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馬英九與習近平的根本差別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馬英九與習近平的根本差別
馬英九與習近平的根本差別 發文時間: 2014/11/23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6,900+

馬英九與習近平這兩位領導人物,彼此之間存在著許多差異。從外形上來說,兩個人都相貌堂堂;一位比較俊朗,另一位比較厚實。從自幼成長和學習過程上來說,兩個人的差別已經比較大了。談到任事經歷,區別更是突出。

馬習兩位都早年胸懷大志,他們能做到今天的地位,是下定決心,貫徹始終,奮鬥而來。成功絕非偶然。不過馬英九的歷程相對單純,他所付出的犧牲奉獻,在台灣比不上前面三位元首;而習近平,一直面對的是完全不同的政治賽局。中國在鄧小平欽點江胡二任之後,接班並無制度,不論是依照人治還是法制,都毫無保障,要登上高位,習近平必須在驚濤駭浪之中,面對詭譎的鬥爭。在深沉的中國,搞政治要求的涵養,必須沁潤雜家,外加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而馬英九,主要是儒家獨秀,兼習西方民主和法學。

這些總總,其實也不過是背景說明罷了。人們對領導人物所期待的,還是在他們隆重登上舞台之後,所展現的抱負和能力是否能夠為政治帶來方向,和為人民帶來實益。在治國能力這個環節上,馬英九得到的評價不高,而習近平卻一再令人刮目相看,惟後力尚待觀察。馬氏不擅長處理府會關系,以至於政策無法推行;在整治立法院長王金平所謂關說事件上,馬英九行事草率,幾近魯莽,令人無法想像他曾經多年服務於蔣經國左右,其善後能力也看不出個所以然,結果是,在他所剩下來的有限任期,大約抱負不克施展。馬氏與美國總統歐巴馬雷同,與國會關係不佳,都執政能力薄弱,花許多時間搞選舉,而聲望極低,可是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卻又都不是壞人。

習近平與馬英九的治理能力顯著不同,但習馬二人的根本關鍵差別,主要是對台灣價值的看法不同。而且由於看法不同,已經產生一連串的效應。

馬英九始終認為台灣的代表性價值是民主,於是將鄧小平三十多年前說過的一句原話改了改,在今年雙十節呼籲中國大陸「讓一部分人先民主起來」,結果引起了對岸十分強烈的不良反應。這番口號式的談話,除了精神勝利,顯然對兩岸前途無甚補益。

況且台灣的可貴價值究竟是不是民主,是見仁見智。台灣採總統制,與美國相似,它的特色是相互制衡,而執政效益比不上英國制度。台灣朝野都知道,台灣施行的民主制度讓政府辦不成什麼大事,並非人民之福。台灣最特殊的價值,如果在自由民主法治三者擇一,應該是自由。人民所擁有的言論、集會與組織政黨的自由都已經盡可能擴大,為歷史創舉。試舉一例,今年春天發生的太陽花運動,立法院被霸占24天,議事癱瘓,據悉到目前為止檢察單位還沒有對任何人起訴究責,而行政院長和警政署長卻因為下令強制驅離衝入行政院的民眾而導致流血,已經被控殺人未遂,親自到庭應訊。由此可見,今日台灣人民所享受到的自由,地位崇高,早已凌駕於民主法治之上。

自由而沒有足夠的法治制約,是失衡而危險的,這是基本常識,可台灣的自由獨大現象,除了太陽花運動之外,近年並沒有衝擊到日常生活,形成弊害,實在是由於比較良好的人民素質所致,並不是因為台灣的民主政治真的優秀到令人感到驕傲的程度。

我們不要忘記,蘊含在自由裡面的一個重要成分便是自律,所以將這種自由獨大而人民以自愛自律給與調和的現象,稱之為民主,是對民主一詞的明顯誤用。我們看到旅美知名學者余英時和馬英九一樣都無意間誤用民主這個名詞,將一個明明在台灣廣泛實施卻需要大幅度改進的制度,說得怎麼怎麼好,也只好見怪不怪。但台灣這種多年來自由獨大、民主失能而法治滯後的現象,顯然令對岸十分憂慮,因為大陸法治不足,規則未立,司法正義機制尚待解決,如果對13億人口釋放出來的自由民主巨浪給與過高的自律期待,最後將會產出一組繁雜而另類的風險調控方程式,如此一來,政治改革實效不顯,而社會經濟已然倒退。

習近平等人看在眼裡,應該早已下了結論。中國在政治改革的道路上,勢必不會走美國和台灣路線,而會以國情為本,以8千6百萬名中共黨員為重心,參酌新加坡和香港經驗作為章法。10月下旬,中共舉行18大四中全會,提出「依法治國」的升級版本,要在共產黨領導下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那已經說明一切。我16年前出書預言,兩岸三地在經濟競賽之後,會進入法治競賽;假如台灣的法治進程遲緩,台灣一直保持若干程度领先的示範性價值,便會逐渐退潮。如今,這個趨勢已經顯現。

馬英九選擇在這種不恰當的時機聲援香港占中,又呼籲中國讓一部分人先民主起來,反映出幕僚誤判,無助於改善他的中國關係。馬英九人長得比較帥,英文比較流利,又是哈佛博士,在國際場合已經具備活動優勢;他愛說民主,與中國路線歧異,令中方更為不安。馬氏此舉,令人想起孟子見梁惠王,只顧得說「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中國做APEC東道主,雄心萬丈,目標龐雜,必須控制一切可以預見的狀況,習近平顯然要藉此國際場合更上層樓,所以早已保留多層顧慮,不願考慮處理馬氏變數。

北京是一個半開放、半封閉的體系,習近平身處其中,與馬英九的台北時空相去甚遠。這是兩人之間存在的另外一種根本差異,所衍生的政治面貌自然不同,可是往往當局者迷,不會設身處地。

堅持彼此應該相同,因而給與小惠(或展開呼籲)促動對方與我一致,這種型態的努力,其實只能走這麼遠。台北和北京也許可以改弦易轍,學習《老子》開出的「反者道之動」定律,從反面看問題和處理問題,儘量去認識、宣示、接受和認可彼此的不同,甚而至於容許讓彼此的不同基本架構化,讓人民放心。習近平為歐巴馬在北京APEC期間刻意安排了一場瀛台夜話,目的不就是為了要用最鮮活的語言讓對方認識到彼此在根源上和在核心價值上的差異,藉以期待相互尊重嗎?這樣類似的談話有必要在中台首腦之間舉行。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