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迷網的世代 迷惘的社會
首頁 > 人物 > 薛承泰台北 > 迷網的世代 迷惘的社會
迷網的世代 迷惘的社會 發文時間: 2014/4/23   文 / 薛承泰台北 瀏覽數 / 13,850+

近年來在大學上課,發現課堂上總是會有幾位同學帶著筆電進入教室。做為老師,總希望同學帶筆電上課是來做筆記,可是我總覺得,他們的神情並非和我同步,忽而急切地敲鍵盤,忽而露出微笑。我心裡明白,他們正「路過」教室,還好他們偶而能回神「轉進」到課堂中。

稱這些年輕人為「網世代」,是因為他們每天在網路上獲得的資訊,可能超過他們祖父母輩十年所接觸。他們的生活從連網的需求,發展為迷網的增能,為了上網多少年輕人習慣晚睡,早上只好補眠,上課時則發揮一心多用,邊上課也邊維持網路社群的互動,而後者的影響力似已超越了前者,成為網世代「社會觀」的主要機制。

智慧型手機更讓年輕人Link Instantly Net Everywhere,同時也讓網路更具有實體移動的能力。20萬人走上街頭為洪仲丘申冤,以及這次太陽花學運的巨量集結,缺少現代資訊運用能力是辦不到的!其特色是,沒有固定的導演卻有無數的導播,數萬的臨時演員的即時投入,互不認識卻源源而來;此外,場景的定位與指揮系統的確立,其速度更是讓外界跌破眼鏡!

一場似真亦假的網路串連,在實體社會中展開無比的震撼!難怪國外資訊大咖,有興趣來挖角。

資訊時代來臨,是一個不可逆的社會發展方向,透過網路傳散與累積,光是2011、2012兩年世界資訊量,即相當於人類,自古以來到2010年的累積總量,未來的發展更是無法想像!

這場學運的歷史定位以及對國家的影響如何?有價值觀的爭議,有法律層面的論戰,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忽略一個明顯的世代不均,就是「數位落差」!

從政府在這場網路戰幾乎一面倒的情況下,未來實體世界中政府要和年輕世代進行溝通,包括即將舉行的青年公民論壇,究竟能發揮什麼效果呢?

如果年輕人的思維已在網路社群中固著,那麼政府當局所要表達的整體意義,未必在那樣地場域中能彰顯出來,反而要注意所說的每句話,讓習慣於「批踢踢」的年輕人,免於在咬文嚼字中纏鬥。

最近有一則新聞,LINE於2011年發布,3年不到用戶突破4億,光是台灣就有1千7百萬人使用,密度超過總人口的八成。政府當局絕不能輕忽此數字,那不只是商機,更是社會中人與人的互動,以及訊息交換的平台。

臉書成立近10年,從一所大學的社群網,發展至今每小時有1千萬張照片上傳,按「讚」每天30億人次。台灣近年來流行「人肉搜索」,雖有人人自危味道,何嘗不是讓隱藏中的「邪惡」無所遁形!這些網路現象,已經宣告了一個未來,那就是「虛擬社會的實體化」,不僅能解構實體社會,甚至重構實體社會!

由於「社會的未來」和「瞬間的過去」緊密勾和,今天的網路記載了許許多多「瞬間的過去」,何以「大資料」(big data)成為當前的顯學,也就在於爬梳這些不斷激增的巨量資料,試圖鑑往知來!

然而,從個人生涯發展角度來看,世代間的疏離將加深,迷惘程度並不亞於政府,不要說在公車捷運上人人成為「低頭族」,就連父母和子女的互動,儘管處於同一個屋子中,也只能偷偷上子女的臉書,來嘗試瞭解子女;而當「網世代」成為父母時,世界將更為「迷網」與「迷惘」,這個時間也就要來了!

(原文刊載於2014年4月20日《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