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誰才是瘋子?
首頁 > 人物 > 劉 軒台北 > 誰才是瘋子?
誰才是瘋子? 發文時間: 2014/8/25   文 / 劉 軒台北 瀏覽數 / 30,450+

你聽過Billy the Billboard嗎?八成沒有,但在寄蜉蝣於天地般的網路人生,他還曾經紅過15分鐘。

他的爆點,就是把自己的臉出租給企業當廣告牌,以300到1000美金不等的價格,把雇主的企業商標刺青到臉上-沒錯,是真的、永久的刺青。

玩這麼大,當然會紅。有一陣子各家媒體爭相報導,也使Billy的臉成為許多不要臉的公司搶購的廣告版。但事隔五年,Billy已經被刺得亂七八糟,臉上有成人網址,還有「A片」、「放屁」等字眼。他不得不持續降價,甚至還把自己的名字正式改為一家網路公司:Hostgator Dotcom。這位連自己姓名都賣掉的傢伙,現在則在網上說自己罹患燥鬱症,希望善心人士能出錢幫他洗掉臉上那些不堪的刺青...

荒謬吧?讓我們也來認識一下Mike Merrill。在2008年,這位仁兄舉辦了一場股票上市會,賣的股票就是自己。他把自己的「命」分為10萬個股份,每股起價1元美金。持股人可以對Mike的人生計劃有所投票權,股息則以他未來的收入和身價來按照比例計算。

可想而知,一開始購買的多半只是Mike身邊的親友團,但後來竟然也有「外資」加入。Mike雖然本人還是大股東,但自行放棄了投票權。他的邏輯是:持股人都會希望投資獲利,理所當然都會為他做最好的人生決定。但問題來了:當他搬去與女友同居時,有些股東認為那會影響他的工作,所以投票否決。雖然他女友也是股東,可惜股份不夠多,於是向Mike哭訴,他的回覆竟然是:「請加碼購股。」兩人沒多久就分手了。

接下來,股東們還決議叫Mike吃素、減少睡眠、甚至叫他去跟男人約會,而這些事情Mike都乖乖地去做了,因為只要他不聽話,股東們開始大量拋售,他就會一文不值。喔,對了,各位現在還是可以投資Mike喔!www.kmikeym.com,目前股價在10美金左右,歡迎光臨!

這兩個故事告訴我們,網上什麼歪點子都有!但換個角度想,Billy和Mike所做的瘋狂事,也不過是根據既有的商業模式發展出來的,不是嗎?Billy把臉賣給企業當廣告牌,明星也賣臉給企業當廣告。那麼多小美眉想紅,不也是盼望她們的臉有一天能高價賣給大品牌?Mike把自己「股份化」,讓持股人決定他的生活,「得了錢,失了自由」,聽起來莫名其妙,卻又那麼...耳熟?

這讓我想起一個朋友Samuel。他在一家小公司上班,一人兼三職,號稱是不用打卡的責任制,但每次打電話給他,不管星期幾的幾點,他接起來一定說:「我現在在開會,等一下再打給你...」我實在很好奇一個人怎能有那麼多會要開。他永遠把工作放第一順位,是老闆的愛將,想必某天會承接整個公司。起碼,這是他的夢想。

「自由是個美妙的幻覺。」他跟我說:「沒錢,談什麼自由?」

最近又看了一部紀錄片《Bill Cunningham New York》,主角是一位紐約時報的資深攝影師。他可以說是時尚街拍的鼻祖,從1970年代開始,每天拿相機在紐約街頭遊走,捕捉紐約客有趣的穿著和造型。連「穿Prada的惡魔」的Anna Wintour都說:「Bill總是能夠看到我們所忽略的時尚趨勢。」而今這位84歲的老先生還是每天出外拍照,代步的工具是一輛腳踏車,住的是一間簡陋的小套房,連廁所都沒有。

在1980年代,Bill Cunningham和當時一本新成立的雜誌《Details》合作,專門拍攝紐約下城的時尚風格。據說當Bill接到第一筆稿費的時候,竟然在總編輯面前把支票撕了。「我不拿你的錢,你也就管不動我!」總編很識相地答應了,讓Bill盡情發揮,最高一期給了他100多頁的版面。1988年當《Details》被Conde Nast媒體集團以200萬美金收購時,Bill也拒絕了他的分紅。「你買不了我。」他說:「錢很廉價,創意和自由才是最買不起的東西!」

Hostgator, Mike, Samuel, Bill-四個人活在不同世界,卻也可能出現在你我身邊。你可以嘲笑他們、敬佩他們、說他們是瘋子,但不能說他們沒勇氣。起碼在金錢、自由、面子的三角關係中,他們很斷然地做了抉擇。可憐的是那些搞不清楚這些關係、拿不定主意、捨不得放棄,要面子要錢又要自由,瞎忙了一輩子,也不知道為什麼的人。

(原文刊載於Mens Uno國際中文版)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