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重啟馬蘇辯論,釐清服貿爭議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重啟馬蘇辯論,釐清服貿爭議
重啟馬蘇辯論,釐清服貿爭議 發文時間: 2014/4/3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27,550+

馬英九總統親上火線,召開記者會回應占領立法院學生的訴求,強調服貿協議對台灣的重要,然而,不意外的,學生們顯然並不接受。這僵局看起來還是暫無解方。

民主是台灣的驕傲,解決服貿爭議,還是應回到民主的原則。民主(democracy),原意是人民主宰,在實踐上就是政府施政應該要符合民意,而當民意無法取得共識時,以多數決的方式決定國家政策。隨著國家規模的擴大,代議制度出現,人民投票給民意機關,在國會獲得多數席次的政黨,自然可說是「獲得民意支持的一方」。

當然,政治人物當選之後,也有可能做出違背民意的行為,這也正是今日服貿的癥結,抗爭者認為,反對服貿才是多數民意,而非民選的政府。

但是,從任何角度來看,抗爭者證明了自身代表多數民意了嗎?尚未。的確,參與服貿抗爭的人數眾多,但也沒有超過2006年的倒扁運動,紅衫軍沒有「代表人民」衝進總統府,今日「占領國會」的「代表人民」,並沒有說服力。筆者說的不僅是暴不暴力、合不合法,而是誰能說這就是多數民意的想法?

當然,民主離不開法治,執政的國民黨以「逾期視為已審查」的方式通過委員會審查,雖然符合法律「文字」規定,但確有瑕疵。

只是,筆者懷疑,抗爭者真的是在意程序嗎? 回顧服貿的審查過程,是民進黨持續的杯葛議事,才讓國民黨選擇主張自動生效的方式。今日主張「實質審查」、「程序正義」的抗爭者,並沒有譴責民進黨的杯葛行為,可見程序在服貿爭議上是個假議題;而實際上,只要能夠開會,獲得選民賦予多數席次的國民黨,應該支持實質審查的提議。

那麼,是服貿內容哪裡不妥,必須要重啟談判嗎?截至目前,抗爭者並未指出想要修改哪些條文,而所謂的懶人包更是參差不齊,依然有人主張「陸資來台傷害勞工」云云。服貿並沒有開放勞工,陸資服務業來台,即便是取代了本土服務業,也至少要增聘等量的勞工,才有能力提供相同的服務。

如果引進美資、日資,對經濟、勞工有利,多數人都可接受,那麼換成陸資,在經濟面上並沒有差別,但卻招來強烈的抗爭,這中間當然牽扯了「反中」的心理因素。

服貿議題,乃至於兩岸的經貿,真正癥結是,在經濟發展與台灣主體性之間,民意希望如何求取平衡,這個癥結不解,即便重啟談判,也只是同樣的劇情再次上演。結論就是:不用再和大陸簽任何經濟協議!大陸方面,也不會再想和大家玩這樣的「遊戲」。這會是大家要的結果嗎?

馬政府的兩岸政策,陸客與直航,是連民進黨籍縣市長都競相爭取的,但在推動之時,卻招致民進黨方面「木馬屠城」的攻擊,這又是另一種「前倨後恭」的雙重標準。現在,服貿協議,又被冠上了「木馬屠城」,為什麼歷史只是一種原地踏步的循環呢?

當然,貨品貿易協定是免除進出口關稅,其影響多是在經濟層面;服貿卻不同,是雙方的資本、勞工與市場的結合,不僅影響經濟,也影響到人民的生活。

許多人的擔憂,可能就是如果我的老闆、客戶、主管變大陸人,如果未來我的生活中,都必須要在意周遭大陸人的想法,該怎麼辦?陸資會不會以他們在台灣的經濟影響力,來干涉政治?

但這樣擔憂,是一種價值判斷,畢竟從另一個角度,兩岸的交流也增加了相互的了解,保障台海的和平與安全。

只是,如果拒絕服貿的話,台灣的經濟,有其他解方嗎? 全球化的確是有利有弊,但外貿導向的台灣,似乎沒有在這場競賽缺席的本錢。

去年9月,中國時報提議馬英九與蘇貞昌針對服貿舉行辯論,馬英九一口答應,蘇貞昌原本同意,後來卻單方面取消了服貿辯論,從今日來看,不得不說是非常可惜之事。唯今之計,筆者認為,請馬蘇恢復辯論,就像當年馬英九與蔡英文辯論ECFA一樣,針對重大公共政策的爭議,由朝野領袖透過辯論平台,「把話說清楚」。

除此之外,占領議會的學生應自行退出議場,而為回應學生之訴求,國會應回歸正軌,民進黨承諾不杯葛議事,國民黨同意實質審查,回到民主方式(增加電視現場全程實況轉播),決定服貿協議的通過與否。

(原文刊載於2014年3月24日《中國時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