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家法伺候,國法不容
首頁 > 人物 > 郭振羽新加坡 > 家法伺候,國法不容
一個馬來家庭在瑞典 家法伺候,國法不容 發文時間: 2014/4/27   文 / 郭振羽新加坡 瀏覽數 / 11,800+

去年12月18日,馬來西亞駐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旅遊局辦事處主任阿茲朱(Azizul Raheen Awalludin)夫婦因涉嫌體罰兒子,觸犯了瑞典法律,被警方拘留。他們的四個孩子,小的9歲,大的14歲(都在斯德哥爾摩上學),也被送交政府指定的寄養家庭「保護」。(請看「文化衝突和國家暴力:一個馬來家庭在瑞典」,刊載於2014年1月29日《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瑞典檢方經過7週的隔離調查,終於在2月10日正式起訴阿茲朱和他的太太莎瓦蒂,控訴他們「嚴重侵犯兒童尊嚴及人身安全」。檢方的主要證據,是警方偵詢四個孩子記錄了總共長達30小時的視頻訪談。在法庭呈現的訪談證詞中,12歲的兒子阿瑪說他一年之中被爸媽鞭打「不止一千次」。他難忘的一次是他偷了媽媽的信用卡去買電子遊戲,結果沒有買成,還給媽媽打了。他承認通常是犯了錯才被體罰。偵訊的警察正色的告訴他,依據瑞典法律,就是錯了也不能體罰,「任何情況都不能體罰兒童」。

在法庭面對檢察官的控訴,眼看著電視螢幕上兒女的證詞,傷心的媽媽莎瓦蒂只能反過來指責12歲的兒子阿瑪天生滿口謊言,證詞不可採信。爸爸阿茲朱則矢口否認在瑞典對孩子施加體罰。他說到瑞典之後,知道法律不准體罰,已經入境隨俗了。檢方質問他爲什麽家裡有藤鞭。他辨稱只是要提醒兒女不要忘記老家馬來西亞的文化傳統。

他們的供詞顯然不爲法官取信。經過7週調查,又加上6週審訊,法庭終於在3月28日宣布裁決兩人虐待兒童罪名成立。(那時兩人已被拘留超過3個月,未獲准保釋。)母親莎瓦蒂「罪行」較重,被判坐牢14個月;父親阿茲朱被判10個月。此外,兩人共須付瑞典幣103,600元(約美金15,800元)給他們的四個兒女,作爲補償。

依照瑞典法律,虐待兒童是重罪,可被判10年以下有期徒刑。相比之下,阿茲朱夫婦刑期算是較輕的。只是他們如今有了犯罪記錄,阿茲朱的公務員和莎瓦蒂的教師身份,都將不保。這家人,父母因兒女證詞而被定罪;父母則以兒女撒謊作爲辯詞。將來一家人如何重圓,如何相處?眼看著就是個家破人散的局面。

父母因爲施家法體罰兒女,犯了(瑞典)國法,被判坐牢,還被罰支付重金給「受害」的未成年子女,作爲補償。這在東方社會看來,不可思議。到底教養兒女,是父母的責任,還是政府(國家)的責任?未成年子女,拿到父母的「賠償金」,這筆錢要由孩子來處理,還是交回父母支配?

瑞典是社會福利制度極爲周全的國家,從出生到死亡,政府徹底照顧。養育兒女,有育兒津貼;兒女讀書,有教育津貼。爲了鼓勵生育,有兩個孩子以上的家庭,還有特別津貼。在這個重視家庭和兒童福利的社會中,卻有著非常高的離婚率。17歲的年齡群中,有1/3父母離異。而根據3月份《遠見》雜誌的 報導,瑞典的「獨居戶」比率,高達47%,世界第一。(美國是28%,日本是31%.)首都斯德哥爾摩的獨居比率,將近六成,是「全球獨居首府」。如此看來,家庭已經不是社會構成的主要單位。吊詭的是,重視家庭和兒童的福利政策,加重了家庭和個人對政府的依賴。福利越高,父母的責任相對越低。父母好似是受國家的委托,養育管教兒女;如有疏忽,要對國家負責。嚴重的話,依法處理。

在異文化的衝擊中,那條藤鞭,不但不能作爲馬來傳統的象徵,反倒成爲虐待兒女的罪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