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國事無人聞問乎?
首頁 > 人物 > 張作錦台北 > 國事無人聞問乎?
從許倬雲的新書想到一些舊事 國事無人聞問乎? 發文時間: 2014/10/13   文 / 張作錦台北 瀏覽數 / 5,600+

中央研究院院士許倬雲教授的新書《現代文明的批判──剖析人類未來的困境》,最近在台灣由「天下文化」出版。

這本書主要在提出一個問題:「人類文明究竟是走到了衰亡的階段?還是有可能經過調整,再一次走到新的高峰?」這樣的問題,經天緯地,宜乎由一位學問家提出來,也只有這些知識分子,能領導芸芸眾生,找到一條通往新世界的路。

雖然,許院士應該寫這樣的書,這是他歷史家的本業,我們也慶幸有這樣的好書可讀;但是,細心讀者也許會發現,許院士近年很少針對台灣的現實問題發言了。儘管那些文章不太「學術」,對國家卻是「有益」。

許院士青少年期隨家庭來台,在台受教、成長,對台灣有血肉相連的感情。後來他學成名就,在國外任教,心中念念不忘台灣,台灣政經社會一有風吹草動,他必有文章反應,向政府和同胞進言。這些文章收在他2002年底出版的《倚仗聽江聲》文集中。隨便舉幾則題目,就知他的用心:《權力不容三合一》《冷眼論選戰》《小民百姓不願見劫貧濟富》《勉陳水扁與新政府》《台灣沉疴痼疾》《論國會亂象》《以知識與智慧尋求突破兩岸困境的新方案》等等。

「二二八」問題在台灣是一個忌諱,戒嚴期間則尤其如此。但此事不了,社會難安。就在解嚴前五個月,許院士在聯合報撰文呼籲《化解「二二八」的悲劇》,提出道歉、平反、究責和賠償等具體建議,希望此事不再長期流於情緒的激盪,而能得到疏導與和解的結局。

當時聲聲入耳、事事關心的讀書人,自不僅許院士而已,而是一個很大的學術社群,都希望本於知識責任,監督政府,守望社會,使台灣走得穩健,發展更好。

譬如1987年,國家認同問題初現,丁邦新院士發表《一個中國人的想法》,頗受各方重視。但何懷碩教授回以《另一個中國人的想法》,提出不同意見。意見儘管不同,但關心國家前途則一。

胡佛和楊國樞兩位院士,當年都是「勇於發言」的學者,近年兩人都幾已擱筆。胡院士是憲法專家,在立法院長王金平和民進黨總召柯建銘涉及關說案,兩主嫌無事,檢察總長黃世銘卻有責任,胡院士撰《光天化日,陷人於罪》一文,為多年來少見的「正義之聲」。

台大前校長孫震教授,是經濟學家,曾任職政府,他過去書寫甚勤,每有意見,朝野矚目,現亦惜墨如金了。

另一經濟學家高希均教授,在報章上尚常見其文章,但已不若當年《天下哪有白吃午餐》那樣犀利矣。

余英時院士日前回台受贈「唐獎」,雖然風采依舊,除了對大陸的自由和人權有一貫的主張,對台灣內部事務就甚少發言了。

沈君山沉睡未醒,李亦園健康欠佳,都無法苛求。

其他如金耀基、于宗先、林毓生等幾位過去常「一言九鼎」之人,現亦久未聞其聲。

是台灣已進步到十全十美,無懈可擊?還是現實環境已無這些知識分子說話的餘地?或者說了也沒有用,大家因而群相緘口?

原來以天下國家為己任的讀書人,若都袖手乾坤看斜陽去,對台灣而言,這大概不是好事。

(原文刊載於2014年10月9日《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