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人類社會的發展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人類社會的發展
人類社會的發展 發文時間: 2014/11/6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9,350+

自古無數的預言家或是神學家,無論是宗教或是迷信,以前、現在或未來,都不停地在預言人類會滅亡,但好在都沒有發生。連紀元2000年電腦中的千禧蟲,或印加瑪雅文化的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預言都沒有造成世界太大的問題。其實每一個預言中的特別滅亡的日子都跟任何一個其它的日子沒有兩樣,每一道曙光或夕陽都跟任何一天的日出和日落都是一樣的。這是人類無聊嗎?不是的,完全不是的!這就是人類跟所有的動物完全不同的地方。

人可以從最平常的大自然中創造出各種不同的時光和意義,這不是無稽,這是人類文明的由來,這也是為什麼人類是萬物之靈。人不接受自然或命運,不只參與其中還想要改變,當然這也是人的問題所在。

從歷史上來看,紀元元年時(沒有紀元零年,其實西方開始用紀元/西元是在532年才開始的),全世界人口大約只有現在的1/20,大約只有3億人左右。大自然的災害、疾病及食物生產的困難,把世界上的人口維持在很低的程度。一直到1492年後哥倫布發現美洲產生了生物大交換後,有了玉米、馬鈴薯等雜糧,全世界的食物才開始大量增產。加上18世紀工業革命後醫療逐步改善,人口才開始大幅度的成長,當然人類的壽命及生活品質也才開始增進。

19及20世紀可以說是西方的世紀。但在紀元10世紀時東方卻比西方進步很多,無論在財富、科技或生活文化,東西方都相差很多。西方當時都還沒有「零」的觀念,這是從阿拉伯世界學來的,而「零」及阿拉伯數字,阿拉伯人也都是從印度得知的。西方當時也沒有好的衛生習慣,事實上倫敦這個工業革命後的世界大都市,在18世紀時發生了多次霍亂的大流行,直到Great Stink of 1858(臭氣薰天的倫敦城)事件讓市民忍無可忍,才建造了世界上第一個大都市中的下水道,開始注重起城市生活的衛生。

事實上從西羅馬帝國在西元476年被滅亡以後,拜占庭帝國(也就是東羅馬帝國)以西的歐洲就步入了黑暗時代,沒有一個政府是像樣的,多數的百姓像農奴一樣生活在饑餓邊緣。一直要到18世紀,老百姓的生活水準才開始大幅度地改善。連現在我們常用的叉子,也是在18世紀路易十四太陽王即位後才開始普遍化。而東方在18世紀以前卻是文明鼎盛的時期,當然東方也有很多戰爭、天災人禍、饑荒…等等,但相對之下,當時的東方比西方進步多了,無論是科學、農業社會或政治體系。一直到17世紀的啟蒙時代及18世紀後工業及科技革命發生,西方世界才突然間大幅度地躍進。

為什麼在西方快速進步的同時,東方反而在退步?有人說知識是累積的,到了一定的臨界點(critical mass)就會像原子彈一樣爆發。但是造成工業革命大多數的知識中國早就有了,只是沒有好好放在一齊利用。事實上一部分西方科技方面的知識是在十字軍東征後從阿拉伯世界中得知,從東方學到再帶回去的。但為甚麼東方沒有發明槍炮、蒸氣機、新的棉紡機或者是六分儀?難道東方沒有創造力、好奇心或創新的能力嗎?答案應該都是否定的。

因為沒有創新能力,中國不可能早就發展出一個有高度文明的帝國。那到底為什麼西方在過去2、3百年中創造了幾十倍的財富及發展,完全超出了過去5、6千年加在一起的生活改善,而在東方卻要到20世紀下半才真正開始進步呢?

那是因為下面幾個主要的原因:

(一)願意接受外國的思想及改變,無論是社會、政府或老百姓。西方社會在啟蒙時代後,才出現多元化的思想及社會。中國最強的漢、唐時期也是因為整個國家願意接受改變及外來文化,才有強盛的可能,而不是認為自己的文化和國家是最偉大、最好的,可以閉門造車。

(二)開始有以法治為基礎的國家,而不是人治。英國的君主立憲及拿破崙的大陸法大幅改善了歐洲的法律制度,也開始了議會政治。在台灣,法治的觀念則是最近20、30年才慢慢走上軌道。中國大陸更是近幾年才開始,也可能還要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其實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發生,主要原因之一也是因為多數亞洲國家的金融法律不健全。

(三)中國在20世紀前強調的是大一統的觀念與社會,20世紀脫離了帝制後才慢慢開始發展出多元化的社會,開始願意聆聽及接受跟自己不同的意見,當然這正是民主政治必要的條件。中華民國是亞洲的第一個共和國,但真正的民主政治卻只有在過去的20年中產生。政府變成是一個為人民而不是為領導者的組織,社會中的每一個人也必須是不自私的。921大地震我們看到了臺灣美好的一面。金恩博士說過一句話:「Life’s most persistent and urgent question is what are you doing for others?」(生命中最持續且最重要的問題就是:「你在為別人做什麼事情?」)

中國人的儒家思想造就了我們早期穩定的政治、社會及文明生活的發展,但太多的八股,也使我們遲滯不前只陶醉在過去的美好中近一千年。當然我們必須保留好的傳統,但也必須同時學習外來文化的優點,尤其是在這一個更新、更快的21世紀的電子世界中。但仍必須了解,開放、法治及多元化的社會是現在國家發展的基礎。一旦這個基礎被打破,未來社會的進步不是必然的。我們必須重新思考過去幾個月臺灣社會的走向及發展,當不難發現社會需要的是多一點的理性和冷靜,不能再執著於一個唯我獨尊或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心態,而更重要的是要在一個有法治的制度下,考慮到多元化社會與國家的需求,從而發展21世紀的中華民國。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