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為什麼,宇宙,我們如此孤獨?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為什麼,宇宙,我們如此孤獨?
──如果不是因為政治... 為什麼,宇宙,我們如此孤獨? 發文時間: 2015/1/9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4,450+

物理學家費米(Enrico Fermi)和哈特(Michael Hart)提出過這個大哉問,「他們都到哪去了(Where are they)?」

科學研究與邏輯推論告訴我們,人類不應該是宇宙唯一有智力的生命。我們相信這有一定的道理,因此,我們不停地搜尋和期待;可是,為什麼我們從來看不見、也找不著外星人的蹤跡?美國中央情報局這兩天承認,在50和60年代有關幽浮的大量報導,其實一半以上,是因爲對美國的間諜偵查機活動的誤認。

天文學家賽根(Carl Sagan)以及其他有智慧的人後來這麼想,他們說,很可悲,也許是因為文明高度發展再發展,層次愈來愈高,最後情況失控而自我毀滅了。自我毀滅:一切的一切,灰飛煙滅,無影無蹤。

如果這個假說是正確的,而這個宇宙大舞臺確實總在上演這樣一齣齣的希臘悲劇,那麼人類進步的侷限性,便是這個沉默的宇宙最大的秘密了。換句話說,宇宙衆生通過智力所展現的創造力,不管再怎麼令人歎為觀止,問題一直是,也永遠是,最終無法逃脫的詛咒。它使宇宙史上的第一群他們,毀滅了他們自己,還有下一群他們,下一群他們,一個個前撲後繼,...。

人類不希望做下一個「他們」。人類探索宇宙的奧秘,不遺餘力,但答案或許回到了人類本身。人類應該如何自處,避免自我毀滅?記得在20世紀下半葉,由於核子武器競賽,人類幾乎隆重造訪了「他們」不幸的城鎮。

我在元旦這一天打開美國著名專欄作家克勞漢默(Charles Krauthammer)的作品集《Things that Matter》,特別找到其中一篇在三年前刊登在《華盛頓郵報》上的文章,題目是「Are We Alone in the Universe?」他對這個問題的看法,讓人回味無窮。

克勞漢默說,人類的智力的開展與運用,雖然是一個社會繁榮興盛的必要,但是我們必須要給予它有效的規範和限制,否則那可悲的自我毀滅的詛咒,便無可避免。

答案在那裡呢?他說,在政治。儘管很多人可能不同意,或者不樂意同意,但是克勞漢默卻認為,如果人類不去把繁瑣龐雜的政治俗務調節好,那麼人通過智力所開展的一切成就,例如藝術、科學、生活方式、制度,乃至於自己寶貴的生命等等,一切你想要保留的、你不想要保留的、你喜歡的、你不喜歡的,都會滅絕。

今天是2015年的第一天,我們放眼看去:核子擴散,涉及政治;宗教對立,涉及政治;民族衝突,涉及政治。這些問題只要有一個不調節好,便是人類文明存亡的大患。

看美國,種族摩擦、槍械管制、貧富差距、移民制度改革,環環相扣,也都是由於華府兩黨對立,政治擺不平,以至於愈演愈烈。

再看中港臺。太遠的不說,

──如果不是政治,90年代初期的中國大陸,經濟怎麼會那樣凋敝?

──如果不是政治,過去20年的中國大陸,發展怎麼會如此迅猛?

──如果不是政治,過去10年的中國大陸,貪腐怎麼會這樣大爆發?而空氣、大地與河川的污染,又怎麼會如此惡化?

──如果不是政治,臺灣怎麼會陷入這樣的對立與阻滯,連帶影響到經濟?

──如果不是政治,大陸和港臺的相互關係,怎麼會總是難以理順?兩岸問題怎麼會列入世界地緣政治十大風險?

為什麼,宇宙,天涯我獨行?其實這不僅是一個科學大哉問,我們可以將宇宙無限縮小,發現這恰恰也正是台灣的感受命題,島嶼之地已經承載許久,可是北京顯然自顧不暇,始終不能充分體現其中奧妙。如今看起來,不但是臺灣,香港在2014年,也堂堂進入了類似的感受反思。

人類政治搞不定,長治久安無從建立,要想建構所謂能夠調和文明發展的真正有效可行的制度、辦法和規範,便是空談。

政治搞不定,周公如何制禮作樂?商鞅如何變法?漢武唐宗康雍乾如何蔚為盛世?美國如何獨立、如何建立憲治?邱吉爾如何對抗納粹?雷根如何結束冷戰?這每一件,還都只是歷史巨流中人類品嚐過的一瓢飮。

信仰、文化和經濟當然都是問題所在,但是就解決共同危機而論,政治、政治的領導和政治的品質,決定走向。

寫到這裡,想起先父的生前專著《政治主宰成敗論》,以政治成敗觀察中國歷史演變。他的見解與這位普立茲獎得主、評論家克勞漢默,似乎相應,所見略同。我撫今追昔,感觸良深,謹在此新年伊始,藉本文紀念先父。

大政治烏乎定?我總是感覺,應多讀老子,進入《道德經》的哲學體系,設法去瞭解一個高度強勢的政治與文明,該如何避免任意驕狂而自我毀滅!

在世界民主政治體系大多陷入制度性衰變,而中國大陸正在步入世界最大經濟體格局的此刻,不要忘記找回哲學觀照智慧恢宏的老學,來調節中國大陸自身的氣度和遠見,以及與港臺和世界的關係。“太上,不知有之;其次,親而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老學可以讓每一個人和每一個政治體的識見與格局,深刻再深刻、放大再放大。

真不希望在某年某月某日某一位倖存的現代陳子昂,爬上了某一處殘垣斷壁,極目眺望,感歎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四野不見其人,惟天地悠悠,宇宙洪荒。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