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始祖菜鳥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始祖菜鳥
幕僚之路〈第21回〉 始祖菜鳥 發文時間: 2015/1/16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3,450+

放榜後,接下來就是等分發,我以備取最後一名錄取,所以也是最後一個分發,我一直等到隔年民國84年7月4日才分發到公平交易委員會,到企劃處報到,擔任薦任科員。

當時的公平會是一個新單位,我是公平交易科高考第一屆錄取的公務員,來到這個相對其他部會顯得年輕、也顯得更有活力與衝勁的單位。那時候的公平會,可說是精英雲集,我待的那二年,主委從王志剛換為趙揚清,副主委有現在的司法院副院長蘇永欽,公平會的委員更是臥虎藏龍。包括後來的政務委員朱雲鵬,還有一位,現任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

不過,那時候,這些人都是「高層」,和我沒有太多的互動,我只是一個剛進入公平會服務的基層公務員。

一方面是因為單位新,大家比較有衝勁,二方面,我的個性比較不會推事情,所以,我在公平會的那二年工作還滿重的,加班是常態,常常加班到7、8點。但比起後來當馬總統的幕僚,加班到午夜都屬平常的生活,那時的「辛苦」真是如天堂般的「輕鬆」了。

雖然工作也有許多的挑戰與學習,那二年的基層公務經驗,也讓自己對公務部門的運作有了基礎的體驗與了解。可是,我心裡一直有個不安定的伏流在湧動著,我覺得,這不是我要的生活。

尤其,在高雄當地下電台主持人,參與政治與選舉的那一段過程,一直像個小頑童在我心裡三不五時的跳躍著,做滿一年後,我就想辭職,去外頭闖盪。我和父母親談及我想辭職時,父母親當然無法接受,也難以理解。但就在那時候,我的父親罹患第三期胃癌,從碼頭工作退休,家逢巨變,辭職這件事也只能暫且擱下。

回頭想想,我那時也並不清楚,辭掉公務員後我要做什麼?在公平會服務的那段時間,想繼續進修的我,一方面準備研究所考試,另一方面,當時的女友希望我和她一同出國留學,所以我也同時在準備托福。

我利用工作之餘,報考了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筆試順利過關,但卻意外的在口試被淘汰。那時的我,對自己的口才是十分有自信的,我也覺得自己口試表現的不錯,被刷掉讓我相當挫折。

然而,當時我並沒有想到,這一次的「落榜經驗」,在日後給了我難以想像的極大幫助,這是後話,先按下不表。

至於托福,則準備得十分不順利,一方面英文本就是我的弱項;二方面工作負擔也讓自己難以全心準備;三方面,我覺得以我的家境,我並沒有把握籌到出國的學費。意志不堅加上工作分去了時間,托福分數一直不理想。

沒有考上研究所,加上托福分數不理想這二件事,加深了我離開公平會的念頭。於是,我和父母親溝通,我想要辭去公務員,專心準備進修考試。現在想起來,當時父親罹癌,我並沒有為家裡的狀況好好的想過。父母親勸了我一陣子,也只能無奈同意。我便辭去了這個號稱鐵飯碗的公務員。

但,我其實根本沒有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辭去公務員後,我的心反而更徬徨不定,也難以專心準備考試,因此和女友的磨擦加劇,終至分手。感情上受到打擊後,更是覺得茫然無措,不知下一步路要怎麼走?

就在此時,我接到了一通電話。

「強強,聽說你辭去公家的工作了啊?為什麼呢?」以前在高雄的朋友打電話給我,還是用我以前的「花名」稱呼我。

我大概說明了一下自己的現狀。

「啊!是這樣的啊,電台的聽眾都很懷念你耶,我們一直想找你回來主持,但想到你考上高考,在公家單位有個鐵飯碗,也不好邀你回來,既然你現在離開了公部門,如果暫時沒有特別的安排,要不要回高雄呢?我們的地下電台還在哦,這二年擴充了不少主持人,大部分還都是你以前主持時的聽眾呢!他們都說你是電台的『始祖鳥』,現在,我們需要一個台長,你要不要回來電台當台長?」那位朋友繼續說。

我的眼睛一亮,原來幽暗徬徨的心,忽然好像有了新的方向…。

(本文同步刊登於羅智強《強星人報》臉書粉絲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