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真正體會病人的感受
首頁 > 人物 > 魏 崢台北 > 真正體會病人的感受
真正體會病人的感受 發文時間: 2014/12/29   文 / 魏 崢台北 瀏覽數 / 9,300+

醫師同樣是人,即使平時看來極具權威的白袍,也不是能為自己阻擋疾病的護身符,尤其長時間處於感染源充斥的醫院,實際上反而比民眾罹患疾病的機率更高些。

美國醫師Jerome Groopman在他的著作「第二意見」的自序中說道:「自己第一次當病人的經驗,和在醫學院上課一樣有啟發性。」但在國內我們往往會選擇自已熟悉的醫療院所就醫,基於同事或同行的情誼,過程難免較一般民眾方便或享有一定的特權,但好多年前因旅遊間的意外第一次到加拿大醫院求治,主客易位,我這位行醫數十年的醫師,才真正體會當病人是什麼樣的感受。

當時下塌Banff國家公園附近的旅店,在使用飯店的游泳池後,右腳皮膚出現略紅的現象,知道這是細菌感染,但服用自備的消炎葯後,狀況並未改善,且開始有發冷發燒的症狀,於是決定盡速到當地的醫院,希望經由施打抗生素能控制住持續惡化的病況。

令人意外的,醫院急診室的病人極少,看起來不大卻是當地惟一較具規模醫院給人的印象,就像眼前這個環山國家公園般讓人感到清幽。來到急診室問診的是位上了年紀的老醫師,閒聊下才知道隔天起他將正式退休,以這門可羅雀的急診業務來看,自己很有可能是他行醫生涯中的最後一位病人。

在詳述自己的狀況後,客氣建議是否能為我施打抗生素,但老醫師不同意,認為我的問題是靜脈血栓,要住院打抗凝血劑。看法上的分歧,我只好表明自己是心臟血管外科醫師的身份,說明腿不腫,不是靜脈血栓,而是蜂窩性組織炎,只要注射抗生素即可。或許因為面子掛不住,他仍舊堅持己見,我們因而僵持不下,一旁的護士實在看不過去,為我說情,醫師才同意為我注射一劑抗生素,如此,也才得以平安繼續未完的旅程。

對一位心臟血管外科的醫師而言,臨床上很容易區別深部靜脈血栓與蜂窩性組織炎,但對一位從事急診數十年的醫師,卻仍然會誤診,相信不只加拿大,在全世界各地可能都是經常會發生的情況。但有許多急重症的案例,就算是有經驗的醫師,如果沒有仔細聆聽病人的主訴,就會忽略病情的變化,而做出錯誤的診斷及治療方向,病人很可能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會立即死亡。

從前曾經共事的一位資深外科醫師,在外縣市發生對撞的車禍意外,當被緊急送至附近一家公立醫院的急診室,他告訴急診室醫師,胸部受到撞擊,喘不過氣來,一定是肋骨斷裂刺穿肺部,造成氣胸,而要求緊急插胸管。(註:氣胸是因為肺臟有破損時,滲出的空氣累積在胸腔裡,正常的肺臟受到擠壓逐漸形成塌陷,病人很快會因無法換氣而致命。)但急診的醫師完全無視他的要求,堅持先處理頭皮外傷,等頭皮外傷縫合完畢時,這位資深外科醫師已停止心跳。「究竟你是醫師還是我是醫師」是醫者常見的倨傲姿態,但這用人命換來的經驗,是否可以讓那位急診醫師因而學習到人生課題,則不得而知。

醫師不是判定病人生死的神,但作為常決定生死,當病人將生命交到你的手中,要有寬闊的心胸聆聽病人的敍述,每個病例都是為醫者的老師,提醒你在日後行醫的過程中不再犯相同的錯誤。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