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覺醒/中國的智慧財產保護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原油覺醒/中國的智慧財產保護
原油覺醒/中國的智慧財產保護 發文時間: 2019/2/15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6,200+

今天要為大家解讀的是2019年2月9日的《經濟學人》內容。

認真說起來,這期《經濟學人》的封面設計非常驚悚,在昏黃的烽火背景下,我們看見一隻沾滿油污而且狀似在掙扎呼救的右手,從黑嘛嘛的油田裡伸了出來,如果不看標題,你會以為是恐怖電影的宣傳海報。

其實封面上的黑色大字「Crude Awakening」(原油覺醒),明顯取材自2006年由兩位瑞士導演Basil Gelpke和Ray McCormack製作的,一部關於石油危機的紀錄片片名。補充說明的紅色小字則是:「The truth about Big oil and climate change」(這個有關大型石油公司與氣候變化的事實)。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的主軸開始談起。《經濟學人》共用了第7頁的緒論第一篇、第14頁的Briefing專文,及第63頁自由廣場三篇文章,分別以石油危機、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的策略,及美國民主黨的「The Green New Deal」三個面向,為我們解讀這個議題。

緒論主文大標題:〈Crude awakening〉(原油覺醒);小標題:「ExxonMobil以及石油產業正在進行一場或許最終會破壞氣候的豪賭」。文章一開始說到,在美國這個既是全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又是最大污染源的國家,氣候變化變得越來越難以輕忽,極端氣候已經變得非常頻繁。

去年11月份,野火橫掃整個加州,上週芝加哥冷得比大半個火星還要冷。科學家感覺事情已經迫在眉睫,人們也注意到情況的不尋常。耶魯大學在年末做了一個民意調查,結果顯示73%的美國人相信氣候變化是真的。民主黨左翼人士希望把「Green New Deal」放在2020年大選中。由於態度改變,民間組織也改變了相關想法。

去年大約有二十個煤礦坑關閉了;基金經理人開始催促企業走向綠化;巴菲特(Warren Buffett)這個不追求時髦的人,也投資了300億美元在清潔能源;馬斯克(Elon Musk)這個狂人,野心勃勃希望美國的高速公路上都是電動汽車。

雖然種種躁動此起彼落,但由於石油的需求仍然在增長,美國及全球的能源企業正準備再投資數兆美元,去滿足市場需求。其中埃克森美孚的積極度最讓對手及綠色運動人士又愛又恨。

就像《經濟學人》Briefing專文解釋的,它準備在2025年前,再增加比2017年多25%的石油及天然氣生產,即使這個產業中的其他企業只是合理的同步跟進,對於全球氣候的結果都將是災難性的。

埃克森美孚的動作告訴我們,市場不能自己解決氣候變化問題,有力的政府行為是必須的。

整個二十世紀,五大石油企業雪佛龍(Chevron)、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殼牌(Royal Dutch Shell)、BP以及道達爾(Total),比很多小國家影響力還大。雖然近年來有所下降,但它們仍然佔據全球產油的10%,以及相關投資的16%以上。它們對於一些相對較小的企業具備引領的作用;數以百萬計的退休人士及存戶,靠著它們的獲利來支付生活;在美國及歐洲分紅最慷慨的二十個企業中,其中四家就是它們。

在2000年,BP承諾轉型發展,甚至面對該面對的問題,之後它們確實有所改變。大家都說它們大力支持巴黎協議去限制氣候變化,而且都投資了再生能源例如太陽能;殼牌最近也說它會遏制它的產品的排放。然而事實是你必須從它們怎麼做去做評判,而不可以依靠它們說的話。

根據埃克森美孚的說法,在2030年前,全球對於石油及天然氣的需求還會增長13%,五大都預期還會設法增加他們的產出。它們不但不可能封存它們的油田及油井,還計劃往上游投資,包括德州的頁岩氣勘探及挖井技術。

