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一國兩制:由區隔性轉為競爭性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一國兩制:由區隔性轉為競爭性
一國兩制:由區隔性轉為競爭性 發文時間: 2014/11/16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7,000+

當示威者與警察在香港街頭進行拉鋸戰之際,港府與學聯舉行首度對話。

學聯對港府說:「不能只教人民解散,自己寸步不讓。」但港府仍稱,人大常委會有關政改的《決定》不能改變;而大陸官媒見示威者已現疲態,更指占中運動「空洞無物」「已經到了曲終人散、土崩瓦解的地步」。北京與港府若在此心態下對談,只怕不易得到解決方案。民主大潮有如潮汐,雖有退去之日,但也必有回頭之時。看香港街頭的流血拉鋸戰,所謂自此「曲終人散、土崩瓦解」的看法,未免輕估情勢。

不論此次占中民運的成果如何,但香港的民主動能應已建立,自然會在張弛起落中找到自己的歸宿,即使過了「50年不變」的大限也不可能走回頭路。其實,地球在轉動,「一國兩制」是一個動態過程,如今是「區隔的兩制」,未來可能轉為「競爭的兩制」。於是,另一個嚴肅的問題是:大陸的共黨專政體制能不能再維持50年?50年以後,還能「四個堅持」嗎?

因此,就北京的立場言,如何因應「港制」民主走向的「政改」固然棘手,更嚴肅的議題則在「陸制」的一黨專政應不應當也考慮「政改」?亦即,兩制有無可能在一國之中從區隔性轉為競爭性。

北京在1997年採「一國兩制」處理香港問題,主要是因自知若要治港則「陸制」不如「港制」。但「陸制」不能用於香港原是政治常識,更嚴肅的問題則在「陸制」能否永遠用於大陸也是一個疑問,否則中共領導階層不會常把「亡黨亡國」掛在嘴邊。

「陸制」的天條是「四個堅持」,但實際上已經變質為「一個堅持」。

一、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加上「中國特色」,已是白馬非馬);二、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已然是官二代、富二代專政,無產工農階級在政治上及經濟上皆成邊緣人);三、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是嘛?);四、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即使已非「社會主義」、已非無產階級專政、已甩掉了馬列毛,但仍要「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也就是只剩這「一個堅持」。今日的中共政權儼然已成為21世紀最凸出的類法西斯政體,這樣的「一個堅持」,在主觀上要不要再維持50年?在道德上應不應當再維持50年?在客觀上能不能再維持50年?

其實,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中共政權在廣義的「政改」上已有顯著的努力與成就。例如,電視劇中的鄧小平,以「莫名其妙、豈有此理」批評文革諸事。又如,毛澤東「批孔揚秦」,但習近平頻密表達揚孔尊儒。再如,已罕聞「抓綱治國」(以階級鬥爭為綱)。這些皆可印證,只准姓社不准姓資的「社會主義道路」在基本上已不存在;無產階級專政在現實上亦不存在,不再是「綱」;馬列毛也名存實亡。如此,「四個堅持」已去其三,最後的課題是在要不要「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且並非排除中共統治,而是應當在民主競爭制衡中贏得政權。

中共在36年來改革開放的成就應予肯定,但隨著中共政權儼然不斷向「法西斯化」深化,政權體質的不正義性及風險性皆在增加。以中國大陸情勢之複雜,在一定時段中「堅持共產黨領導」或許亦能理解,以利用此一時段蛻去「三個堅持」;但亦應當利用此一「訓政」時段努力累積政經條件,使「堅持共產黨專政」的中共,轉型為「在民主運作中競爭參政」的中共。這當然是一艱鉅工程,但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苟為不畜,終身不得。

香港此際的政情可以視為大陸政局的縮影。「假普選」顯示北京恐懼自己的人透過「真普選」會選不上,因此主張「篩選」。同理,北京恐懼在大陸若採行較具民主競爭的政體,會使共產黨喪權,因此「堅持共產黨領導」。但是,這條路線只會使中共愈來愈法西斯化,從長期看,在道德上將使政權愈來愈失去正當性,在現實上亦使國家的風險愈來愈大。

「一個堅持」反映中共無自信,甚至不知如何自救。北京正為「港制」頭痛,但北京更大的問題則在「港制」的前景如何。種種跡象顯示,北京現今團隊所表現的「強硬」,例如在香港及台灣問題上,其實是在「退縮」。鄧小平「一國兩制」的發展性恐遭摧折,大陸政體的深度法西斯化亦難挽救。這難道就是現今北京團隊的歷史視野?

(原文刊載於2014年10月23日《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