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做菜重要,還是做人重要?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做菜重要,還是做人重要?
做菜重要,還是做人重要? 發文時間: 2014/5/1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184,350+

我有個廚師朋友,趁30歲之前,辭去在五星級飯店的工作到澳洲去打工度假,到海外去千方百計去嘗試各種餐館的工作,即使薪水比起在農場摘水果少得多也無妨,在我眼中,他一直用自己的方式追求他專業的熱情,對自己想要的如此清楚,這種人我特別欽佩,因為換成我,可能做不到。

回台灣以後轉眼過了兩年,有一回他突然在臉書上有些無奈地說:「一個廚師到底會做菜重要,還是會做人重要?」我心裡想的答案是:一個廚師年輕的時候,會做菜當然比較重要,不然哪算得上是廚師?但是要成一輩子當好廚師、甚至大廚,那麼人品就很重要。

因為年輕剛出道的廚師,不能說自己廚藝不精,用人很好來彌補專業的不足,因為料理難吃的餐廳,是不能夠生存的,廚子人好,但是菜難吃,消費者最多只會去一次,因為還不如自己在家做。沒辦法把菜做好的人,根本就不是廚師。

可是隨著經驗越多,職位越高,菜做得很好、為人不好,難相處,佔顧客便宜,至多只能開家一人小館,小店兩三桌,廚師兼老闆兼外場兼會計,做菜給不介意老闆壞的那幾個客人吃,鬱鬱不得志,覺得自己這輩子身懷絕技、卻懷才不遇。

這技術跟人生觀的重要性這兩條曲線會隨著年齡消長,技術的重要性變得越來越低,但是人生觀的重要性卻隨著歲月越來越高,這兩條線會有一次交會,我覺得那個交會點通常來說是人生的30歲,但是隨著每個人的成熟度不同。

我一位在波士頓的醫生朋友,離開大醫院到阿拉斯加的冰原去當流浪醫生。「這樣我就可以每年只行醫6到9個月,剩下的時間能夠專心畫畫,能同時當畫家的話,我喜歡醫生這個行業。」他告訴我,如果他這輩子要過得快樂,應該將醫生的工作成自己喜歡的樣子,而不是讓自己去適應醫生工作的SOP。

「如果行醫,是醫學院畢業生必須為自己準備的體驗,那麼對於一個旅行作家,旅行帶來的體驗又應該是什麼?」這是我必須努力回答自己的問題。

作為一個出版作家,到了將近30歲的時候,我也開始思考,旅遊作家也應該離開書桌,深刻體認生老病死的生命歷程,給自己更接近「全人」式的生活體驗。戰地記者Anna Badkhen曾經寫過一本書名叫做《我在戰火中品嘗和平滋味》的書,描述在戰禍頻仍的阿富汗、以色列、伊拉克,看到人們透過飲食,宣示他們不放棄人性中獨有的正直、慷慨與善意,是一幅又一幅動人的真實風景,可以說是尋找「亂世中的美味」的作品。

我的答案是到國際NGO工作。

生活在一個似乎以SOP標準作業流程為榮的社會,無論廚師、醫生或是作家,要跳脫這樣的思考,似乎免不了面臨一番掙扎。一個專業人士,之所以很多人認為一旦把興趣當成工作之後就會變得不快樂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他們做太多自己喜歡的事,而是因為工作的SOP限制了追求興趣所帶來的快樂。

跳脫SOP的框架以後,世界就突然變大了。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