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在音樂史裡面找網球家?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在音樂史裡面找網球家?
──孔子不必是軸心時代第一位哲人 在音樂史裡面找網球家? 發文時間: 2014/8/16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4,450+

一個人的活動與事業,如果在網球,不在音樂,而我們偏偏在音樂史裡面查找他的資料,其結果必然是徒勞無功的。

這個道理十分淺顯,但是,國學大師錢穆打這樣一個比喻,一定有他的深意。

1937年錢穆出版《國史大綱》,在引論之中打了這個比喻。他想要說明的意思,是寫「國史者,必確切曉瞭國家民族文化發展『個性』之所在,而後能把握其特殊之『環境』與『事業』,而寫出其特殊之『精神』與『面向』。」

他說,比如在中國通史裡,反覆地去求索類似於西方文藝復興、宗教革命和發現新殖民地這樣的時代,就好像是在音樂史裡面,拚命去找某一個網球家的蛛絲馬跡。找不著只好感慨的說,奇怪,這個人絲毫不活躍,也從來沒有受過任何重視的記錄。這個人究竟存在過嗎?人們忍不住要問。

錢穆感慨而嘲諷的,是1937年當時那樣一個以西方為準的缺乏民族自信心的治史環境。時至今日,77年之後,環境殊異,自不待言。

可是這樣類似的「在音樂史當中找網球家」的心態與現象,是不是已經完全不存在於中國歷史研究之中了呢?

我相信應該是不大存在了,但我猜想,在音樂史當中找某個「音樂家」,有的時候還是會找不到,或者雖然找到了,但可能會發現所給予的篇幅與權重,似乎不那麼恰如其份。

其中一位這樣的「音樂家」在中國,是老子。

研究漢學而不恰如其份地對待道家思想,在我們這個漢學史家與思想家們高舉儒家的時代,似乎是一個比較普遍的現象,但那就像是在探討西方近代音樂史的源頭的時候不重視维瓦爾第和巴哈一樣,可能存在著疏漏。

在唐君毅、牟宗三和徐復觀三位新儒學大師之中,徐復觀難得地對道家思想給予過比較公正的評價。他認為在中國文化過程發展過程中,儒道兩家思想都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共同構成了中國文化的骨幹,二家「雖有積極與消極之殊,但其深入人心,浸透到現實生活部面的廣大,亦幾乎沒有二致。」(我以為,道家是否消極還很值得商榷。)

徐復觀等於是說,儒道兩家共同構成了中華文化發展的「個性」(錢穆用詞)。

而中華文化發展的個性是從什麼時候產生的呢?我們不能忽視西元前第一個世紀的所謂軸心時代。在哲學家雅斯培(Karl Jaspers)所描述的這個時代,人類開始有了哲學家,中國的隱士與遊士、印度的苦行者、希臘的哲學家、以色列的先知,都主張人能夠在內心與整個宇宙相呼應,從自己本身的生命,將自我提升到超乎個體和世界的境界。

在中國的軸心時代,老子與孔子都倡導摒棄原始宗教,老子提出的主張,是讓人們去認識宇宙與人世的自然客觀規律——「道」,然後在人事與政治上按照最能體現「道」的規律準則去行為。這行為便是「德」。

而孔子所提出的是要人們的行為以「仁」為目標。孔子不在意宇宙的自然客觀規律,他所訴求的是所有個體的仁心:克己復禮為仁。

孔子以「仁」做為核心與宗旨,是善中之善。老子也說,「吾有三寶」,第一寶就是「慈」,說聖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但老子認為「道」的客觀力量,遠遠強過「仁」的主觀願望。儘管常與善人,但本質上「天道無親」。荀子說:「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儒家荀子呼應了老子的宇宙觀,不啻為《道德經》做了註腳。

根據《史記》的記載,孔子曾到周王室求教於老子,而後對自己的弟子感嘆,「…龍,吾不能知其乘風雲而上天,吾今日見老子,其猶龍邪。」如果一定要認為孔子先於老子,就不能不解析處理這段以及其他著作相關的記載,或者辯說此老子非彼老子,或者說記載不準確…。但很坦白說,要駁斥這些記載,很不容易。歷史上已經有許許多多學者反覆做過了研究,近人從胡適到徐復觀到陳鼓應,都認為老子早於孔子。

我所十分尊敬的新儒家的繼承者余英時在他新近出版的著作《論天人之際:中國古代思想起源試探》,毫無保留地將孔子歸於「中國軸心突破的第一位哲人」(頁230),但余著全書對老子的年代和哲人地位不特别關注,然後在研究方法上,「只論及後世所谓『道家』的一些主要觀念而年代明顯晚於孔子者」(頁114),就此刻意強調孔子為第一人,似乎十分突兀。既無論述以支持,又不存在學術上探討誰為第一位哲人且下此斷語的必要。孔子是軸心先哲之一,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孔子是不是第一位,可以有所斟酌。

再說,儒道兩家既然共同構成了中華文化的「個性」,按錢穆的原则,治史者應恰如其份地寫出儒道兩家特殊的「精神」與「面向」,否則一本著作就可能成為了弘揚儒學之作。對老子思想没有做妥當的呈現這樣一個缺憾,在錢穆的《國史大綱》對道家思想的介紹中,已經可以找到蹤跡。但畢竟77年来已經在漢學領域出現一系列不同的論述,而且世人看到了更多的文物出土,如今余英時探討天人之際這樣一個勢必關乎老子本體論和宇宙觀的課題,做了這樣的選擇,令人很想知道他的道理,盼望他會滿足讀者的期待。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