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看見老子的衝動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看見老子的衝動
看見老子的衝動 發文時間: 2014/8/23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6,750+

不管你對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給予什麼樣的評價,他在百年前對老子的讚揚很有當代意義。

梁啟超在歐遊返國後感觸很深,講老子哲學(1920),一改以往對老子的其他看法,並記載了當時羅素訪問北京所作的演講,特別推崇老子。

梁啟超在《老子哲學》文字中有這麼幾段很特殊的談話,他說,「諸君知道現在北京城裏請來一位英國大哲羅素先生天天在那裡講學嗎?羅素最佩服老子這幾句話(按,是指「作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功成而不居」),拿他自己研究所得的哲理來證明。」

梁啟超引述羅素說,「人類的本能,有兩種衝動。一是占有的衝動。一是創造的衝動。占有的衝動是要把某種事物據為己有。這些事務的性質是有限的,是不能相容的。例如經濟上的利益,甲多得一部分,乙丙丁就減少得一部分。政治上權利,甲多占一部分,乙丙丁就喪失了一部分。這種衝動發達起來,人類便日日在爭奪相殺中。所以這是不好的衝動,應該裁抑的。創造的衝動正和他相反,是要某種事物創造出來,公之於人。這些事務的性質是無限的,是能相容的。例如:哲學、科學、文學、美術、音樂,任憑各人有各人的創造,愈多愈好,絕不相妨。這種衝動發達起來,人類便日日進化。所以這是好的衝動,應該提倡的。」

梁任公評論說,「羅素拿這種哲理做根據說老子的『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專提倡創造的衝動。所以老子的哲學是最高尚而且最有益的哲學。」

梁接著評論,「我想羅素的解釋很對。老子還說,『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孰能有餘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聖人為而不恃,功成而不處。』損有餘而補不足,說的是創造的衝動,是把自己所有的來幫助人。損不足以奉有餘,說的是占有的衝動,是搶了別人所有的歸自己。老子說『什麼人才能把自己所有的來貢獻給天下人?非有道之士不能了。』老子要想獎勵這種「為人類貢獻」的精神。所以在全書之末用四句話作結,說道,『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這幾句話極精到又極簡明。」

梁啟超和羅素二人這番話,對老子的評價極高,對於今天很流行的軟實力(soft power)概念,又呼應得那麼貼切,值得回味。有能力的人自己本身,或者甚至經過幾代人的共同努力,將辛苦創造出來的寶貝能夠讓全世界同樣珍惜,使得全世界都將它視同己出,認為是人類的共同文明資產,不期待佔有,卻給予捐助支持和愛護保育,那不是吸引力和影響力是什麼?

故宮收藏的國寶、柏林愛樂交響樂團、貢獻卓著的慈善機構、作育英才的學府、一部受人尊重的憲法和它的優秀傳統、一個人人愛護的品牌、一位特殊人物的故鄉、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社區、一個偉大的建築作品、…等等,不一而足,都是軟實力的憑藉。

老子的哲學不僅被形容為高尚而且有益,在中華民族的軸心時代,老子對「天人之際」課題的貢獻,被再三明確肯定過。

「老子說的『先天地生』,…,這分明說「道」的本體,是要超出「天」的觀念來求他;把古代的「神造說」極力破除。後來子思說:「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董仲舒說:「道之大原出於天。」這都是說顛倒了。老子說的是「天法道」,不說「道法天」是他見解最高處。」這是梁啟超晚期歐遊後的觀點。(見《老子哲學》)

梁啟超接著强調,「常人多說老子是厭世哲學,我讀了一部老子,就沒看見一句厭世的話。… 老子是一位最熱心熱腸的人。說他厭世的,只看見『無為』兩個字,把底下‘無不為’三個字讀漏了。」

同一時代的章太炎也說,「老子並不相信鬼神,和占驗的話。孔子也受了老子的學說,所以不相信鬼神,只不敢打掃乾淨;老子就打掃乾淨。」(見《國學講演錄》)