直接或間接與石油相關的企業,都在想方設法對於政府排放標準進行公關遊說。根據一個政府間合作機構IPCC的預測,石油及天然氣生產必須在2030年前減少20%,到2050年前減少55%,才有可能阻止全球溫度每年增長1.5°C。

如果這樣就認為這些能源行業是惡魔,是錯誤的,它們這樣做的動機來源還是社會需求。相較於再生能源的投資,石油投資的財務收益還是比較高的。而且迄今為止,全球每年石油的增長大約在1-2%,和過去五十年其實差不多。對他們的批評大部分來自於對於氣候變化的擔憂,但他們的所作所為不但合法,而且股東也有權要求它們這麼做。

有些人希望這些企業能夠慢慢轉向不同的市場發展,這其實過於樂觀,想要依靠光鮮亮麗的創新去救這個世界很輕率。全球一年投資再生能源大約3000億美元,這和化工行業的投資比起來相形見絀。即使汽車行業已經投資這麼大的規模在電動汽車,一般預料到2030年,還是會有85%的汽車使用內燃機。

所以這裡面有很多都是道德層面的投資,大約32兆美元的資產,開始給這些大的石油公司增加壓力了。

基金經理人面對這個傳統行業的沒落,很樂意加入綠色新產品的銷售,來增加管理費收入。但諷刺的是,這些大型基金管理機構,並沒有減少他們投資這些石油公司的股票。即使他們是公開發行公司,但這些公司對於綠色投資者的承諾,只能說不疾不徐。

也不要對法院期待太大。律師們盡其所能的借由誤導大眾,指控這些石油公司,把這次機會看作類似1990年代的煙草公司,最後因為取得和解,而讓律師賺了大錢,但別忘記煙草公司仍然持續存在。去年6月,加州聯邦法院把氣候變化認定為國會及外交政策相關事件,不屬於法院管轄。

未來十五年對於氣候變化非常關鍵。假如創新者、投資者、法院及企業經營者,不能克制燃油消耗,整個壓力會回到政治體系。2017年,美國說要退出巴黎協議,川普政府也嘗試讓能源產業回復發展。即使這樣,氣候變化還是會進入政治主流,並且吸引大家注意。因為民調顯示,中立及年輕的共和黨人在意這個問題,最近就有一個幾十名經濟學家的請願活動,跨越了黨派團體。

關鍵在於讓中間選民知道,遏制排放並不會讓他們的生活更糟。雖然民主黨推動的「Green New Deal」提升了大家的認知,但也同時讓很多人以為,會大幅增加政府支出。最好的政策是對於碳排放課稅,這個想法也獲得埃克森美孚的支持。

法國黃背心運動告訴我們,改革有多麼的艱難,政策必須好好設計,最好能夠讓人民有感,例如減稅讓他們得到現金回饋,來贏取他們的支持與認同。化工行業將會變小,政府將不會變大,企業將能夠自由轉型,選擇適合他們發展的方向。甚至包括埃克森美孚。

接著我們來談談中國的智慧財產保護,這篇文章在商業板塊第54頁的Schumpeter熊彼特專欄。大標題:〈Chinese firms are not all serialintellectual-property thieves〉(中國企業不全都是一模一樣的智慧財產竊賊);小標題:「越來越多的中國發明正驅使他們對智慧財產權的尊重」。

文章說,戰爭有時候也會有片刻的文化交錯,即使是貿易戰爭。去年夏天,當美國與中國正因關稅而鬧得不可開交之際,一個傳統展覽在天安門的國家展覽館開幕,主題是向美國智慧財產保護致敬。

這是個令人驚訝之舉,超過一百萬人排隊經過六十個在1836-1890年,向美國智慧財產局申報的發明專利,包括冰淇淋製造機。難怪有些參觀人員顯得手足無措,有些尷尬,因為它剛剛好和習近平鼓勵創新發生在同時,但中國許多創新都被美國發明所牽制。

