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黃梁夢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黃梁夢
幕僚之路〈第13回〉 黃梁夢 發文時間: 2015/1/5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3,100+

為了我要不要參選省議員的事,我們家幾乎要鬧家庭革命。

兩天後,向來寵愛我的母親先軟化:「如果羅強這麼想選,就讓他去選吧!」

父親還是憂心忡忡:「可是,我們家負擔不起啊!」

「我可以告訴他們,我沒有錢,這場選舉,我不想花錢。」我說。

家裡三個孩子,從小到大,我一直是最聽話的一個,鮮少違抗過父母的意思,但在這件事上,我卻異常堅持,讓父母也感到訝異。父母親雖然擔憂萬分,但對我疼愛有加的他們,阻止不了我的任性,最後也只能無奈的同意。

我回覆了願意挑戰的意願,但加了一個「條件」。

「我說服了爸媽,但我們家沒有錢,這場選舉,我負擔不起選舉經費!」

阿忠:「這你不用擔心,我們可以用最少的經費來打這場選戰,大家也會一起來想辦法幫你募款!」

基隆連絡處的其他義工們也很高興,大家決定帶著我一起去台北拜訪當時新黨的召集人,告訴他,基隆義工們想出的「奇兵策略」,並引薦我讓召集人認識。

一路上,我心中充滿著鬥志,在盤算著要如何對黨的召集人談談我的理念與想法,選省議員這件事,就像一張地圖,在我的腦中一點一點的展開,雖然還是有一些年輕人的忐忑,但更多的是一種抱負與理想將要實現的意氣風發。

一到了台北新黨,黨召集人一把大家迎進辦公室就立刻說:「啊!你們來得剛剛好,我正好要告訴你們,我們已經找到人代表新黨到基隆參選省議員了。他是OOO……」

召集人這麼一說,大家面面相覻,半晌說不出話來,所有人楞在位置上,聽召集人像唱獨腳戲一樣的說著接下來的選舉布局,以及何時要帶這位候選人和大家見面……。

我的腦袋則一陣暈眩,完全無法思考。

直到我們離開位在青島東路的召集人辦公室,沒有一個人提及要推薦我參選省議員的事。

所謂的省議員選舉夢,還沒開始就夭折了。直如黃梁一夢。

我們一行人離開台北青島東路的辦公室,搭客運回基隆,一路上,大家還是幫我加油打氣,講一些安慰鼓勵我的話。

我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應和。心中百味雜陳,這幾天幾乎快和家人鬧家庭革命的溝通,內心百轉千迴的掙扎,結果,這個讓父親險些動怒,讓母親激動落淚,燃起胸中壯志的「參選計畫」就這麼窩囊地劃下了句點,沒有重如泰山的慘烈,只是像一滴晨露落進湖中,連個漣漪都留得無力。

但在我的心中,那個風暴卻沒有平息,參與公共事務、從事政治工作這個念頭,從忐,像一個紥進腦葉裡的石樁,固化在腦海深處,再也拔不出來。雖然那一次,我並沒有成為候選人,但這一根深深埋進腦裡的樁,從此牽動了我的命運。

有時候,不認識我的人會好奇的問我,你為什麼會想要從政?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想要從政?

原因很多,但「選省議員」的這件事,是最重要的一個按鈕,就像《全面啟動》這部電影裡,被「植入」想法的人物,一但腦袋被成功入侵,植入了一個念頭,就再也揮之不去了。

我回到家中,父母親知道我的選舉夢碎,心頭大石瞬然落下,開心自不在話下,但他們卻不知道,這一切只是序曲,之後的我一步一步地向政途前進,中間的崎嶇坎坷遠遠超過父親和母親的想像,也超過,我的想像。

很難形容,當時我的感受,反覆思慮才決定一試,不要說還沒試,連向黨召集人開口還沒有開口,一切就結束了。確實有一點挫折與失落,我後來還是參加了幾次基隆新黨的活動,但已有點意興闌珊。

有一天,我遇到我在高雄讀書時教過我的老師,他也一直在參與新黨的活動。我把這件事告訴他。他立刻有個新提議。

「智強,如果你對政治有興趣,我們這邊剛好有個機會,新黨最近準在高雄設一個新的地下電台,當做最重要的宣傳基地、發聲管道,不如你來幫忙!我們這裡缺主持人。」

黃梁夢醒,南柯夢起,新的政治可能,在眼前展開。

(本文同步刊登於羅智強《強星人報》臉書粉絲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