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北京團隊愧對鄧小平的一國兩制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北京團隊愧對鄧小平的一國兩制
北京團隊愧對鄧小平的一國兩制 發文時間: 2014/10/9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8,750+

9月28日傍晚至29日凌晨,港警幾十波的催淚彈未能驅散街頭的抗議群眾,香港自此進入官民街頭對峙局面。但這卻不是港版的天安門事件,因為香港不是高懸毛像的天安門所在之地。

香港占中事件與天安門事件,皆是人民爭取民主的行動,且均以學生為主體,但兩者多所不同。1989年6月4日凌晨,解放軍以坦克駛入天安門廣場清場,學運領袖當天即四出奔逃,難以計數的參與者頃刻間就在大陸各地銷聲匿跡,延續兩個多月的「民運」就像一場夢般地立刻翻了頁。但是,北京畢竟不敢用坦克及達姆彈對付香港人,民眾撐過了29日凌晨的壓制和驅離,參與者不必逃亡,「真假普選」的爭議也會繼續下去。在天安門事件,北京可以在形體及議題上一夕「消滅」抗爭者;但在香港,抗爭者的形體及議題不會消滅,而且會繼續放大。

「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始自鄧小平對香港的承諾;但北京團隊竟將一國兩制處理成今日這種慘烈的局面,是愧對了鄧小平。基本法固稱特首選舉由「提名委員會」主持,但並未排除「公民提名」,更無「愛國愛港」的政治篩選。所以,北京其實可以用政黨提名、選民連署及「最低得票門檻保證金」等方式來節制參選浮濫,再加上「絕對多數制」的規範,以香港與大陸的依存關係,如此應當就能避免走偏鋒者參選浮濫或勝出。

北京理當有信心在香港維持一個護守中港和諧關係的過半主流民意,但是北京卻愚昧地欲以「提名委員會」的「落閘篩選」手段來操控特首選舉,竟使「程序正義」成了爭議焦點。

一、這明明是一個行不通的選擇,但北京團隊卻選擇了此策。二、這原本是可以避免的政治災難,但北京卻自己挖坑跳下。至此,不但北京當局成了「一國兩制」的背信者,更使「一國兩制」的精神和發展性大打折扣。而「一國兩制」無疑是鄧小平一生最重要的政治成就之一,如今卻毀傷於北京團隊之手,北京諸人能不愧對鄧小平?

香港大學生於9月22日開始罷課當日,習近平在北京接見董建華、李嘉誠等港商代表,重申「一國兩制的基本方針不變」;26日接見台灣統派團體,又稱「『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方針」。兩場會面,皆是在為香港抗議情勢的升高作準備,兩場會面亦顯示北京知道「一國兩制」是台港共通的議題。香港動了,想要鎮住台灣。香港情勢升高會牽動台灣,是必然的發展;但習的「一國兩制」談話在台灣引起了相當負面的反應,甚至可能影響台灣11月的選舉情勢,卻恐是北京幕僚失算之處。在香港「一國兩制」觸礁之際,北京竟對台強調「一國兩制」,這是何種政治思維?

可見,這一切均出自政治思維高度的問題。北京若以為可以用處理天安門事件的手法來處理香港情勢,這顯然是一思維誤區。

再者,北京以「提名落閘╱政治篩選」的手法來處理特首普選,使得「程序正義」成為港中爭議焦點,這更是因小失大。又如,此次香港民眾集會政府總部,但港警為阻擋群眾進入,卻將民眾分隔在八處現場,反而擴大了衝擊,這也是治絲益棼。尤其,習近平接見台灣統派團體,放出「一國兩制」的強硬談話,更形同引香港的火燒向台灣。由於政治思維的高度不夠,反映了北京團隊不但不懂民主政治生態,甚至到了不知本末及利害的地步,以致非但無法滅火,反而是抱薪救火。鄧小平「一國兩制」的這盤棋被北京團隊下成這副模樣,怎不愧對前人?

鄧小平所提「一國兩制」的神髓,在於大陸與香港實施「兩種制度」,這應是一國兩制在發展上應當遵行的軌轍。但北京似乎想用操控大陸村官選舉的方法來操控香港特首選舉,這就摧毀了「一國兩制」的精神及發展性。至於謂欲在台灣實施「一國兩制」,更除非「一國」是「大屋頂中國」,「兩制」是「兩岸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又豈有可能教台灣人民接受?而當台港兩地民間因反對「一國兩制」而形成唇齒關係,這正是北京咎由自取。

香港在「一國兩制」的失敗並波及台灣,不但顯示了北京團隊脫離台港民意太遠,甚至也可說北京團隊親手毀傷了「一國兩制」的發展性,愧對鄧小平。

(原文刊載於2014年9月30日《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