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創造性思維:一國兩制的重新定義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創造性思維:一國兩制的重新定義
創造性思維:一國兩制的重新定義 發文時間: 2014/8/24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4,100+

日前,美國和中國大陸在紐約舉行的「二軌閉門會談」中,出現了一個值得注意及追蹤的焦點話題,雙方論及:北京「一國兩制」中的「一國」概念,有否可能就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而重新定義?

此一極具代表性的美陸「二軌會談」,每年舉行兩次。此次與會者,美方由現任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薄瑞光領軍,隊員包括芮孝儉、羅德、卜瑞哲、包道格、楊甦棣及一位美國現役准將等十餘人;陸方則由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率團,隊員包括外交部參贊陳海平、學者賈慶國,及國台辦現職官員等十餘人。從這個陣仗可見此會的分量,可視為太陽花事件後美陸雙邊的重要檢討對話,話題涉及2016年後的兩岸可能情勢及台灣經貿邊緣化等方面,並作成20餘頁正式紀錄。

會談紀錄的「兩岸關係」結論部分,在「創造性及新概念的時刻」一節中,有如下記載,略謂:會談中,陸美雙方皆論及必須探尋拉近海峽兩岸關係的新語詞(terminology)與新概念(concepts)。雙方有一個共識是,「一國兩制」在台灣沒有市場,並論及北京的「一國」概念有否可能就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而重新定義;又稱,在當前的兩岸僵局下,對此類問題的「創造性思維」可能有助提升台灣方面的信任。

這段紀錄有幾項重點:一、雙方共認,兩岸關係正陷僵局,而此時正是一個應當探尋新語詞、新概念的時刻。二、雙方皆知,「一國兩制」在台灣沒有市場。三、雙方皆論及,能否就「一國兩制」中的「一國」概念,以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方式而重新定義(to be redefined in a manner that acknowledges the existence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此一前所未見的「創造性思維」,居然出現在美陸的二軌會談中。我們站在台灣的立場上,第一個感受就是,何以此類觀點竟然以「共識」形式出現在美陸會談中,卻從未見諸兩岸的各種形式會議?難道所謂的「新語詞」、「新概念」、「新架構」,只能出現在美陸之間,卻不容出現在兩岸之間?

重新定義「一國兩制」中的「一國」概念,確實有可能為兩岸創造新境界。一、這是「一國兩制」的引伸,有利於北京政策的傳承與創新,可為「託古改制」建立憑據。二、「一國」若能以容納中華民國而重新定義,則「一國」即能朝「大屋頂中國」、「大一中架構」的概念發展。三、「一國」若延伸放大為「大屋頂中國」、「大一中架構」,「兩制」即是「由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這就是在「創造性思維」下「重新定義」的「一國兩制」。

走筆至此,已經可見二軌會談的「重新定義一國概念」的提法,與施明德等人所提「大一中架構」有頗大交集之處。大一中架構主張:在大一中架構下,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皆是一部分的中國,兩岸由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重新定義「一國」概念則稱,就「承認中華民國」而重新定義「一國」。在此,兩者所稱「一國」,皆是「同時包括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上」的「上位概念」或「第三概念」的「中國」。只要落實了此一「上位中國」,兩岸交戰政府即成分治政府。若謂此為「重新定義」的「一國兩制」,誰曰不宜?

此次陣容壯盛的二軌會談證實:「重新定義一國概念」,可能是解決兩岸僵局的唯一門徑。但美陸二軌居然可以排闥直入地談論「重新定義一國」,而施明德等人所提「大一中架構」(也是重新定義「一國」)卻被有些人視為異端。難道兩岸問題果真是由美國「共管」,而不是在兩岸間「什麼都可以談」?

我們希望美陸當局繼續關注及追蹤「重新定義一國概念」的議題,這是歷史之鑰,不容得而復失。更重要的是,北京方面應當開放禁區,容許「重新定義一國概念」之類的議題出現在兩岸間各種形式的會談中。畢竟,北京眼中不能只有美國人,而必須把台灣人民放在眼裡。

如此,兩岸始有可能找到突破僵局的新語詞、新概念及新架構。

(原文刊載於2014年7月14日《經濟日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