百如願。但對菁英教育,卻好像著墨不深。在這方面,不獨上述美國的教育值得參考,以色列的魏茨曼科學研究學院也非常值得借鏡。他們只以純研究為主,甄選出最好的學生,提供全額獎學金,還有生活費,目的在培養國家未來需要的物理、化學、數學和生命科學等領域泛學科的頂尖科學家。個人不在教育界,對教育也沒有什麼研究,無意放言評論。但從商界的觀點,總覺得國內在菁英教育投入不足,也常感到人才缺乏。看起來,在國家基礎科學方面,我們也面臨同樣的缺失和挑戰。

最近,公司在歐、美建立營運據點,但發現要找能從台灣派去做事,且具有開創能力的人並不容易,這不僅只是語文的問題而已。其實在不久之前,很多工商界大老就大聲疾呼台灣人才培育的問題。台灣本身人才就不夠,加上最近幾個新興國家,如新加坡、香港、中國大陸都在挖我們的人才,且這種現象似乎有增無減。根據國科會統計,每年的高級人才赤字達到2萬人,菁英人才快速流失,造成嚴重人才斷層危機。當然,如何不停地培育人才是必須嚴肅思考的問題,諸如國內的教育體系仍受到太多的束縛、移民和勞工相關法規對外籍人士不甚友善、菁英教育和教育創新的計畫仍待強化,這些都需要檢討開放並建立彈性。事實上,台灣的教育政策,必須加緊培養人才,並在引進專業人才上也同時大幅開放,政策制定者要有宏觀的思維,與站在國家高度的心胸和器識,訂定重點,講求方法。否則,台灣人才的質與量大幅落後,未來國家的發展十分堪憂。

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未來教育的發展。在民主國家中,最重要的事是讓全民有相同且公平的起跑點,基於此,也應該審慎考慮學前教育 (pre-school) 制度的建立。美國經濟學家也是2000年諾貝爾獎得主的James Heckman最近指出,政府如果提早在小孩3~4歲時就投資他們的教育,對他們未來的影響將是最大的。在他做的一項研究調查中顯示,對學齡前兒童給予適當的協助,可使他們在日後學習的每一階段和做為社會一份子的認知上都具有穩定性,未來的成就也會更好。他進一步說,這樣做,不只是針對減輕窮人的負擔,事實上這樣可以省掉所有納稅人未來在社福項目所支出的費用。雖然這項研究的樣本資料可能還不夠普遍,還沒有辦法提出確切的論據。但台灣對人才的培育必須全面性整體去作規劃,已經是刻不容緩的事了,而不是三天兩頭就去吵什麼課綱要不要去大陸化、去台灣化的問題。政治人物只有政治立場,完全不把國家的未來放在眼裡,其間是得是失,相信每一個人心中自有一把尺。但如果我們的人才流失和人才培養的問題不立即加強解決,終將導致國家發展與國際競爭力嚴重落後。希望大家能放下這些字句斟酌的歧見,化為對國家未來發展共同的看法與行動。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