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水雲之國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水雲之國
水雲之國 發文時間: 2014/5/6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15,850+

水雲國是一個傳說中的美麗國度,雲在地上飄、水在天上流,充滿各種不可思議的奇觀秘景。然而,水雲國並不喜歡太多的外人造訪,規定,每個外人一生只能造訪水雲國一次。而水雲國又不准外人自由的在國境內旅行,規劃了雲線與水線二條路線,走水線看不到雲地之景,走雲線,看不到天河之景,外人只能在水線與雲線中,選擇其中一個路線旅行水雲國。

風禾與明媚這一對新婚夫婦,決定到水雲國旅行,百般掙扎,他們選擇了雲線,然而一上路,就開始後悔,風禾與明媚心中反覆的想,如果選水線會不會比較好,也許天河比雲地更壯觀啊!

但水雲國的旅行規定很嚴格,一旦啟程,就不能改變旅程。

心裡掛著另一條路可能比較好,走進雲地也無心聽風賞景,到旅程結束,明媚與風禾甚至開始互相抱怨,為什麼當初沒想到要走另一條路?

準備離開水雲之國時,風禾與明媚忽然聽到另一對新婚夫婦在爭吵:「為什麼不選擇雲線而選水線,說不定雲線更壯觀啊!」

有一天,和朋友聊天,這是我最近常做的事。我們聊起了這段時間,社會上發生的幾件事,朋友問我:「在處理這些事情時,主事者為什麼要選擇A不選擇B?選B不是比較好嗎?」

我回答:「歷史無法倒帶,很多選擇,不像玩單機的冒險遊戲,可以save load重新來過,也就難以真正的比較何對何錯。」

每一個決定,我們能看到的,只有做出這個決定時要付出的代價,往往看不到做另一個決定要付出的代價。另一個沒有被選擇的選擇,被罩在不可知的資訊黑洞裡,因為不知、無法具體感受,就容易美化這個沒有被選擇到的選擇。

然而,如果歷史真的倒帶、另選,對於選擇的評價,可能也會倒反,選A因為看到了選A要付出的代價,就覺得選B比較好;一旦歷史倒帶,真選了B,也很可能會因為看到選B要付出的代價,卻感受不到選A要付出的代價,而認為選B是錯的,選A才對。

就如3月23日,學生佔據行政院,警方決定驅離所招致的批評一樣。怒者看到了流血、看到有人受傷所以怒,但看不到中央中樞被佔據後,如不驅離的政府癱瘓可能帶來的怒;一旦選擇倒反,警方選擇不驅離,那麼一樣的,會招來政府無能阻抗占領、任令中央癱瘓之怒,這時就看不到選擇驅離要付出的代價。

另一個例子,剛好反襯,卻一樣招致批評,就是318學生攻進立法院,在長期佔領後自動撤離。而我們也看到一種檢討的聲音:如果在318學生攻佔立法院時當下強制驅離,就不會延燒出後面一連串的問題。但,問題來了,如果318政府採強制驅離造成流血的話,也就看不到,立法院被癱瘓的代價。

有時候,這也和視角有關。如果走雲線時,視角在水線,自然不認為雲線的選擇是對的。

人的視線很特別,當我們用全正的角度看世界,會得到很多美好的觀察;當我們用全反的角度看世界,又會得到非常負面的結論。看得也許是同一片景色,但得到的可能是完全不同的答案!

如果,決定採取負面的視角看事情,基本上,這世界上還真的很難找到一件事情、一個決定是沒有可挑剔的地方。

有一個朋友問:「那麼到底怎麼做最好?」

我說:「問題是,最好真的存在嗎?」

如果負面的視角與負面的框架是既定的,這時候,決策者面對的困難往往在於,找到被大眾極大肯定的「最好」幾乎成為不可能的任務,目光就會轉向,努力避開被大眾極大否定的「最壞」。於是,眾壞中避開至壞,就成為一種選擇的邏輯。

在缺乏建設性的社會氛圍裡,自然會導引出一種欠缺建設性的選擇邏輯,這時如何期許選擇的結果,會有讓人鼓舞振奮的建設性呢?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