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莫言,莫言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莫言,莫言
莫言,莫言 發文時間: 2015/1/13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4,750+

美國最大的華文媒體《世界日報》在本月初刊登了一則消息,引起我的關注。一位特派記者發自北京的報導,寫了一句名作家莫言其實沒有說過的話。這則消息還將這句沒有說過的話,做成了標題。

標題是,「莫言:中國腐敗超想像」。

新聞內文說,「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作家莫言在接受中共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訪談時,稱中國目前腐敗超出想像,最大的腐敗是組織腐敗和司法腐敗。」

莫言批判中國腐敗,並且指出「目前」腐敗情況超想像?同時,中共紀委還會在本身的官方網站上刊登之?

可能性應該不高。況且莫言說話的口吻,就一般所知,一向不是這樣的。

我很好奇,根據新聞文字中的引述,上網查了一下。中共紀律檢察委員會和政府監察部的共同網站,完整刊登了該網站本身製作的這個《聆聽大家》訪談,不出所料,莫言確實沒有說「中國目前腐敗超出想像」這句話。

他說的是,「中國現在的反腐力度超過了我的想像」。

這一句話,就完全像是莫言所表逹的,而且是該政府網站會刊登的文字了。

也許有人會為《世界日報》辯護,說你這不是吹毛求疵,「現在的反腐力度超過想像」,和「目前腐敗超出想像」,不是一體的兩面嗎?

不,那怎麼會是一體的兩面!這在邏輯和經驗上都是不通的。比方說,一個出版商重視嚴格審查核實稿件,是不是就一定意味著這個出版商的編輯部收到的稿件,都是品質特別不良的呢?當然不是的。一個學校的管理嚴格,是不是就一定意味著這個學校的學生素質很差,難以管束呢?當然不是的。一個餐廳(例如洛杉磯的鼎泰豐和王興記)很注重食品衛生(反腐),是不是意味著他們使用的食材和作料必然是極有問題的呢(腐敗超出想像)?當然更不是的。

退一步說,近年來中國的貪腐情況是否很嚴重呢?應該是的。形成貪腐現象的基本方程式是C=M+D-A。貪腐(corruption)=獨佔(monopoly)+自由裁量權(discretion)-問責(accountability)。透過這個方程式檢驗一下:任何政府部門、司法官員、國營機構或獨佔企業,只要是權力的覆蓋面過廣,裁量權甚大,規則、自律與紀律不足,而內部或外部問責機制都缺乏,就幾乎不可能貪腐不嚴重。不必看具體統計數字就可以猜想得到。

中國的貪腐情況是否很嚴重呢?是的,但嚴重的不是目前。此時此刻,中國嚴重的是反腐焦慮,中國正在「老虎蒼蠅一起打」,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裡」,方程式當中的裁量權已經急縮,問責已經急脹,老的腐敗問題應該已經相對地受到制約,只要去中國大陸稍微看看,和過去比較一下,就可以得到印証。

中國目前的問題,可能主要是在這個打貪過渡階段,有沒有出現新的、萌芽中的腐敗形式?有沒有出現權力濫用和選擇性辦案?以及那些被調查、被起訴的人,是不是人權受到了侵犯?此外,便是寒蟬效應問題:官員是不是會不敢正常作為,以至於行政失能?光是針對監督管理要素,做急脹和急縮是不夠的,必須要常態化、制度化、透明化,進行結構性調整,所以這是為什麼中國必須推行依法治國。

紐約大學法學教授孔傑榮(Jerome Cohen)在英國《金融時報》上發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的矛盾」,評論中國的依法治國方針,他一方面似乎認識到中國依法治國政策在現階段的進步意義,但另一方面又貶損這個政策的侷限性,認為它不脫蔣中正的打壓人權遺風和列寧的統治工具論。這個看法是否太嘲諷,我們姑且不討論,它顯然過於簡單化了習,也過於定格化了蔣。參考觀察中國30年的經濟發展道路,回顧當時便没有可能在第一時間全面發展市場經濟,而只能先嘗試逐步發展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我相信,這個比較穩健而成功的經驗,加上對本土法律文化和體制滯後的認識,決定了習近平的中國法治發展道路:從樂觀的角度説,它也會是管理調控式和漸進式的,推行其成功的關鍵樞紐,依然要靠能夠集中意志和力量的黨和政府(史丹福大學政治學教授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所謂a strong, effective state),去尋索推進符合民情國情的的法律和制度進程,並且改善政治問責制。任何跳躍激進的期待,都是完全不切實際的。

有關於中國貪腐情況的嚴重性,這兩年報導已經很多,最令我感到遺憾的,是甚至連中國首屈一指、我曾經客座訪問過而稍有感情的北京大學,它的校辦企業方正集團,最近竟然也被查出涉嫌高層利益輸送和資產轉移,可以想見,在中國但凡涉及權貴接觸點,容易發生專業倫理分際失靈而權力尋租氾濫的部落景象!所以中共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很有想像力,製作了的這個《聆聽大家》訪談,陸續訪問莫言、二月河和陳忠實等幾位淨土作家談腐敗,擴大反腐,推行法治文化教育,重建基本價值。中國的情況的確如莫言所說的,組織腐敗和司法腐敗是最大的腐敗,必須靠法治建設和道德教育加以整治。莫言是一個文藝作家,但是仔細讀一下這篇訪談,他對反腐有硬見解,他對腐敗問題的關切深入,反映了他的正義感。

不管中國貪腐情況的嚴重程度有多大,《世界日報》誤刊了一句莫言沒有說過的話,而且原話在網站上原本就已經刊登清楚,實在沒有理由誤引。

《世界日報》的報導如此「失常」,已經愈來愈多。我是長年訂戶,《世界日報》高層又有敬重的老朋友,我願意看見這份報紙嚴謹的品質,永遠第一流。在上個月中旬,該報某版刊登消息說,北韓悼念金正日逝世三周年,沒有邀請中共,暗示兩國關係轉淡。同一天另一版卻說,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訪北韓,悼念金正日。兩則消息顯然是互相矛盾的。

仔細一看,原來是新聞標題下錯了,新聞內文實情是,劉雲山只前往北韓的「駐北京大使館」 進行悼念,並沒有「訪北韓」。

在中港臺的讀者可能不太留意,美國社會,即便是商業界,都十分注意北韓與中國外交關係的消長,因為北韓對美國構成威脅。發生在耶誕節前的索尼事件,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