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烏克蘭的一課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烏克蘭的一課
烏克蘭的一課 發文時間: 2014/3/27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21,250+

幾個月前,大多數台灣人對歐洲第二大國也是歷史最悠久地區烏克蘭的印象,可能只有電視上那個漂亮的模特兒瑞莎。這兩天的情勢發展很快,16日的克里米亞公投通過後,俄國總統普丁已經正式簽署合約把克里米亞併入俄國。看起來,只要俄國不繼續染指烏克蘭或其他東歐地區,在歐美抗議聲中,全案應已塵埃落定。因為美國和歐盟現在拿得出來的制裁只是針對個人,俄國是毫無感覺的。

烏克蘭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地區之一,因為它可能是所有印歐語系的源頭,而且人類第一次馴服馬匹也可能是起源於這個地區。大部分烏克蘭地區,尤其是克里米亞,最早期都屬於波斯帝國。後來,維京族和斯拉夫民族陸續進入。西元10世紀時,拜占庭帝國因為戰敗,讓鄂圖曼帝國佔領了埃及,烏克蘭地區就被刻意開發成拜占庭後來的穀倉。拜占庭帝國皇帝貝索二世(Basil II)當時扶植他們俄語系的佛拉基米爾一世(Vladimir the Great)即位,還把女兒安娜(Anna)嫁給他,並以基輔(Kiev)為首都,他在克里米亞受洗,讓俄國成為信奉東正教的國家。基輔是東歐最古老的城市,最早是8世紀的哈扎爾人(Khazars)所建造的。到12世紀時,蒙古成吉思汗的鐵蹄橫掃歐亞,他的孫子拔都可汗(Batu Khan)攻陷了基輔。當時黑海以北的地區被稱為金帳漢國(Golden Horde),所有東歐各城市或小國的君主都由他任命。後來,到16世紀時烏克蘭是在立陶宛大公國(Grand Duchy of Lithuania)的統治下,17世紀由波蘭統治,18世紀開始由俄國沙皇統治。其實世界上大多數的地區並不一定屬於哪一個國家。

從18世紀俄皇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開始,克里米亞就成為俄國重要的出海口,今天俄國的黑海艦隊仍然在此地駐紮。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進攻烏克蘭,那時俄國共產黨的史達林當權,對烏克蘭採取高壓政策,所以納粹入侵反被烏克蘭人當成是解放者,百姓都幫助納粹。二次大戰後,史達林就以此為理由,把大部分東烏克蘭地區,由其是克里米亞的韃靼(Tatar)、哈扎爾人(Khazars)和土耳其人放逐到西伯利亞,並同時移入大批的俄國人,俄國一直就想吃下克里米亞並積極經營,這也是俄國人在克里米亞一直占多數的原因。1954年赫魯雪夫(Khrushchev)在國人的反對下,把克里米亞劃給了烏克蘭成為其一部分,原因並不清楚。或許是因爲赫魯雪夫本身來自烏克蘭,也許當時所有俄國人成立的國家都是蘇維埃聯邦共和國(USSR)的成員,由其全然掌控,所以問題並不大。但蘇聯瓦解,東歐諸國獨立後,問題就開始產生了。

烏克蘭在獨立初期,本有不錯的經濟表現,後來卻一路下滑。這就是政治人物只考慮政治私利,不考慮經濟發展的結果。烏克蘭是全世界第三大農產品輸出國,科技先進,整體工業發達,尤其是航太工業,教育水準也非常高,卻淪落到國家接近破產的地步。其實,回顧烏克蘭最大的問題,就是民粹式民主帶來的後遺症。柏拉圖曾經指出,他最擔心民主政治的一點,就是百姓只想過好平常的日子,讓自己陶醉在眼前的安樂中。換句現在的話講,就是「小確幸 」,這也是台灣目前最夯的名詞。

早期的民主化國家過度強調人民的選舉權,以致忽略了一個健康的民主必須有強大的制衡機制(checks & balance)和法治。現在的百姓一方面愈來愈依賴政府,無論是日常生活、人身安全、經濟發展或社會福利無所不包,但另一方面卻又不信任政府,甚至厭惡政府。事實上,民主政治雖然不完美,但卻可以好好設計一個又重視人權、又強而有力的政府機制,從而引導人民的生產力和創造力。但這套機制也要有明確的制衡,因為人類都有偏執的惡習,要防止這種傾向,整個民主機制還必須不斷地維護與調整。

現在就看看烏克蘭事件告訴我們哪些事情:

一、1994年,美、英、俄和烏克蘭簽訂布達佩斯安全保障備忘錄(Budapest Memorandum),由三國擔保烏克蘭的領土完整,以交換其放棄核子武器。這次事件可看出,美、英難有積極作為,聲明流於口惠,更不會為烏克蘭出兵。普丁則已說過他所支持的是被政變罷黜的合法民選政府,以前的備忘錄當然不再拘束他。烏克蘭前任民選總統因貪腐遭到人民反對,最後雖協議要在5月重新選舉,卻被反對派在選舉前3個月用民粹手段硬拉下台,給了俄國一手導演克里米亞危機最好的藉口。這是一個國家內部的分裂造成外國強權介入的活生生的例子。

二、對歐盟而言,他們最初對烏克蘭設定嚴苛的加入條件,在歐債危機後烏克蘭經濟發生問題時,又幾乎不給任何援助。西方等於給了烏克蘭一個民主的美夢,卻無任何實質幫助。此次事件之前,西方加起來只給了烏克蘭2億美金的協助,如今就算再提供上百億美元的援助,想再挽回原來烏克蘭親西方的態度,可能也不容易了。對歐盟而言,這誠然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的寫照;對普丁來說,似乎重返蘇維挨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USSR)榮耀的野心也已昭然若揭了。

三、烏克蘭沒有自己的能源政策,在天然氣供給上幾乎完全依賴俄國,讓他對俄國的作為完全沒有選擇。台灣也沒有自主能源,此事應具有提醒的作用,也就是能源政策選擇的重要性。

四、中共在聯合國安理會以棄權方式支持俄國,是他要處理其西藏、新疆,甚至台灣問題的必然選擇,表明他絕不會允許用公投解決居民自決問題。

五、無論南沙群島或是釣魚台,中共都不會放棄。因為他一向宣稱它們歷史上是中國的一部分,就像俄國說克里米亞是俄國的一部分是一樣的。

烏克蘭在1990年獨立,獨立後追求民主、自由、發展的美夢,在不到25年間被一小撮寡頭政客和財閥只顧私利,用民粹操控百姓的手法而毀於一旦。因為百姓完全不了解民主,所以被民主搞垮了;一個沒有自我控制能力的民主,終會造成國家的動亂。

台灣這幾年也給人亂糟糟的感覺,許多事情都推動不了在原地踏步,所幸因為經濟還有些底子,好歹撐了下來。但千萬不要把這樣的局面視為當然,不能覺得只要有投票權就是民主了,不能只要有事就走上街頭。走上街頭並不是民主政治最主要的方法,更不能霸佔國會,讓代議政治的精神和機制徹底被破壞。須知政黨惡鬥終會帶來國家的分裂,最後還要面臨台灣經濟及政治都被邊緣化的苦果。所以,我們不要成為只是想有「小確幸」的老百姓。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