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平庸乃葡萄酒之敵
首頁 > 人物 > 楊子葆台北 > 平庸乃葡萄酒之敵
平庸乃葡萄酒之敵 發文時間: 2014/11/15   文 / 楊子葆台北 瀏覽數 / 6,350+

國際貨幣基金會IMF法籍總裁拉嘉德(Christine Lagarde)10月初發表公開演講並公布全球經濟預測報告,提出即將來臨的「新平庸」(New mediocre)困局:從明年開始,國際經濟或許尚不到衰退程度,但復甦力道恐怕也不會太強,不上、不下,不再波動。

在IMF的官方網站上,可以看到這個機構對於經濟展望綜整的6張主要線圖,林林總總一共畫了16條曲線,代表分屬不同發展階段的世界各主要國家、經濟體之經濟成長率;在2014年之前,16條曲線的波動形狀各自不同,但在2015年之後,卻出現一個怵目驚心的共同點,這些曲線統統躺平,大家變得一模一樣,在不同的高度上都化作停滯的直線。

2015即將來臨的「新平庸」危機,藉由16條從活潑淪落停滯的戲劇性變化,鮮活地提供了一幅全球化的圖像,也讓我想起活躍於法國的英國酒評家史普瑞爾(Steven Spurrier)在2010年六月號英國《Decanter》雜誌上,所撰寫的第200篇專欄,專欄標題正是:Mediocrity is the enemy of wine(平庸乃葡萄酒之敵)。

專欄中史普瑞爾寫道:「葡萄酒應該總能令你驚訝,缺乏這種特質的酒,已經失去生命。」在這段文字裡,史普瑞爾強調他行文使用的並非pleasantly surprise(驚喜),因為那是一種討好,品嘗之人早有所期待,葡萄酒的表現只不過是接近預期或超越預期;他單純地用surprise(驚訝)這個字,意味著:give you something you weren’t expecting(給你未曾預期的感受)。

史普瑞爾這段話很不容易理解,因為它奠基在「另外一種文化」之上,一種尊重「物性」的價值與實踐。但在亞洲,或者我們不談別人,只談華人社群,基本上仍停留在一個以物質為中心的文化環境裡,不但對於物品抱持著消費主義的態度,甚至還有將人當成物看待的「物化」傾向。

因為物是物、人也是物,既然都是具體可見的「物」,因此毋須溝通,遑論發掘,更不可能有未曾預期、想像不到的「驚訝」,而只要使用、消費與剝削、宰制即可。雖然從我們日常生活中依然可以發覺許多關於愛、利他以及深刻的心靈與行為,但誠實公允地說,周遭的基礎社會文化並不真正鼓勵將物、將葡萄酒放在與人平等地位來對待的態度與哲學。

所以史普瑞爾當年專欄的奇特文字放在當下環境裡,倒像是歐洲舊世界葡萄酒文化可能帶來的心靈改革之另類提醒,提醒一種「開放積極地感受」的可能性。

所謂「開放積極地感受」,簡單地說就是先接受彼此的不同與平等,並建立一種設身處地「換位思考」的能力,無論對方以何種方式表達他(或「它」)的潛力與限制,乃至於恐懼、挫折、憤怒、期待或想望,都儘可能傾聽與體會。將這種態度放大到極致,就是在面對「物」的時候也能承認對方擁有與人平等對話的價值與地位,進而交流,並從這樣的交流中有所收穫,甚至獲得「驚訝」。如果生產與欣賞的人都懷抱這種哲學,那麼葡萄酒絕不可能平庸。

全球市場上的葡萄酒的酒精度越來越高,不管哪一種風土條件、葡萄酒品種與調製配方,葡萄酒似乎都變得越來越濃郁,越來越強勁,也越來越相像。有人認為酒精度變高是因為全球暖化造成葡萄皮酚類物質過度熟成所致,毋寧更是品味全球化之後釀酒業者的選擇,其實全球暖化對於葡萄酒而言未必是件壞事,但全球化卻顯然已經是個值得審慎面對的問題。如同IMF所公布那16條變得一模一樣、大家一齊躺平的經濟成長曲線,不鼓勵地區性(regionality)與原創性(originality),甚至壓抑「不一樣」的結果,最後生活中將不再有驚訝,而致平庸。

拉嘉德與史普瑞爾不約而同先後提及平庸危機,正好提醒我們重新思索,該用什麼樣的新態度面對包括葡萄酒在內的,未來世界的發展?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