The Hagley Museum的老闆David Cole說,參觀者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胡國華這個老人,他可是在1985年,第一個向中國申請專利的人。這讓我們知道,中國的專利歷史多年輕。美國的第一個專利誕生於1790年,而且由華盛頓總統GeorgeWashington簽署。

川普在面對中國的貿易戰中,把智慧財產權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它也是美國起訴華為的公訴書中的關鍵。在兩個案例中,美國政府極力想要讓大家感覺,中國企業借由從西方偷竊的模式來經營。就像上週《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專欄形容的,他們把這個做法視為「patriotic duty」(愛國的義務)。

不過智慧財產權保護在中國,確實已經以火箭般的速度在改進。由於中國企業提出很多專利申請,所以保護它們的企圖心也越來越強。有些企業高層甚至心照不宣的希望,中國能夠加強智慧財產權法律的建設,也為了回應中國暱稱的習大大,他們稱呼川普為川普大大或是爹地川普。

距離中國在2001年加入WTO時,就承諾要履行的智慧財產相關承諾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它仍然強迫外資企業進入中國必須與國企合資,甚至必須公開相關智慧財產,也需要遵守共產黨第一的相關政策。這和美國十九世紀的自由相關創業法規相去甚遠。

然而中國企業的心態已經開始改變,這和1970-80年代的日本非常相似。從跌跌撞撞的開始迄今,按照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Organisation)的數據,中國已經占據全球智慧財產專利申請的44%,是美國的兩倍。企業之間有關專利的相互起訴,大部分都是中國企業,遠遠超過其他任何國家。

隨著越來越多的創新發明,越多的智慧財產保護就對中國越有利。有一句中國諺語說:「偷書是一種優雅的犯罪行為」。當創新發明在十九世紀的美國蓬勃發展時,美國試圖把緊接其後的智慧財產體系灌輸進入卑微的中國,而中國在當時甚至沒有辦法以他們尊崇的儒家思想自我規範。

但美國也不見得多高明,就像Hagley Museum的Mr. Cole說的,美國在早期的智慧財產訴訟中,對於外國企業的罰則遠遠高於美國人,尤其對於英國人更凶狠,他們自己認為這是當時的競爭策略。這個重點在天安門的展覽中沒有特別加重提示。

最後一篇我想特別解讀的是有關台灣的文章。它在茶館專欄的第24頁,大標題:〈Does China understand Taiwan?〉(中國瞭解台灣嗎?);小標題:「排斥支持台灣獨立的人士,是危險以及適得其反的」。

文章一開始就說,假如中國的領導人真的決定入侵台灣,他們需要好好回答兩個問題:首先,人民解放軍一定會贏嗎?台北方面的共同意見是可能接近會贏,但不是百分之百有把握。第二,一般台灣人會投降嗎?

中國領導人對於台灣人的想法耐心有限,他們對這個2,300萬人的民主政體只有表面的大方,在「一國兩制」的口號下,台灣被賦予大量能夠接觸大陸廣大市場的機會。這背後的故事是,兩岸在國共內戰後分離七十年的事實。但中國仍然表示,一旦有正式的獨立行動,將使用武力阻止。

在高齡化及經濟放慢下,中國的樂觀者認為時間站在他們那一邊。茶館團隊最近拜訪了台灣,和中國的沿海城市相比,台北1980年代蓋的摩天大樓顯得破破爛爛的。但時間也是中國的敵人,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說,民調顯示台灣的年輕人越來越認同自己是台灣人,而中國是另外一個國家,顯然他們樂意與對岸有生意往來,但不認同統一。

坦白說,中國的提議讓許多台灣都會年輕人心裡毛毛的。事實上,他們感覺像是服從一個幾十年前就安排好的婚約,和一個遠房表哥結婚,而對方說:「我現在很有錢,讓我好好珍惜你,否則我會殺了你。」

