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低薪不是國恥,無能的國會是
首頁 > 人物 > 高希均台北 > 低薪不是國恥,無能的國會是
低薪不是國恥,無能的國會是 發文時間: 2014/3/14   文 / 高希均台北 瀏覽數 / 19,100+

西方人常說:要讓自己鬱卒,就去打聽別人的薪水。人比人就氣死人。

當社會上流行大學生起薪22K時,又指出某些職業行業的薪資若干年來沒有調升,甚至下降,瞬間群情氣憤,又多了可以一個責罵政府的好題材。

如果有2個人的月薪,一個是超過10萬,一個是低於3萬,低薪的罵政府,似乎是天經地義;那麼高薪的是否就要對政府歌功頌德?好像也很少聽到富人稱讚政府好。

對強調市場機制的人來說,薪水所反映的是這個人的市場價格。如果2萬元起薪,還能找到人,薪水就不能說「低」;如果10萬元還找不到人,反映薪水還不夠高。薪水高低是多種因素相互影響的結果。如果薪資很低,亮起的是警訊,牽涉不到「國恥」這種層次。讓我對影響薪資的因素 做一些常識性的解釋:(1)市場的景氣、(2)勞動力的供需、(3)該職業、行業、及工作地區的平均薪資、(4)當事人的性別、EQ、(5)個人的健康、(6)基本工資的水準等。一般說來,決定薪資較重要的因素有三:教育程度、專業及技能、以及年齡。

因此一個在台北、中年、男性、外科醫師的月薪會很高,可能超過1百萬台幣;一個在偏遠地區、高中程度、缺少技能的年輕人,薪資就低,可能低於2萬。對起薪低的現象稱之謂「國恥」,顯然太沉重。

一個心智健康的人,是要靠自己的學習、品德、專業、意志力立足社會;卅年來當我提倡現代社會的人民要減少白吃午餐時,我一定會誠懇地補充:對那些弱勢團體及低所得者,政府及民間應當盡一切力量來幫助他們。這些人的比率在西方社會大概都在15%左右 (1/7上下)。

所以20多歲剛出校門的大學畢業生,如果起薪真是很低,要責怪的是自己沒有準備好,最應當立刻補救的是:要敢改、敢衝、敢闖。「改」是改進自己的專業技能;「衝」是不做宅男宅女,敢向外「衝」;「闖」是指自己的前途自己「創」。哈佛大學前校長桑默斯豪氣萬丈地說:「哈佛畢業生不是尋找工作,而是創造工作。」

政府要做的事千頭萬緒,又加以財源不足,政府是有理由對一個大學畢業生的年輕人說:你可以自立了,你要變成社會的資產,不再是社會的負擔。

什麼才是「國恥」?當多數人缺少能力來看清問題;缺少執行力來解決問題;缺少競爭力能在世界舞台上揚眉吐氣,就會出現國力下降與國家尊嚴衰退。試看當前國會、政府機構、企業等領域,面對各種問題,皆缺少解決的能力。國家機器運作受阻,社會進步受挫,這就逐漸接近「國恥」層次。

3月12日立院審議服貿協議,次日聯合報三版的大標題:「叫罵、搶奪、扭打、掛彩:朝野三波肉搏戰‧服貿一字未審」。這給對岸提供了最好的負面教材:台灣的民主萬萬學不得。

國會這種審查服貿的「無能」演出,不叫「國恥」,什麼才是「國恥」?

(原文刊載於2014年3月14日《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