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吾言有罪
首頁 > 人物 > 星雲大師高雄 > 吾言有罪

古時專制時代,人民說話稍有差錯,就犯了「言罪」;輕者,牢獄之災;重者,殺生之禍,所謂「文字獄」,此之謂也。

國共對峙期間,胡適博士的兒子在大陸罵他的父親胡適之,有人問他,胡適之回應說:「我的兒子在大陸,他沒有不說話的自由。」

現在關於核四問題,我從來沒有表示過意見,是大家要我表示。我對於有些事物的兩極好壞不太了解,就學習無聲無言,但現在網路等媒體派我的罪名,吾言有罪。我自視檢討我罪在何方?

有人說,要把核廢料放在佛光山,感謝你的慈悲,成就我們的犧牲,佛光山真是榮幸,有這麼大的條件,也很願意為有心人做一些貢獻。

目前台灣的民主,讓我們完全看不懂民主的意義、價值可貴在什麼地方。他能說話,我不能說;我不說,他還要加罪於我。名之曰「民主」,個人妨礙別人、欺負別人、傷害別人,也稱為自由民主嗎?

我雖無言,但是台灣的信徒、弟子也給我壓力,要我說話,但我說什麼呢?我說可,要遭人修理,我說不可,也會遭人修理,究竟可或不可呢?我實在無法了解,只有用佛法說:「佛說可也即曰不可,是名可也。」

最近台灣風潮是非很多,在我想,是非止於智者,我不是智者,我也不可能減少民主自由的台灣這種是非善惡的觀念,我只有無言。

萬想不到,無言也是有罪。網路上不斷的詆毀、批評、諷刺,這都是替我消災,歷來為自由民主犧牲的人大有人在,我又何不能吃些虧、委屈一些嗎?只是可嘆國事、人事如此,夫復何言?夫復何言?自由民主在此美名之下,多少人爭議,多少人受到傷害呀!

核四的興建,是可?是不可?是好?是不好?你們說都可,我說不可;我說可,眾曰不可。世間上沒有什麼可不可,只是看利害關係,現在社會要我說可者,請大家聯合,多人聚集,我可以向之報告可也;假如有多人集合要我說不可,我也可以附會曰不可也。為什麼要這樣模稜兩可,因為目前生存之道,只有如此可、不可也,此外,不知奈何、奈何了。

人以危險堅持反對興建核四,那麼,汽車不可上路,因為高速公路車禍太危險;飛機不准起航,因為空難太恐怖;人民不能遊山玩水,因為犧牲者太多;百姓不能都市居家,因為空氣汙染、空調不足,有傷身體。依此,地球城市太小,人擠為患,大家都搬到山上與虎狼野獸同居,又有何不宜?

最近網路流傳一則趣談:

美國:他想打誰?就打誰。

俄國:誰都不敢打他,他也不會去打誰。

英國:美國打誰?他就打誰。

日本:誰打他,他就叫美國打誰。

中國:誰打他,他就打誰。

北韓:誰打他,他就打南韓。

台灣:誰都不打他,他自己打自己。

真是可嘆也,可憐也,可悲也。

(原文刊載於2014年5月6日《人間福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