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小確幸
首頁 > 人物 > 劉 軒台北 > 小確幸
小確幸 發文時間: 2014/9/24   文 / 劉 軒台北 瀏覽數 / 48,750+

早上在河邊跑步時,看到了一支打氣筒。

它被安裝在一座橋下,靠近騎士們的休息區,旁邊的牌子寫著:「愛心打氣筒,請珍惜使用/水利工程處。」

一支售價1000多元,美式和法式內胎通用的專業打氣筒出現在這裡,令我驚訝。它看來已經在這裡有一段時間了,雖然底部被固定在地上,但附近沒人看守,竟然還完好無缺。

如果是在紐約市,我估計這支打氣筒不會撐過一個禮拜。不是被偷,就是被蓄意破壞,這是以我在紐約居住了20年的經驗所判斷。我也在波士頓住了10年,估計在那裡它能存活一個月,但要是靠近學區,可能兩週也掛點。巴黎的vélib(那裡的U-bike)才剛推出兩年,腳踏車受損率就高達80%,其中8000多台被偷竊,有些還直接被丟進塞納河。這都是大城市的隱痛,因為太大,人太多、太雜,所以公共設施很難維護。台北是中小城市,市民普遍也很有公德心,所以還能享受這種貼心的公共服務。

以這個念頭,我拿手機拍下這支打氣筒,並上傳臉書分享,加註:當國際媒體用市民所得、物價、建設等條件來評估一個城市的「生活品質」的同時,或許也可以做個「公用打氣筒存活率」的測驗,列為評估項目之一。我相信,台北會是名列前茅的。

這篇感言兩天內就獲得了一萬多個讚,網友們反應熱烈,大部份都說台北好啊!住這裡好幸福!但也有人不以為然,還直言:「不要自爽!」

「不要自爽」,確實是個警語。

不久前有人說台灣「沒了大建設,只剩小確幸」。月領22K的年青人無法做大夢,只能逛逛夜市、趕個晚場電影、排隊買甜甜圈,龜縮在「小確幸」中。坦白說,每當我去對岸出差,看到那雨後春筍的高樓,從壯闊的機場回到我們「迷你版」的航空站,也的確會憂心:「我們怎麼突然會落後人家那麼多」?

但只要返台幾天,我又會不知不覺地回到「小確幸」的懷抱,自爽起來。為什麼?痲痹了嗎?應該不是。

後來想想,能在城市半夜散步而不擔心被搶,是因為治安良好;總有新開的餐廳嘗鮮,因為有成熟的美食文化;能隨時去便利商店收包裹,因為物流和通訊體制完善。沒有大環境的支撐,哪能有小確幸?

在台北,路邊的電器箱上有可愛的風景畫,公園裡有各種健身設備,大眾運輸便宜又方便。雖然垃圾桶太少,但不會垃圾滿地;市容有點醜,但雜亂中也有和諧。我們未必能見到最大的國際場面,但總是有好秀可看;我們未必有左右世界文化的重量,但也有羨煞旁人的生活自由。

這輩子住過幾個大城市,我卻選擇定居台北,那支打氣筒就是原因之一。因為我後來發覺,每個小確幸的背後,其實都有大建設。這些建設不是鋼筋水泥打造,而是風俗民情釀成。你或許看不見,但用心就能感受,進而關懷、感恩、並如同一個關心的家人,希望它永續傳承。

(原文刊載於《BRAND名牌誌》)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