胡適早年在北京大學任教,他的研究结果是,「老子哲學的根本觀念是他的天道觀念。老子以前的天道觀念,都把天看作一個有意志、有知識、能喜、能怒、能作威福的主宰。…老子生在那種紛爭大亂的時代,眼見殺人、破家、滅國等等慘禍,以為若有一個有意志知覺的天帝,決不致有這種慘禍。」

胡適在1958年重新肯定這個見解,並且還大徹大悟地針對孔子老子孰先孰後問題做了一個很有趣的補充,他說,「我忽然明白:老子年代的問題原來不是一個考證方法的問題,原來只是一個宗教信仰的問題!像馮友蘭先生一類的學者,他們誠心相信,中國哲學史…當然要認孔子是『萬世師表』。在這個誠心的宗教信仰裡,孔子之前當然不應該有一個老子。」(見《中國古代哲學史》台北版自記)

胡適作過許多考證,認為老子早於孔子。(藉此引参前刊拙文《在音樂史裡面找網球家?-孔子不必是軸心時代第一位哲人》

徐復觀也以為老子早於孔子,並且大約在1962年指出,「由宗教的墜落,而使天成為一自然的存在,這與人智覺醒後的一般常識相符。在《詩經》、《春秋》時代中,已露出了自然之天的端倪。老子思想最大貢獻之一,在與對自然性的天的生成、創造,提供了新的、有系統的解釋。在這一解釋之下,才把古代原始宗教的殘渣,滌蕩得一乾二淨,中國才出現了由合理思維所構成的形而上學的宇宙觀。」(見《中國人性論史》)

最後,畢生致力於研究老莊的陳鼓應教授總結,老子「消解了意志的天、作為的天,他把前人視為無上權威、不可侵犯性的天拉下來,屈居於混然之『道』的下面,而成為漠然存在的自然之天。總之,老子解釋宇宙現象時,破除人格神創造的說法,而重視萬物的自生自長,純任自然,… 他的形上學是有重大意義的。」(見〈老子哲學系統的形成和開展〉一文)

中國湖北省沙洋縣紀山鎮郭店一號楚墓,在1993年10月出土804枚竹簡,現藏於湖北省博物館。經考證郭店楚簡抄寫成書的時間不晚於戰國中期,是到目前為止中國所發現最早的原裝書。郭店楚簡共一萬三千餘字,全部為先秦時期的儒家和道家典籍,共18篇,包含道家著作《老子》甲、乙、丙三篇,對老子學說的年代與內容,給與有力的證明。

我們為什麼對老子思想這麼在意呢?一方面是因為老子一再地被刻意誤解和忽視,另一方面,老子建構的本體論和宇宙觀,實在是軸心時代的偉大貢獻,對華夏民族的思想與個性,又影響極其深遠,在全球化遇到了宗教與宗教彼此之間不能進行對話的今天,更具備了普遍的意義。老子創造了規模宏大而有系統的哲學,在這哲學體系裡,人可以不通過巫,不通過天,不經過上帝,而直接與道相呼應。這道是合乎自然的合理思維。

我們應該同時在意的,是在這個時代,老子是中華文化軟實力十分重要的成份。《道德經》是被譯為世界各國語言最多的中華民族創造的經典之一,據研究指出,西方學人迻譯外國典籍,最多是《聖經》,其次是《道德經》;早在唐玄宗時期,玄奘與道士成玄英將它譯為梵文。漢學如果不給予它恰當的對待,會是不正確的,也是不智的。

再說道家思想本身對世界的獨到理解,恰恰正是軟實力。老子說,「江海所以為白谷王,以其能為百谷下」;又說,「弱也者,道之用也」。《道德經》說「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又說,「利萬物而不爭」。這不是描述軟實力,是描述什麼?

羅素和梁啟超看見的老子提倡創造的衝動,莊子給予過精彩的繼承和發揚,到今天還有着廣大的影響。梁和羅站在傷亡達三千多萬人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後殘破的歐洲,而思緒起伏,檢視老子。相隔約一個世紀的今日,時代又讓國際政治學者約瑟夫奈(Joseph Nye)提煉出軟實力這個概念。一再的巧合大概不是巧合,由此可見老子哲學的積極本質與韌性。

看起來,時代不僅不能淘汰他,還愈來愈需要他。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