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學運反高潮:原來還是台獨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學運反高潮:原來還是台獨
學運反高潮:原來還是台獨 發文時間: 2014/4/14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17,900+

學運提出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民間版》,儼然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台獨版》。這是318學運最大的反高潮,原來,搞來搞去還是台獨那一套。

學運主張「先立法/後審查」,這個《監督條例民間版》(現改稱《兩岸協定締結條例》)以「兩國論」為架構,其極盡刁難又以幾乎能使未來兩岸任何協議皆簽不成為目標,更欲對已簽成的所有協議翻案否決;倘若此一「民間版」即是這場學運的政治宣言,則這場學運其實是「換一塊路牌的台獨」。

其實,台獨何必如此折騰台灣人?只須宣布民進黨若再執政,即啟動ECFA第十六條的終止條款,讓一切歸零即可,何須訂此《兩岸協議簽不成條例》?

這場學運的基礎群眾心理不是台獨,而是新世代對國情的憂慮與不滿,對兩岸關係的恐懼與猜疑,及對己身前途的徬徨與焦慮等等;幾名學運發動者引爆了積澱已久的情緒,不料卻給了大家一個「重新回過頭去搞台獨」的答案,這難道不是令人錯愕的反高潮?

對兩岸關係的恐懼與猜疑,確實普遍存在於台灣民間;許多支持服貿的民眾,對兩岸關係的警覺絕不下於反服貿者。雙方的差別不在有無警覺,而在所主張的對策不同。挺服貿者主張迎向全球化的挑戰,用全球化的成果來節制兩岸關係;反服貿者則是「逃中/避中」,進而「逃全球化/避全球化」,最後遁入「鎖國/台獨」,才會出現這種《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台獨版》。

林飛帆在凱道談話指出,「我們的行動,在台灣與中國的關係之間,也做了新的定義」。然而,什麼是他的「新定義」?是「戒急用忍」嗎?是「正名制憲」嗎?是「一邊一國」嗎?是「用2/3的高門檻阻禁兩岸一切協議」嗎?這些若就是隱藏在「民間版」下的「新定義」,則其中哪一種「新定義」不是已經被驗證為根本行不通的「老辦法」?那又何新之有?

這場學運掀開了大家都深覺憂慮的問題,主事者卻誤認為或誤導為「換一塊路牌的台獨」就是能解決問題的「新定義」。全球化才是台灣面對的真正問題,兩岸關係固使台灣的全球化課題更形複雜;但不面對大陸,就不可能全球化;不全球化,就無以節制大陸。因此,台灣必須選擇「迎對」或「退卻」。仔細觀察可知:這場學運在「反馬」的剽悍表象中,內藏的卻是「逃中」的失敗主義。其實,「恐中/懼中」是台灣人的共同心理,「反中/抗中」亦是台灣人的共同警覺,但「逃中/避中」卻是「失敗主義」;在失敗主義之上,不可能構築任何有建設性、有發展性的「兩岸新定義」及「全球化生存戰略」。若走上台獨的回頭路,更是必敗無疑。

因而,這場學運並未對「反中╱抗中」提出任何新對策;只是將「反馬」炒作成「抗中」,將「反國民黨」炒作成「反共產黨」,亦即又把空泛八股的「抗中」轉移為殘暴的「內鬥」而已。倘若這場學運的政治宣言就是「再回頭去搞台獨」,則這場學運的戲劇性雖然很高,其實只是複製了台灣不斷上演的「老戲碼」,看不出任何新意。

這場運動若只是捧紅了兩名20多歲的台獨新星,這個社會承付的代價未免太大了。但如果學運的參與者與觀察者驀然回首,能發現這場學運其實只是恐懼心理及失敗主義的台獨鎖國老梗,則這個「見山又是山」的過程,也算是讓大家又增長了一些政治見識。

學運欲以《兩岸協定締結條例》作為這場太陽花學運的法律印記,這要看學運要角的堅持程度如何。即使聽任立法院以藍綠惡鬥來面對這個版本,恐怕已不可開交;倘若學運要角堅持立院非通過此一版本,那就更難以收拾。

這一代「全球化世代」的生涯確實十分辛苦,西班牙沒有「兩岸問題」,青年失業率達57.7%,整個歐元區亦達24.2%。因此,台灣青年應認知,「全球化」及「兩岸問題」不是馬英九一個人造成的,且不解決兩岸問題就很難解決全球化問題,而不贏得全球化的挑戰即難以節制兩岸關係。因此,台灣新世代絕對不能有「逃中╱避中╱逃全球化╱避全球化」的失敗主義心理,而應知無論對兩岸競合或全球競合而言,皆須有「不要想著贏╱要想不能輸」的迎戰決志。

(原文刊載於2014年4月10日《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