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學運勝利是代議民主挫敗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學運勝利是代議民主挫敗
學運勝利是代議民主挫敗 發文時間: 2014/4/10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12,500+

學運占領國會,由目前的情況看來,代議制度已全面挫敗。王金平院長承諾的「先立法後審議」,服貿的通過變得遙遙無期,而學運領袖對憲法「一國兩區」的否定,也不知道這次運動究竟是要反服貿,還是要爭法理台獨。

學生的四點訴求,馬政府其實已經答應了三點,而剩下的一點,也就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先立法、後審查」,如今也已得到王院長的承諾,除非學生還要繼續提出新的要求,學生已無理由留在議場,也就是,該自動撤離了。

行政與立法部門對學生可說是全面讓步,這是學生運動的全面勝利,但卻是代議民主的重大挫敗。因為占領立法院之例既開、占領立法院的人被媒體捧為英雄,這意謂著,以後的法案只要不如己意,你我皆可號召民眾占領國會,當個登高一呼的英雄。

而這個制度陰影,恐怕也不會隨著學生退出議場而散去。

試問,王金平院長答應了「先立法、後審查」,但對於要通過哪一個版本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今日占領立法院的學生和國會多數黨有共識嗎?如果通過的版本不如占領立法院學生之意,是不是要再攻進議場?

又問,如果民進黨不贊成行政院版(多數黨版)的監督條例,繼續霸占主席台,癱瘓議事,那麼民眾可不可以「程序不正義」為名,也和學生一樣接管立法院,召開「人民會議」呢?

江宜樺院長夫人所說的虛無主義,就是在既有標準被打破後,連何謂「標準」都不再存在的意思。

有一說,是因為「代議民主已然失靈,學生別無選擇,不得不占領國會」。我們的代議民主品質確實不佳,但占領立法院這種把「自我正當性凌駕於選舉正當性」的「人民議會」,品質會好過現在被聲稱不理想的代議民主嗎?

如果,代議民主真的有問題,那也該回到代議民主的體制內去改變。這是筆者鼓勵學生組黨從政的用意。如果學生真的認為自己取得民意多數,自然可在下次國會選舉中更換符合民意的代議士。

如果政府真的如占領立法院學生聲稱的違法,體制內也不是沒有救濟的制度,例如行政訴訟、釋憲;如果政府是違背民意,那麼走上街頭抗爭,在台灣也已司空見慣,乃至於罷免立委、在下一次的總統大選中政黨輪替、終止ECFA,這些都是體制提供的管道。

攻占國會和行政院,完全不符合「比例原則」。

讓我們回顧這20天的學運,不論是挺服貿或是反服貿,都高舉著「民主」的大旗,何謂民主?在代議民主經此挫敗後,已然面容模糊。而另一個被虛無化的則是法治。占領國會的群眾,他們違法的刑責,理論上不該因為學生的身分有所不同,如果不依法處理,我們的法治就會產生大破口。但以現今的社會氛圍觀之,還有沒有依法究責的可能性?讓我們拭目以待司法機關的表現!

換言之,當衝進國會和行政院的責任被視而不見時,法治也同樣的被虛無化了。

然而,不管我們付出的是民主虛無化的代價,或是兼而付出了法治虛無化的代價,這麼大的代價,恐怕也只能換來這一波學運的暫時平息。而下一波學運的浪頭,卻仍隱隱浮現。

例如,根據報導,民間版監督條例納入了「兩國論」的用語,反對派人士攻擊政院版的「一個國家、兩個地區」,這又讓所謂的「反黑箱服貿」運動,一躍而變為「一邊一國」的統獨之爭。

如果反服貿運動的本質是反「一國兩區」,進入統獨之爭,那麼政府再多的善意、讓步也無濟於事,因為「一個國家,兩個地區」的規定是馬政府競選的政見,更是憲法的規定,雙方已無談判可能性。

這會不會又形成下一波,學生占據立法院的動員理由呢?

最後,看起來,服貿的延宕已是不可避免的。有些朋友,認為既然事不可違,那不如算了吧,何必硬頂著局勢,逆流而不能上?

但是,服貿真的能算了嗎?有因必有果,人民的抉擇,最後也是由人民來承受。在延宕服貿之後,台灣的人民,有心理準備,承受更長的薪資停滯嗎?知道我們跟韓國,在FTA的競賽中被越拉越遠嗎?這是不會算了的。

而這樣的後果,不論是好是壞,其實,最主要的,還是要由年輕的一代來承受。

(原文刊載於2014年4月10日《中國時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