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是畢業?還是開始?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是畢業?還是開始?
是畢業?還是開始? 發文時間: 2014/6/26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24,350+

又是鳳凰花開、蟬唱入雲的時節,也是莘莘學子們即將步出校園走入社會的時刻。在英文裡,畢業典禮commencement是開始的意思,完全沒有中文裡畢業代表結束的意思。其實畢業就是生命中一個新的起點。

幾個月前,一些青年人在台北街頭以激越的方式,展現他們對當前環境與現行體制失望和不平的訴求,無論贊成或反對,它所顯示的是當前似乎沒有任何課題比尋求社會共識更重要。此刻的年輕人在面對未來時,是充滿了希望、憧憬與自信;還是徬徨、挫折與不滿?畢業可以保證找到工作,且學以致用;還是處處碰壁,俯仰有愧?社會是更公義進步,還是更功利倒退了?一旦追究起責任,應該反求諸己;還是應該歸咎政府?這些都是走出校門的社會新鮮人不可避免會面臨或思考的問題。

回想40年前在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的前夕,我和四個來自不同背景的室友共同整理我們在大學四年中累積的記憶。就在天快要亮的時候,我們突然同時問對方:「現在,我們未來的生活大概沒有太多的顧慮,所以,我們這一輩子到底要做些什麼事才有意義?」雖然主修不同,但我們都曾經上過有關哲學的共同科目。總之,我們探討也論辯了一些哲學的課題,也都試著說出我們所了解的由自然、人類、道德、生活和美學所構成的世界,以及什麼是一個公義的社會。也討論過科學的新發展應該如何處理社會變遷,以及科學和道德與宗教的關係。平常一群年輕人彼此針鋒相對,互不相讓,但那一天在天將亮的前一刻,寢室裡突然一片靜默,因為我們突然發覺,我們所問的問題其實是自有人類以來就不斷在問的問題:「我們生命的意義何在?」但這一次卻不是學術性的探討,而是我們切身問題的探討。當然,我們在當時都沒有任何答案。如果有的話,那才真是嚇人!

40年後,我仍然沒有答案。當然,如果我今天有了答案,也同樣會讓人感到吃驚。但最重要的是,我們的確問過這些問題。事實上,從畢業那時開始,我就不斷地問自己同樣的問題,一遍又一遍:「我的人生要做些什麼?」我希望每一位年輕人都能跟我這樣做。因為當你面對一個人們顯然彼此漠不關心而且基本上殘酷的世界,你會須要不斷調整讓它回歸正軌。我覺得一個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要找到真正的使命感,也就是每一個人自己人生的目的。但不要指望馬上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經過60餘年的生命和40年的職業生涯,我仍然還沒有清晰的答案。最重要的是要繼續去尋找,切不可只是跟著眼前的慾望,或是貪婪的誘惑去行事。

在資本主義世界中,商業人士是現代社會的核心,也是骨幹。但每一個社會都需要一套適當的價值觀去運作,商人也應該而且必須在塑造這些價值的過程中發揮積極的作用。道德和美德是社會穩定和進步最重要的基礎。人不是天生就有美德或生來就瞭解道德。據古希臘人說,美德必須每天在日常生活中去培養和實踐。道德和美德也像任何其他人類的技能,如音樂、體育或其他形式的藝術一樣,須要不斷地練習和訓練,才能達到最好的境界。在我們的生命中,只有透過合乎美德的行為,才能實現個人的尊嚴。

要記住,即使是商業社會,人的生命不會僅僅是為了賺錢而已,世上有很多比這更重要的事。 18世紀啟蒙時代哲學家伏爾泰曾說:「人是平等的。人之所以有差別,不是靠出生,而是靠道德。」堅持道德也是人異於禽獸的地方。

湯馬斯.佛里德曼在他所寫「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的這本書中告訴我們,21世紀的世界是平的。相信「世界是平的」概念現在更廣為大多數的人所熟知。我也贊成湯馬斯.佛里德曼的論點,在新的社交網絡、虛擬商務平台、可移動和互聯網風行的世界裡,這個世界是變得更平坦。然而,在單一國家的勞動人口中,社會其實已經變得很不平坦,科技使勞務市場中改變工作成為更不容易。當然商業社群中,高成就者仍比比皆是,但這也意味著他們對這個社會必須要負起更多的責任。

