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
首頁 > 人物 > 謝哲青台北 > 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
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 發文時間: 2014/11/12   文 / 謝哲青台北 瀏覽數 / 38,650+

我踏著北風的腳步,追逐晚秋的殘紅,來到北美東岸的濱海小鎮。

位於波士頓北方十英哩處的塞勒姆(Salem, MA),是一座處處充滿殖民地風格的古老聚落。發源於17世紀初的塞勒姆,在北美早期開發史上佔有特殊的地位,早在美利堅合眾國創建之前,塞勒姆就是北美對遠東貿易的重要商埠,市區內琵珀地博物館(Peabody Essex Museum)豐富典藏,隱隱透露出大航海時期的自信與驕傲。塞勒姆同時也是美國國民警備隊(U.S. National Guard)的誕生地。

不過塞勒姆最廣為人知的,並不是光輝的陳跡過往,而是1692年在此發生的「女巫審判事件」(Salem witch trials)。包括無家可歸的難民,與正值荳蔻年華的年輕女子,先後被指控為與魔鬼往來的女巫。隨著無辜者的牽連,根據現存的法庭紀錄,案件最終涉及98人,總共處決22人,即使在案發隔年,被害者家屬就開始串聯,要求法院重審平反,歷經300年的訴願,在2001年10月31日,地方首長簡・斯威夫特(Jane Swift)簽署命令後,所有人最終獲得了清白。

發生在17世紀末的塞勒姆審巫案,不僅是法律訴訟上的古典案例,也是看見人性卑微與卑劣的時代悲劇。當年,只要有人指控使用巫術,不需要實質證據與具體事例,就能將被告者定罪,而被誣陷的被告,只要再以相同的方式供出其他人,就可能減刑或脫罪,這也就是為什麼到最後案件發展到無可挽回。同時,塞勒姆審巫案標誌著中世紀與啟蒙時代的轉折,讓我們重新思考,如何在符合理智與情感的司法制度之前,落實人權與法治。

不過,即使來到今天,仍有許多有心人士對於當年被定罪的「女巫們」,言之鑿鑿地認為他們有罪。隱身在獵巫背後的道德恐慌(Moral Panic),才是今天我們該正視的命題,這種針對特定族群,因為誤解而引發的集體歇斯底里,在現代世界處處可見:1934年到40年發生蘇維埃的種族大清洗、珍珠港事變後美國的仇日情結、納粹德國所執行的猶太人滅絕計劃、50年代麥卡錫主義的好萊塢黑名單、80年代因為AIDS而爆發的恐同症(Homophobia),一直到911事件後東西方宗教意識對峙的穆斯林情結,都顯示出群眾行為的不成熟與非理性。

在愛國、愛鄉、愛家的旗幟之下,只要高呼「愛某某」的口號,任何的實質與無形暴力都可以被允許,任何與我們想法有些不同的聲音都斥為異端,盲目的信仰扭曲理性思辯。也難怪塞繆爾・詹森博士(Samuel Johnson, 1709 - 1784)寫下:「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

這種種事例來看,從審巫案到今天,世界也没有太大的改變。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