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被打破的水晶球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被打破的水晶球
被打破的水晶球 發文時間: 2014/4/1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18,000+

先說一個寓言故事。

在一座魔法島嶼上有一個法師國,法師國擁有一顆可以告訴大家怎麼解決問題的水晶球。當法師們發生爭執時,就會請水晶球指引方向,告訴大家要怎麼辦?遇到威脅時,也會請水晶球施展魔力,保護法師國度。

有一天,有幾位法師,他們認為水晶球的決定不透明,不滿意水晶球解決問題的方法,一怒之下,他們攻進了水晶大殿,把水晶球打破。但問題來了,水晶球被打破後,問題還是得解決,沒有了水晶球,法師國也就沒有了解決問題的方法,整個法師國陷入了沒有辦法解決問題、解決爭議的困境。

這樣的僵局,引起了另一群法師的不滿,他們也決定前進水晶大殿,要佔據水晶大殿,並要打破水晶球的法師們給個交待。

打破水晶球的法師擔心會出意外,只好對著破碎一地的水晶球碎片說:「水晶!水晶!現在有人要佔據水晶大殿,可不可以請你施展魔力,保護我們呢?」

白狼號召2千民眾,要前進立法院。我個人不樂見這樣的事態發展。對立,無法靠對立化解。而且群眾運動如渾沌風暴,難以預測,兩方意見對壘,稍有差池,風波恐怕會繼續擴大。

然而,2千民眾前進立法院之舉,卻也讓長期佔據立法院的學生,必須面對一個邏輯的悖論:如果時間倒退到3月18日,你可以動員200位學生「攻佔」立法院,那麼,白狼為什麼不可以用2千位民眾「前進」立法院?

行政院表示,「不要以暴易暴」,這句話的潛台詞是,佔據立法院的學生為「暴」,所以才有對反制活動「以暴易暴」的擔心。然而,這也是問題的所在處,佔據立法院的學生並不認為自己是「暴」,一再重申他們不是「暴民」。那麼,同樣的,如果這樣的佔據行動不能稱之為「暴」,那麼白狼號召民眾的「前進」行動,要如何定義?

正因為「誰有權定義」以及「如何定義」,是容易發生爭議之處,所以現代的人類社會針對前者,衍生出民主制度,透過定期選舉,組成國會與政府,來決定「誰有權定義」,也就是「誰代表人民的集體意志」,而後者,則透過建構「法治社會」,來解決「如何定義」的問題。

這次佔據立法院的學生,卻一次打破了這二個解決爭議的機制,佔據國會,等於否決了民主選舉的結果,不承認由人民投票產生的國會,可以代表人民的集體意志。這樣的否決如果被肯認,立刻產生了一個無解的矛盾:為什麼200位衝進立法院的學生擁有這樣的「否決權」?以及,誰可以「否決」這200位學生的否決權呢?

這當然又會衍生出,如果200位學生可以否決國會,2千位民眾可不可以否決國會?又,2千位民眾可不可以否決200位學生對國會的否決?

而第二個問題,則是「如何定義」的規律被打破後,什麼是暴?就陷入了另一種無解的矛盾。

白狼動員的2千位民眾,學生希望警察以公權力保護他們。然而,在323學生攻進行政院時,學生卻否決了警察行使公權力的正當性,當警方以警力驅離佔據行政院的學生與民眾、造成流血衝突後,立刻被冠上了「血腥鎮壓」的罪名。

那麼,2千位民眾前進立法院,一旦發生衝突,警方要不要驅離?如果驅離的過程造成警民受傷,這樣算不算「血腥鎮壓」?

這個矛盾之所以發生,原因很簡單,「法治社會」原來對於什麼是非法,有其定義,攻佔立法院,是一種對法律的打破,而「警察權」之所設,就是要排除這樣的非法。

但佔據立法院的人,可能認為自己的正當性高於法律,已超越了合法與非法的討論,「警察權」的行使,不能對抗更高的正當性。

那麼同樣的問題來了,被佔據立法院的學生們否決了正當性的警察權,要如何擁有正當性,對驅離另一群準備前進立法院的群眾?

什麼叫做民主制度?什麼叫做法治?什麼叫做警察權?

其實,就是那一顆讓人不滿意的水晶球。然而不滿意歸不滿意,問題是,一旦水晶球被打破?要拿什麼取代水晶球呢?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