商業周刊 (Businessweek)5月4日這一期的封面故事標題是「成功的問題(The Success Issue)」。當中列舉了世界上許多成功的案例,包括約翰.亨利(John Henry)和他的棒球王朝,以及艾倫.埃德勒(Alan Adler)的「空壓式咖啡壺(AeroPress)」,也就是目前最熱門和最新的咖啡壺。周刊也介紹了一些早期成功的少年人,年齡從7到16歲。所有的故事都非常有趣,但顯然成功沒有捷徑。每個人之所以成功,都是因為有獨特的經營理念和方法,但他們都真正樂在自己成功的過程中。我相信做一件事情的過程,遠比成功本身更有趣、更有價值。就像旅程始終比目的地更為重要。

在變幻莫測的現代世界中,這個世代的科學和社會發展一定會不斷發生革命性的變化。每一個人也就在這樣的背景下,踏上自己亮麗的個人航程。我們會面臨快速的技術變化,緩慢的傳統變化(這雖令人沮喪,卻是生活的現實),而主權和平等概念也不斷推陳出新(每個人對平等的定義不同),最後全球相互聯結(interconnectedness)會成為現代世界最具代表性的標誌。在21世紀這個競爭極其激烈的現代社會中,效率會變得比公平重要,個人自由也會比平等更具意義。的確,民主與競爭力並不一定相關,甚至也不一定攸關幸福。但某些人世普遍的價值觀必須共同堅持到底,也要持續為個人的自由和每個人公平追求快樂的機會而奮鬥。

我們還須面對一個自主的個體,也就是每個人自己的自由意志。人類有驚人的彈性,來回應所有世界上可能的令人震驚的變化,這種能力讓我們可以繼續推動科學以及社會變革。因為這些新的變革而享有新特權的人,必須更有自覺意識要努力讓社會變得更平坦。每一個人的每一天和每一個行動都是在創造歷史,而且每一個行動都會影響到子子孫孫的未來。

最近在從歐洲回來的飛機上,我讀到普林斯頓大學前校長威廉.鮑恩(Dr. William Bowen)博士的一篇文章。他說:「沒有攸關人類未來的重大思想是會不得罪人的,而每一個真正舉足輕重的人都會被別人攻擊。」(No consequential ideas ever failed to offend someone and no consequential person was ever spared great offense.)事實上,無論古今中外,世界上偉大的思想家們從來就不是街頭的普通人,他們都與眾不同,且飽受爭議。他們和他們的理念大都受到抨擊,往往不被當時的社會所接受。舉例來說,蘇格拉底被雅典判處死刑,雅典當時是一個民主國家;但丁被佛羅倫斯放逐,佛羅倫斯也享有民主盛名。歷史已經清楚地告訴我們,單靠民主並不能保證一個理性和有道德的社會。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也曾經說過:「不要讓別人的意見淹沒了你內心的聲音。最重要的是要有堅持自己理想和直覺的勇氣。」(Don’t let the noise of others’ opinion drown out your own inner voice.  And most important, 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own heart and intuition.)我們都要全力維護我們心中的理想和信念,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鮑恩博士的文章還談到了「微侵犯」(Micro Aggression)這個議題,這不僅只發生在台灣,實際上也困擾著當今大多數的民主政體。當然,在一個真正自由論者的世界中,人們是有冒犯他人的權利的。然而,學習如何被冒犯也是每個人的基本責任,只是大多數人不容易接受而已。當今的社會經常是單方面的,對大多數人來說,只有我這邊是對的。1950年代著名的美國全國廣播節目主持人拉爾夫.索克曼(Ralph Sockman)曾經說過:「考驗勇氣的時刻,是當我們居於少數時;考驗寬容的時刻,則是當我們居於多數時。」(The test of courage comes when we are in the Minority.  The test of tolerance comes when we are in the Majority.)我們生活在民主制度中,常會發現民主不必然與個人幸福或企業競爭力有關。然而,一個社會要知道如何秉持道德觀,再加上民主制度,這樣才能確保社會未來的繁榮。

許多啟蒙時代的哲學家們曾告訴我們個人自由和自由意志的重要性。但是否每個人都真正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自由」?自由是否意味著,一個人只要不犯法就可以隨心所欲做任何他想做的事?就像餓了就吃,渴了就喝,累了就睡,是這樣嗎?不,完全不是。因為這種行為方式雖然不受別人控制,但仍然受到自己的感情和慾望控制。人的行動只應受到理性思維和深植的道德觀所控制。要做自覺的決定,不能只受個人的情緒或慾望左右。必須學習如何思考和控制自我思想的內容和思考的方式。

