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面對成功與失敗的兩難
首頁 > 人物 > 魏 崢台北 > 面對成功與失敗的兩難
面對成功與失敗的兩難 發文時間: 2014/8/26   文 / 魏 崢台北 瀏覽數 / 17,900+

「手術前(冠狀動脈支架置放術),說不擔心只是安慰他人,雖然該手術發展成熱,但再小的風險機率一旦發生,對當事人就是百分之百。」陳長文律師在日前發表於聯合報「再遇死亡天使」一文中如此說道。

對外科醫師而言,手術成功率為多少?是病患及家屬最常提出的疑問,在面對病痛、手術風險,大部份的人總理所當然認為自己會是在成功的那一端,極少人能像陳律師如此坦然明白:即便風險再小,遇上了就是百分之百。尤其心臟外科是須開膛讓心臟停止跳動走體外循環的大手術,當跟病人解釋將進行的是困難度極高的手術時,有些無法進入狀況的患者會回應:只要醫師你用心盡力,一定沒問題的!這時候往往須要花更長的時間說明,才能讓病人及家屬明白,但你以為對手術都清楚了解,他們卻信心滿滿地說:就算有再高的風險,對醫師你而言應該沒有問題的!

醫師不是上帝,醫師同樣是個凡人,面對瞬息萬變的手術,如何知道這一刀劃下去,對病人一定有幫助,所有的過程會如預想般的順利,說實在醫師能做的就是步步為營,認真的看待每一次挑戰。

記得好多年前有位換心病人,因為工作的關係赴美國,由東部到西部由南至北,進行了一次長時間的旅行,因為時差的緣故,忘記定時吃抗排斥葯,回台後不適立刻入院進行檢查,發現植入的心臟有排斥的現象,沒想到病情變化快速,短時間即因心臟衰竭入住加護病房,甚至得緊急放置葉克膜(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機器暫時輔助他的心肺循環,藉此期望他的心臟功能可以好轉。數日後正當我們擔心若不能將葉克膜移除,將會因長時間機械性血流循環破壞紅血球而造成溶血,甚或血栓等併發症時,某個早晨任憑護理人員怎麼使勁搖喚都叫不醒他,才發現夜裡因急性腦血管出血發生嚴重中風。心臟功能不佳、中風昏迷,孱弱的身體狀況不知道能不能承擔須長時間麻醉的開顱手術,以移除導致他昏迷中風的血塊。

手術的成功率有多少,真的危急到無法估算,面對成功與失敗的兩難,惟有兩權其害取其輕,與家屬討論後,決定立即進行腦部手術,病人雖然撐過了漫長的手術,但術卻後持續昏迷數十天未見轉醒,當我們覺得可能會失去他時,病患卻奇蹟似地醒過來。說實在的,醫學雖然是科學的知識體,卻仍有著許多無法掌握確知的灰色地帶,而醫療處置所對應的結果,常常也不一定是有條理的。以結果論這是一個成功的手術決定,但醫師也有下錯決定的時候。

誠如Dr. Atul Gawande在他書中《一位外科醫師的修煉》所言:醫師也有犯錯時。儘管如此,能坦然去面對錯誤的態度,避免再次發生同樣錯誤才是非常重要的。以102歲高齡過逝的台灣「外科國寶」文忠傑教授,一直到去逝的前半年,只要還能走動,戴著助聽器,他一樣準時出席三軍總醫院外科部的病例討論會,駡起後生晚輩來,仍舊中氣十足,基於「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之理念,文教授即使百歲仍堅守臨床教學崗位,就是希望後輩學生能藉由不完美的病例,從現在開始,在日後的行醫中可以做出最正確的決斷。

身為醫生雖然沒辦法阻止死亡天使近身,但每一次與死亡之神交鋒,都期盼自己是名戒慎應戰的新手。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