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台灣民主的困境究竟為何?
首頁 > 人物 > 謝哲青台北 > 台灣民主的困境究竟為何?
台灣民主的困境究竟為何? 發文時間: 2014/6/3   文 / 謝哲青台北 瀏覽數 / 24,000+

台灣只要到了選舉年,幾乎,所有議題毫無意外地都會貼上政治標籤。媒體攻訐程度也隨著大選日逼近而更加狹隘激烈。從理念之爭轉化為意氣之爭只有一線之隔,政黨精英份子發言變成近親繁殖的陳腔爛調,民主辯論淪落為叫囂隳突的泥巴摔角。行動裝置所導致的資訊浮濫,卻弔詭地讓民眾顯得孤陋寡聞。所謂的「知識份子」顯得既傲慢又缺乏自信,對權力趨炎附勢又急功短利,成為美國社會評論家克里斯多夫・拉許(Christopher Lasch, 1932 - 1994)眼中「罹患社群官能症,活在自我中心,背叛民主社會的階級份子」。台灣社會的困境究竟為何?民主的可能又在何方?媒體的綜藝化操弄,理性群眾的無言沉默,公共事務的操作,難道只能淪為政客算計的遊樂場嗎?

如何重拾責任感與民主辯論的價值,或許,太平洋的彼岸能提供些許的線索。

18世紀革命建立的美利堅合眾國,是史上第一個由知識份子主導的民主政體。其中有兩位開國元勛值得我們特別注意。一位是來自新英格蘭平民家庭的約翰・亞當斯,在革命初期強勢主導大陸議會,他認為新生共和國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中央政府,如此國家才有足夠力量管理、防衛。權力必須穩定地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中,亞當斯看見法國大革命所帶來的血腥毁滅,因此對政治上的平民傾向抱著懷疑警惕的態度,亞當斯務實,主張精英治國。

而來自南方維吉尼亞的湯瑪斯・傑佛遜,出身於貴族仕紳階級,卻極力主張全民平權。他認為聯邦政府由各州組成,聯邦各州應該擁有對等相同的權利,每位公民都應該接受教育,並參與公共事務。傑佛遜熱情,具理想主義色彩,是全民政治的擁護者。

亞當斯與傑佛遜分別在華盛頓之後就任美國第二任及第三任總統。傑佛遜在1796年大選還曾擔任亞當斯的副總統。只不過這兩位在建國初期的革命盟友,因為不同的治國理念,在外交內政上都同床異夢,針鋒相對。後來,1798年的《外國人和反顛覆法案》讓兩人矛盾激化,終於反目成仇。

亞當斯與傑佛遜因而斷絕往來長達13年,不過後來到了1812年,昔日的恩怨淡了,現實的考量没了,透過本傑明・拉什的穿針引線,他們重拾紙筆,開始長達14年的通信,兩位前總統以158封信,既具體而微地討論政策,也各自闡述兩人最大分岐:精英政治與平民政治。直到21世紀的今天,全球民主政治制度還在這兩種理論中尋求平衡。

如果我們對民主政治懷抱理想與希望,請試著放下成見,理性耐心地傾聽彼此的聲音吧!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