遺憾的是,中國已經關閉了回答問題的窗口,共產黨領導人咆哮說,他們只和承認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人對話,那表示排除了蔡英文的民進黨。

政府與政府之間的對話,僅限於一些類似交通管制、食品安全,以及警察執法合作方面。中國人的壓力表現在觀光團的減少,及到台灣留學人數的遞減,不過現在仍然有大約3,500名學生在台灣讀書取得學位。即使和民進黨接近的學者,已開始被禁止進入中國。

中國真的聽見確實來自於相對保守而且支持國民黨的聲音,他們支持兩岸密切往來,但不是統一。大約有37萬大陸人因為結婚住在台灣,另外始終有大概一百萬台灣人住在大陸,其中四十萬人是長住居民。有一種說法是,中國政府提供經濟報酬給那些承諾支持統一的台灣商人。

一個很大的危險在於無知導致的不耐煩。現在大概有140個台灣學生在廈門大學讀書,教授陳先凱說,大部分台灣學生對中國瞭解很少,中國學生常常強調中國的強大並且問:「我們為什麼還不統一?」台灣學生會說:「你為什麼那麼急?」這個機構以專業著稱,並且常常訪問台灣。

Sherry於是一個在廈門讀書的台灣學生,她成長於一個支持國民黨的家庭。她希望在中國發展,但她始終不能明白,她的大陸同學為什麼不能理解台灣人會投票支持民進黨以及反對統一?他們認為這些人只是想要羞辱中國。於小姐認為,台灣人只是希望維持他們享有的自由,但當政治議題來到,她會一開始說我們,然後慢慢令人悲傷的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開始使用你及我。

最後還有三篇和中國有關的文章,我想簡單說明一下。首先是中國板塊第一篇第21頁,大標題是〈Culture wars〉(文化戰爭)。文章從一位在東京中國文化中心(CCC)任職的羅玉泉,在新年年會上的喜悅說起。目前全球有36個類似的文化中心,中國每年補助3億6,000萬人民幣,明年底之前還要增加13個。

但另外還有台灣政府在全球支持的15個台灣文化中心,它的東京中心主任王淑芳說,台灣文化的特色在於創造力,雖然CCC不屑台灣文化中心舉辦活動的能力,但這個組織的獨立存在,就在提醒大家台灣的不願意臣服。

最後一個是法輪功成員沈雲在2006創立的舞蹈團,她把自己定位為中國文化的保護者,並且每年在100個城市巡演。最後一句是:「To win the battle of heartsand minds, China will need more than culture and charm.」(要贏得這場心靈之戰,中國需要比文化與魅力更多的事情)。

第二篇在第22頁,談的是中國的寵物產業。文章說,按照一個寵物網站Goumin的數據,中國的寵物市場在2018年高達1,700億人民幣,並且每年成長1/4,已經超越茶葉產業,寵物數目高達7,350萬,接近共產黨人數的9,000萬。

對於一個曾經把狗當食物的國家而言,這是難以想像的。在文化大革命以及大飢荒時期,更是不可能的。Goumin說養寵物的人群70%是80後及90後的年輕人,他們早就沒有了苦難記憶。

很多人對這個現象感覺擔憂,中國的高齡化已經來到,即使中國放開二胎也沒有用,應該讓中國的年輕人多想想祖國的繁榮,這讓大家想起日本的情況,看來中國的狗日子已經在路上。

最後在Books and Arts的第68頁,還有一篇談一個埋在沙灘上的藝廊。文章說到,一個坐落在離開北京300公里之外,北戴河沙灘上的最新的當代藝術畫廊UCCA。Ullens center將沙丘與藝廊結合在一起是一個創舉,它面朝渤海,主體建築被藏於海邊自然形成的沙丘之下。美術館計劃每年推出兩場注重與在地環境的交互關係、呼應建築形態與館內空間的展覽,不再把藝廊與環境並列,而是融合在一起。但《經濟學人》擔憂它能不能夠持續下去。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9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