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白宫如何輸掉網路戰爭第一回合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白宫如何輸掉網路戰爭第一回合
白宫如何輸掉網路戰爭第一回合 發文時間: 2014/12/23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4,850+

索尼影業(Sony Pictures Entertainment)最近遭到隱身駭客網路攻擊,駭客並且威脅如果索尼放映The Interview《名嘴出任務》這部涉及嘲諷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片子,還預備在耶誕節展開恐怖襲擊。恐怖襲擊威脅,牽扯到的人身安全、社區抱怨、商業收益、保險責任過大,逼得美國各大院線紛紛拒絕上映該片,索尼無奈,只好取消了放映和宣傳計畫。這個消息令人震驚,輿論界感歎它的標誌性意義:美國輸掉了第一場網路戰!這個民主國家最珍貴的言論自由,竟然被一個獨裁政權所指使的駭客,輕易的予以剝奪,今後將伊于胡底?!云云。

自從網路發達以來,安全面臨考驗,社會愈開放、愈依賴科技和網路,防禦體質便愈脆弱。其實,主要涉及了北韓和索尼的這場網路攻擊,不是美國政府機關或民間企業面對的第一場網路戰,根據美國專家一般看法,中國、伊朗和俄羅斯的駭客早已進入美國網路系統,製造各種問題,但是因為索尼「戰役」首次廣泛地介入到國民可以感知的生活方式和流行文化之中,所以才受人矚目;好萊塢手無寸鐵,立刻束手就擒,更令人詫異。不經過這次所謂「叫醒服務」,人們不知道,歐記美國國土安全系統,面對網路攻擊,其實只是假山魚池,在前後院落,擺擺樣子,可以觀賞遣興,既阻攔不住獨狼駭客的騷擾,遑論震懾外國入侵網軍。

這場不戰而潰事件,出了一個插曲,洩漏了深思熟慮而又學法律如歐巴馬總統者,也會不求甚解。他在白宮年終記者會上,一逕指責索尼取消放映的不是,責怪索尼事前不與他聯繫,認為索尼不但背離了美國911以來所表現的國民硬漢風格,並且還放棄了捍衛言論自由的應有堅持。他的看法,換孟子的話說,索尼真不是個「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

殊不知,美國著名的派拉蒙判例(U.S. v Paramount Pictures),規定電影公司不能擁有院線,以防止垂直壟斷。這個反托拉斯判例已經屹立有60年歷史,徹底改造過電影業生態,所以電影公司如索尼不可能單方面決定上片下片,是在各大院線出於利益和安全考慮,紛紛拒絕上映《名嘴出任務》之後,才導致索尼被迫取消。歐巴馬如果要批評,首先應該譴責北韓政府、恐襲威脅者和率先豎起白旗的電影院線,而不是去奚落索尼這個無辜苦主。再說,作為總統的他,為什麼光說不練,不立即採取有效的反制行動?

歐巴馬如此「外行」和缺乏執行力,讓我感到失望的原因,還有一個,便是他因為「工作」關係,應該不致於如此。

我在2009年春天歐巴馬就職之後回到洛杉磯執業,參加的是設在洛杉磯西區的全球性大型律師事務所,辦公室距離比佛利山莊很近。每當歐巴馬總統駕臨洛杉磯,上下班必然受到影響,事前便會接到通知,同時也不可能不注意到附近方圓十哩龐大街區的交通管制。過去五年,歐巴馬年年多次來訪南加州,必下榻比佛利山莊,從不探訪貧下和問題社區,去接觸一般選民。根據報導,相信沒有一次例外。

我也留意到,只要他來,有九成以上的機會,他會去參加好萊塢電影大亨和明星名人在私人住所為他舉辦的籌款會。進入全國募款平臺六、七年下來,歐巴馬對電影界已很熟悉,索尼影業的執行長和聯席主席並且都是民主黨以及歐巴馬的常年捐獻金主,關係匪淺。

既然如此,再加上索尼事件涉及恐襲威脅、網路安全和言論自由,問題的本質與嚴重性已經遠遠超出它一家公司自己。家事升高為國事,白宮和國土安全部應該立刻採取有效措施,進行網戰反制,並且應該要與好萊塢各界整合協調出一個共同而堅定的政治和商業立場,去對抗駭客,避免讓索尼陷入單打獨鬥。美國的國安動員能力,絕對不至於如此不堪,沒想到,雖然索尼主動聯繫白宮(歐巴馬責怪索尼事前不與「他」聯繫,顯然並非事實全貌),白宮和國土安全部卻毫無章法,將問題丟給處理州際犯罪的聯邦調查局,至於其它便一如既往,慢條斯理一番。在這裡,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歐記手段的自相矛盾:他既然確信是北韓政府在背後指使,歐巴馬為何卻將北韓這個敵對國家所支持的恐怖襲擊威脅輕描淡寫地定性為網路破壞(cybervandalism),而非網路戰爭行為(act of war)?自相矛盾的結果,便是如今各界跌破眼鏡的白旗舉起、駭客得逞的此情此景。可悲的是,一向欺軟怕硬的歐巴馬隨即在記者會上落井下石,奚落索尼。

這起事件之中,令人感到人格比較鮮明的是名人喬治庫隆尼(George Clooney),駭客攻擊之初,他即刻發起連署行動,號召業界領袖聯合起來,譴責駭客。令人吃驚的,是這些平常很政治、音量很宏大、往往很願意以自由捍衛者和正義代言人自居的諸位影業重量級人物,紛紛龜縮,沒有人敢加入連署,害怕成為下一個攻擊目標。害怕的原因十分明顯,反映出好萊塢對網路安全信心瓦解:對企業自身、對往來企業、對聯邦政府的行動能力的信心,一概急凍,轉持零風險政策。當然,這也反映了為什麼好萊塢大舞臺與民主政壇一貫氣質相通,它們在工作呈現性質上同屬於公衆表演藝術,它們也都集合了一個龐大群體,有時候,如果不是經常,其中一部分人,如果不是大多數人,必須戴上貌似深刻的關懷面具,方便訴求短線流行意識與偏見,包裝著對於富厚私利的汲汲營求。

走筆到這裡,據報導,週六紐約兩名員警在街頭被一名毫無個人仇怨的外地非裔人,以行刑方式光天化日隨機槍殺殞命,揚言是為兩名最近遭到員警意外殺害的黑人進行報復。這名非裔的罪行呼應著感恩節前後民眾到處發動的反警示威。

美國社會治安棘手,民間擁有大小槍支約3億把,1/3的家庭有槍。我們難以想像,中港臺任何一地1/3的家庭擁槍,會對警政和民主或獨立示威運動造成何種程度的衝擊。美國這個社會的種族對立和警民敵意,今年已經在白宮、司法部、媒體、社運人和紐約新市長白思豪的煽動引導和政治撕裂之下,陷入美國自70年代以來最惡劣的處境。事實真相幾乎沒有容身之地,紐約員警士氣低落,與市長完全對立。

我們只能感歎,美國國土安全如今淪落為假山魚池,在涼亭裡坐著喝茶說話的屋主,是對內宣洩意識形態、對外搞綏靖主義的歐巴馬。時值歲末,在他的最後兩年跛鴨任期之始,歐巴馬甩脱了種種包袱,可以預期,美國要步入「多事之秋」,誰能料到,一個「多事之冬」已經提前搶進?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