談到思考,智商(IQ)決定了學生學習的成果。但我相信未來的成就需要三個更多的Q:EQ,AQ和MQ。 EQ是情緒商數(Emotional Quotient)。AQ是敵手商數(Adversary Quotient)。MQ是道德商數(Moral Quotient)。在未來的職業生涯中,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道德、對手以及逆境將是成功的關鍵。在職涯中,問題和挫折是不可免的,但始終要記住邱吉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最黑暗期間曾經說過的一句話:「永遠不要放棄,永不放棄,永不,永不,永不,永不放棄任何東西,無論大小,無論龐大或細瑣,永不放棄,除了對榮譽和美好理想的堅信以外。」(Never give in, never give in, never, never, never, never give in nothing, great or small, large or petty, never give in, except to convictions of honor and good sense.)(邱吉爾的確說過這麼多「永不」,不信可以google一下。)

當今世界是充滿爭議的,且今日更甚於往昔。其中一些爭議,可能是因實質意見歧異,或者一些思想上的混淆所造成。不幸的是,許多衝突在過去和現在都是因為自私和個人動機所引起的。今天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是民主制度,或至少是朝著更民主的方向前進。但我們要知道,在1940年代,全世界只有11個民主國家。民主思想並不一定是大家接受的普世真理,即使在今日世界。民主政治是一個即使今天有高教育程度的人都仍然沒有完全理解的概念。

在民主政府制度中,政治權力是透過普選獲得的。從理論上講,政治權力彼此制衡應該會把整個國家導入積極的發展。但在現實中,要期待反對黨幫助一個執政黨治理好國家是不切實際的。如果反對黨希望在下次選舉中當選,選民必須認定執政黨是完全不稱職的,施政一塌糊塗。這正是發生在今日世界中許多民主國家的現況,所有政治人物都熱衷於權力鬥爭,政黨之間更為私利而僵持不下。

 

柏拉圖在兩千多年前的著作《共和國》(The Republic)一書中,認為由哲君(philosopher kings)統治的烏托邦社會是最美滿的,但事實上這並不存在於現實生活中,當然今日世界也沒有太多不自私的政客。20世紀初被稱為「巴爾的摩聖人」(Sage of Baltimore)的記者孟肯(H. L. Mencken)曾指出,「民主制度下,一個政黨總是卯足全力要證明另一個黨是不適任的。通常情況下兩者都成立,也都是對的。」(Under democracy one party always devotes its chief energies trying to prove that the other party is unfit to rule and both commonly succeed and are right.)我們經常在報紙上看到,一個國家的政治制度傾向兩極化,而實際上在多數時間裡,國家是因為大多政黨只顧本身私利而陷於癱瘓。所以企業界不應該完全脫離政治,而成為只顧商業利益的沉默大多數。企業界應該強調和社會是一體的,同時也要試圖參與政治議題讓政治出現新局面。畢竟柏拉圖也說過,最可怕的政客就是全職的職業政客。他們需要受到監督,並應經常聆聽社會中如農民、工人和商人…等的意見。

只要我們不讓私慾和貪婪蒙蔽我們的心靈,人的內心其實都有一盞心燈,或說是內建的GPS在指引著我們。20世紀的教育家和神學家霍華德•瑟曼(Howard Thurman)曾經說過:「不要問自己世界需要什麼。要問自己什麼事會鼓舞你的情緒,然後照著去做。」(Don’t ask yourself what the world needs.  Ask yourself what makes you come alive and then go to do that.)永遠跟隨自己的熱情,並保持自我。美國收入最高的脫口秀主持人和製片家歐普拉(Oprah Winfrey)去年在哈佛大學畢業典禮的演講中對學生說:「你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做一個最徹底而真實表達你自己的人。」(You have only one goal and there is only one that is to fulfill the highest most truthful expression of yourself as a human being.)

在離開校門的這個轉折點,每個人都進入新的Axis mundi,在拉丁文裡,它的原意其實是「進入世界」(Access to the world)的意思。能放眼世界,就可建立自己的高度和視野,也就不容易自以為是,固步自封。期盼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真正的使命感,活得快樂,活出良善的心。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