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香港印證:一國兩制不可行諸台灣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香港印證:一國兩制不可行諸台灣
香港印證:一國兩制不可行諸台灣 發文時間: 2014/9/14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11,050+

「一國兩制」原本是北京的對台方案,卻先行之於香港;如今,香港的經驗已可印證:「港式一國兩制」不可行諸台灣。

香港在「特首普選」出現瓶頸,而中華民國已是將舉行第六次總統直選的政體。試問:如何能在某年某日突然宣布中華民國終止存在,然後命令台灣人民此後不再選總統而改選特首,而特首候選人則由「提名委員會」依據「愛國愛台」的標準產生?想像中,這可謂絕無可能。

北京若要台灣「選總統換選特首」,只可能有兩種強制途徑。一、以武力拿下台灣;二、以經濟及外交纏垮中華民國。但是,若用這兩種方法來滅亡民主自由政體的中華民國,非但是與世界文明與國際輿論為敵,更在即使拿下台灣後將產生難以收拾的治理難題。因此,此處說北京若欲以武力或經濟外交糾纏來逼台灣就範,並非說在實力上絕無可能,而是指其都會闖下無法彌償的大禍,必將面臨內外皆難收拾的局面,而使得這兩種途徑皆絕非明智的政策選項。

北京若不能以軍事及外交經濟窒息手段處理台灣問題,如何能使台灣「選總統換選特首」?反過來說,正因「一國兩制」是要台灣「選總統換選特首」,更使得台灣人民拒絕這個方案。

香港不是烏坎村,烏坎事件是被專政體制包圍的村落事件;但香港卻是百年國際都會,並且已具多元思考的公民社會。烏坎村在「一國一制」之下,但香港卻有「一國兩制」的政治承諾。因而,香港特首普選如今出現此種瓶頸,未必是原設計者鄧小平的原意初衷,而可能是後繼者不具發揚光大的能力所致。「特首普選」的失敗,被視為「一國兩制」的失敗,亦為香港的政治穩定埋下長期隱憂。

尤其,台灣不是香港。如前所述,香港是在爭取「特首真普選」,但中華民國將是第六次直選總統的政體。香港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之下,但中華民國卻是一個主權獨立的政體,否則豈能第六次舉行總統直選?香港向北京爭的是「民權」,但兩岸之間卻有「主權」的爭議。

香港普選的爭議在「愛國愛港」四字。北京其實可規定以內亂外患罪來審判叛國事件,但不宜用「提名委員會」來進行「愛國愛港」的政治篩選。回頭來看,倘若台灣實施「一國兩制」,難道也將以「提名委員會」來主宰「愛國愛台」的標準?屆時,台灣人民被剝奪了「愛中華民國」的權利,而要在「亡國」的心結下去「愛中華人民共和國」,又若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批評即被指「不愛國/不愛台」,誰能想像台灣屆時將陷於如何不可收拾的局面?何況,台灣目前是「台獨除罪化」,唯賴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微妙抉擇之間,以社會民意的依違來處理平撫台獨問題,但「一國兩制」若使中華民國終止存在,勢將使台獨直接對上「中華人民共和國」,那又將使「愛國愛台」的爭議更形複雜。

一國兩制在香港撞牆,可以印證「港式一國兩制」更不可在台灣複製。暫不論世局及兩岸的萬般複雜糾葛,只因台灣有中華民國,又直選總統,就絕不可能要台灣在「提名委員會」下去選「特首」。兩岸問題不能只看力,也要看理,必須在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你吃掉我,也不是我吃掉你」的方針下,來思考解決方案。

北京恐怕很難放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兩岸方案。但是,「統一」必須考慮「保全中華民國的統一」,「一國」則應考慮「包納中華民國的一國」,也就是應當思考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共存並立的「大屋頂架構」。這也正是今年六月由薄瑞光、孫亞夫領軍在紐約舉行的二軌會談中所提,應當思考將「一國兩制」中的「一國」,「以包納中華民國的方式重新定義」。因為,即使實行「一國兩制」,北京承諾香港「馬照跑/舞照跳」,但台灣卻有一個「總統照選」的問題,這才是所有問題的根本。

我們希望香港的普選僵局能在「五步曲」的未來步驟中獲得改善,以免玉石俱焚,也不要就此毀掉了鄧小平「一國兩制」的政治遺產;更希望北京當局能「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及早認知「港式一國兩制」不可行諸台灣,而能在「大一中架構」下提出一個兩岸新架構。

(原文刊載於2014年9月8日《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