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名嘴界的三種鯊魚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名嘴界的三種鯊魚
幕僚之路〈第17回〉 名嘴界的三種鯊魚 發文時間: 2015/1/12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5,250+

「祝你早日擺脫那個可怕的女人!」說來諷刺,這是我今年收到最多的新年祝福。

一位記者朋友問我:「你是怎麼得罪她的?」

我兩手一攤說:「這才是最關鍵的問題,我不但沒有得罪她,甚至曾經幫助過她!」

過去這一年,我體會到,這世界有人吃人的可怕之處,但即便人吃人,也有不同的檔次。

有一種人,為了生存(例如,賺通告費),不得不吃人。但「有仇報仇」,他雖吃人,但專吃有仇的人。雖然一樣是無中生有,被咬的人心裡冤,但反過來說,畢竟過去曾得罪過他,至少也算是「有果有因,有報有業」!

第二種人,為了生存,不得不吃人,但這世界仇人能有多少?在食物匱乏的情形下,就算無冤無仇,為了通告費,挑中就吃,也不用管太多。被這種人挑中,心中的冤十倍於前面的被害人,但除了自認倒楣,還是只能自認倒楣。

最可怕的是第三種人,連對他有恩的人都毫不留情的啃,用各種造謠抹黑的方式想盡辦法要置恩人於死,那是一種透進骨子裡、也不需要道理的惡意。這讓我想到東野圭吾在《惡意》這本小說裡說的:「令他害怕的,並非暴力本身,而是那些討厭自己的人所散發的負面能量。他從來沒有想過,在這世上竟然會有這樣的惡意存在!」

而我,就是被這第三種人纏上。

但既然被纏上了,哀怨是沒有用的,就只能試著轉化心情當做一門功課去面對。

首先,惡意與恨無關,惡意是一種中性的東西,單純的就是想奪走你認為最重要的事物。我相信,她是以一種「中性」的態度來看我的,這中間不是恨,她只把我當做類似食物的東西,如此而已。

一隻鯊魚會恨牠的食物嗎?不會的。

這隻在海上巡遊的鯊魚,看到了我這塊在海上載浮載浮的「肉」。但她也沒有立刻咬我,而是在我的身周洄游了二圈,盤算著:「這塊肉咬下去,我可以多賺多少通告費?增加多少鎂光燈的曝光?壂高自己多少的人氣?說不定人氣累積夠了,還可以參選立委…。」

鯊魚盤算了一下:「嗯!這是個好食物,咬下去很營養!」

但鯊魚還必須盤算另一件事,那就是:「這塊『肉』會不會反擊?」

依馬團隊那種好聽一點叫「溫良恭儉讓」,難聽一點叫「軟弱」的慣性,加上馬英九總統聲勢陷入低迷,馬團隊人人喊打,「這塊肉我咬下去也不會反擊,或者就算反擊也只不過像小貓喵個二聲,也沒有人會理會。麥克風在我手上,他只有任我宰割的份!這生意,怎麼看都划算!」她心想。

於是,鯊魚毫不留情一口咬上,也不管,過去這個人是不是曾幫過她。

她是對的,至少一開始是。

我深知現在馬團隊有如過街老鼠的境遇,特別是離開總統府陷入孤立的我,就如落井之人,只要稍稍浮出,就會招來漫天矢石。這也是為什麼,我這半年多來,潛心不語,遠離政治的緣故。時不我予,勢不可為,只能明哲保身。

當她一口咬上了我,我確實驚訝也憤怒,別人咬我也就算了,我沒想到我曾幫過這個人,她竟會恩將仇報。但我選擇沉默,一來她剛開始只是影射,並沒有直接點我的名字;二來我衡盱時局,我知道我無力對抗這股黑潮。

而另一個最狠的地方,則是,她知道,從公職退下來的我,其實擁有的東西不多,就只剩下操守。於是,她一舉劍,就是直刺我的操守,那是我的心臟,她一出手,就要將我斃命。

「算了,不理她,也許她咬個幾天,就不理我了!」一開始,我心裡阿Q的這麼想。

可是她連咬我近三個月,愈咬愈凶。她大概覺得,第一口咬我,我沒反應,第二口、第三口、第四口……。於是就開始忘我的大咬特咬,愈咬愈順口。

我一再呑忍,換得是她的步步進逼。

「你到底和她有什麼深仇大恨?她要如此對你?」朋友問。

我嘆了一口氣:「我不但和她無冤無仇,甚至曾幫過她!」

直到,她直接點我的名字打我,我再也無法沉默,因為再沉默下去,就會變成默認。

被連咬數月後,我決定反擊。

但要怎麼反擊?我對媒體生態還算熟悉,我知道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要躲在衣櫃放冷箭!」這是我出手的第一篇臉書貼文。

大家不知道,為了要不要下「衣櫃」二個字,我足足考慮了一個小時。我面臨了兩難。

一是,發一個「防禦型」的澄清稿,就四平八穩的否認她的指控。

那我告訴你,這樣的澄清稿,媒體連理都懶得理你!

二是,以攻代守,下重一點的標題,例如「衣櫃」,這樣會傷自己的格調。可是媒體一定會大篇幅的報導。

我掙扎了很久,最後,決定用「格調」換取「版面」。也就是,用食人族的方法,對付食人族。掙扎一個小時後,我下了「衣櫃」這個標題,也如我所料,媒體立刻大篇幅的報導。

這是我在演講時常提的「拳擊理論」,看起來,出拳是為了攻擊對方,其實不是,出拳,是為了要讓手臂得以伸直,拳是用來吸引媒體注意的,但真正的重點在換得手臂伸展的空間,也就是換得為自己清白辯駁澄清的機會。

因為,媒體喜歡衝突面,一旦媒體被你的拳所吸引,連帶的,他會給你版面空間讓你去澄清。

說這個故事,其實我要講的是馬團隊的困境。長久以來,馬團隊給我的訓練,是非常強調格調與身段的,這也是承襲馬英九「溫良恭儉讓」的風格。但這樣的方式,在現在的網路時代與叩應謠言,似乎愈來愈難以招架應對。

打個比方,就像有人拿泥巴丟你,你怕泥巴髒,不願意用手淘泥巴丟回去,最後的結果,明明乾淨的是你,卻變成全天下最髒的人(馬總統不就是如此嗎?)。

我不理她,並不會換得「清者自清」的結果,我保持身段格調,則抵不過她瘋狂亂咬,也無法達到澄清的效果。只能無奈的「降格以求」,很無奈,但沒有辦法,除非我要坐視她顛白為黑,全面毀滅我的人格,也同時毀滅我的立身之地。

當然,降格也有降一格與降十格的差別,就算為了讓聲音發出不得不降格,至少要本諸事實的降格(降一格),而不能無中生有用抺黑的方式降格(降十格)。

如果你問我,被鯊魚攻擊後學到了什麼?

第一,愛惜羽毛不能只靠羽毛,必要時,必須拿出狼牙棒!要讓咬你的鯊魚付出代價。

第二,要捍衛清白只能靠自己,你不挺身而出,沒有人會為你站出來!

(本文同步刊登於羅智強《強星人報》臉書粉絲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