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國營事業暴殄天物 應積極民營化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國營事業暴殄天物 應積極民營化
國營事業暴殄天物 應積極民營化 發文時間: 2014/5/9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19,550+

國家對不對得起年輕人,是個帶有價值判斷的問題。但是關注房價高,不能忽略是因為在實體市場找不到好的投資標的,資金才往房市集中;如果政府創造好的投資環境,資本自然移出房市,薪資自然上漲,這才是釜底抽薪的辦法。

馬英九總統說「拚經濟」是今年的重中之重,而「積極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則是拚經濟的主要手段。

顯然,馬總統是開對了藥方。加入區域經濟整合,就是要降低投資的障礙,實現經貿自由化。但當政府拚經濟的承諾言猶在耳,回過頭來檢視施政,我們卻看見效率低落、球員兼裁判、關說醜態的國營事業(即政府資本超50%之事業)及公股事業(即政府資本未達50%之事業)充斥國家產業中,政府倘不退出經營事業,又如何說服全民自由化的政策及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對台灣經濟發展有利?

政府一方面是經濟秩序的監督者,另一方面卻主導著遍及各大產業的國營業事(19家),以及公股事業(219家),政府既是監督者,又是市場的參與者,這種對外倡導自由化,而對內球員兼裁判的情形,不僅不公平(尤其在高度管制的─如電信及金融等─市場中),也造成我國市場機制不能發揮效率的主因。

依行政院101年度的考成報告,政府管理的19家國營事業,101年之生產毛額約達新台幣3,900億元,占GDP之比例約為2.78%。而其平均營業利益率雖有5.7%,但是扣掉中央銀行這個金雞母之後,卻只是-0.73%。也就是說,扣掉央行,國營事業的表現是虧損的。而公股事業的表現也不亮眼。

當然,用絕對的數字來判斷國營業事業的績效並不公允,因為國營事業的虧損,例如台電、中油,有些是因為配合政策。但是,就算不以結果論成效,光是以林益世涉嫌關說中鋼案,乃至於國營/公股事業的酬庸、經營上配合政治力的扭曲,怎麼可能把事業經營的好呢?

自民國78年政府高喊的民營化政策後,歷經多次政權輪替以來,其成果只能說是徒具形式。許多公股事業雖然政府持股遠低於50%(例如中華電信、多數的的公股銀行等),但因相關部會多為事業的主管機關,政府仍有實質控制力,可說是有實無名的國營事業。

為什麼推動民營化的績效不彰呢?首先,民營化會削減執政者的權力,每一國營/公股事業,都是各部會的金庫,可以做政治酬庸,也可以分配資源。

其次,就算有執政者高風亮節,願意自廢武功,也過不了民意代表這一關。從林益世涉嫌貪瀆案就可以看出,國營/公股事業也是民意代表金脈的來源,膽敢提出民營化的部會首長,必然會在國會殿堂被借題發揮。

國營事業的勞工,也會反對民營化。因為民營化代表的競爭與效率,可能會增加勞工的工作壓力,或減少福利。

也就是說民營化會妨礙到既得利益者,這些既得利益,都是犧牲專業效率所換來的。政府的酬庸、民代的關說、勞工享受類似公務員的保障,哪一項對企業經營是正面的呢?換句話說,這些既得利益,其實是對納稅人集體的不利益。

實證研究指出,國營/公股事業的效率遠遠比不上民營企業。把1年3兆4千多億的預算交給各部會管理,用一句成語來形容就是「暴殄天物」。

首先,公部門的彈性就比不上民間,任期制的輪替不利企業的長期規畫,更不用說還有首長的私心和政治力的干擾。

其次,政府既是市場的監督者,又是市場的經營者,會讓民間企業處在不公平的地位;其結果就是民間投資意願降低,造成國營事業在該市場更加獨大,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投資環境如同一灘死水。而一灘死水,自然會形成勞動需求的減少、薪資的停滯等。

最後,依據公營事業移轉民營條例規定,如國營事業主管機關認為國營事業已無國營之必要者,應報由行政院核定移轉民營。在馬總統自由化的政策及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目標下,上開規定應解讀為「除了不國營將損及公共利益」之例外情形不宜移轉民營外,「所有」國營/公股事業均應「全面」民營化。而在民營化無法一蹴可幾前,政府對於國營/公股事業,應退出主導的角色,應晉用專業,不應安插官員轉任經營者。

(原文刊載於2014年3月10日《中國時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