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有錢人更應該學的平衡與節制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有錢人更應該學的平衡與節制
有錢人更應該學的平衡與節制 發文時間: 2014/10/17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31,450+

「為什麼有錢人還想繼續工作?」

「因為想要賺更多的錢。」似乎是理所當然的答案。但是我懷疑會說出這種太過膚淺的答案的人,都沒有真的賺過大錢。

我決定將這個困難的問題,問我所認識的人中,最不缺錢的朋友。

我對於如何賺大錢的方法並不怎麼感興趣,更想知道的是,一個人變得有錢之後,怎麼樣才可以保持不市儈,而不會被銅臭味所淹沒。

我的大學政治系學長阿瑟(化名)畢業於美國前五名商學院,曾任職於華爾街知名投資機構多年,擔任分析師及操盤人,負責數億元美金的多空操作,工作地點包括紐約和香港。2009年初曾經短暫退休、回台定居,但是他一直惦記著一位教授曾經說的:「"You are smart individuals.  You should always work hard and enhance the return on your intellectual capital". (你們都是聰明人。聰明人就應該努力工作,好好讓你們的智慧資本越滾越大!)」

所謂的智慧資本,可以代表用腦筋賺錢,也可以跟金錢無關,純粹把經驗傳承給後進,教人如何避免犯錯、在更短的時間內學會釣魚。因為無法忘情市場的脈動,想繼續用腦袋賺錢,加上想分享自身經驗,將自己所學傳承給自己的後輩及學生,不久就重出江湖,自己創業,成立了一檔自己的避險基金。

「由於職業的關係,很多業餘的親友會問我:『茫茫股海,股票成千上萬檔,你是如何找到投資靈感的?』我總是回答他們:『投資靈感就在你身旁』。因為知名的投資界前輩,稱他為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基金經理人也不為過的Peter Lynch也提出過類似的概念,他說自己經常從自己孩子喜歡的節日禮物中,發掘出不少長期的潛力股。比如說從香港佔中運動,姑且不問政治立場,要操作賺錢其實很簡單,可以買進雨傘、雨衣製造商,賣出珠寶、百貨等零售業者來達到趨吉避凶、多空皆賺的美好效果。北京官方為了給香港下馬威,短期間內就宣布暫停香港自由行。這個時候,我們就可以賣出搭配陸客香港自由行特別多的航空股。」

但是同樣的邏輯,阿瑟學長卻不願意用在治癒率不高,由西非蔓延到北美的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

「新聞一播出,全球股市為之震盪下殺,但是有兩檔股票(APT.US and LAKE.US)卻在十天內飆漲了三倍。果不其然,這兩家公司的都是生產醫療級面罩及防護衣的公司。這兩檔股票短期內有話題,一定會漲,雖然如此,我還是沒有出手。你可以說我笨,但我的回答是:我打心底就不太想發這種災難財,因為如果股票漲了,那代表伊波拉病毒已經蔓延得更快、更廣,有不少人會傷亡,更別提到對旅遊及零售業的衝擊。如果疫情獲得控制,那麼這兩檔股價也會打回起漲點,我的荷包只會更會變薄。」

阿瑟學長開玩笑說自己比較老派,很怕自己因貪婪而失去了人性,所以他不會為了賺錢改變心態。比如「死亡保單貼現」是另外一個,簡單來說,就是當老年人手上沒有養老金,只剩下一張壽險保單時,可以折價買進,讓老人拿到現錢養老,表面上是雙贏,但是人性本貪,如果買進了打折的保單,難保不會希望這位老人家早點翹辮子,讓你的IRR(投資報酬率)變高,早點將這張保單變現,轉進其他的投資標的。這樣的自我節制,如果做不到,因為貪婪而不擇手段,難保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爆發像是食用油裡面混入飼料油、甚至工業廢油這樣駭人聳聽的食安問題。

「還有一點,那就是要有退路,即使景氣不好,也盡量不要吃到自己的老本。比如說:我從學生時代就拼命念好英文,我知道萬一什麼都沒了,我還可以到補習班教英文,絕對餓不死。」

「就是一個汽車『備胎』的概念。」

「沒錯。」

無論我同不同意,但是有錢人很具體的告訴我,有了相當年支出二十倍的資產,還有一個可以隨時當作「備胎」的副業,這個第一桶金就算滿了。

不得不承認這是個蠻具體的標準。

阿瑟學長說這是個他不後悔的決定。

有趣的是,根據蓋洛普調查是否中彩券大獎還想要繼續工作的數字,2008年金融海嘯之前,回答想要繼續工作的人比較少,但是經過了這波金融海嘯之後,似乎大眾對於工作有了新的想法,心理學家認為這除了反應一般人對於金錢的不安之外,也反映了現在人選擇工作,對自我定位逐漸增加的重要性,跟工作帶給人們非物質性的滿足感有關。

「回頭看,你覺得工作應該收入高還是價值高?」我問阿瑟學長。「你對於這個問題的想法,是否隨著年紀和生命階段有所改變?」

「那還用說。」他說,「我的整個價值觀,隨著我作為一個人,作為一個專業人士不斷成熟,也不斷進化。

在初出社會時,我一心只想著要賺錢, 『財務自由』這幾個字,像是緊箍咒般決定我的行動,除了要財務獨立之外,還要有能力能夠滿足我所有的物質欲望,但是當這些目標都達到以後,我發現第三階段的自己,會將重心放在是否能為我的僱主,我的投資人,我的客戶,還有這個社會帶來『價值』。」

「你說的『價值』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跟錢關係向來不怎麼良好的我,對這種說法不禁多少覺得有些可疑。

阿瑟學長似乎看到我作為一個寒酸的窮NGO工作者的質疑,只是笑著說:「有形的也要,無形的也要。

我們或許對於『價值』的定義永遠不會相同,但我們都相信,每個人應該知道對他們自己的生命來說,價值最高的是什麼,無論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還有為別人跟整個社會帶來的快樂跟福祉,究竟是物質上或是精神上的快樂,需要自己為自己找到定義,沒有任何人可以告訴另外一個人該怎麼做。但這個答案,卻會決定每個人未來的命運。

任何收入高的人,幾乎都創造了某些價值,讓他們的雇主,或是顧客,願意付出大把金錢。相對地,很多社會或教育工作者雖然收入不高,但是他們帶給社會的正面能量及巨大改變,卻是非常有價值的。

不管你覺得『價值』是什麼,如果你不喜歡你的工作,還是早點思索轉換跑道的可能,因為憂鬱症也可能會致命的!

我個人對於年輕朋友的建議是,在能求基本溫飽的前提下,做的事情一定要有價值。如果只是收入高,但忽略了精神層面,這樣的工作一定做不久。」阿瑟學長語重心長的說。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